雅加達至萬隆高速鐵路「雅萬高鐵」是中共「一帶一路」計劃在印尼的指標性工程,但這個項目自2015年簽約以來屢屢受挫,至今未見明顯進展。印尼民眾對該項目也有很多批評聲音。

這項原本造價55億美元,後來追加至60億美元的項目,由中國鐵路總公司主導的中國大陸企業,與印尼國營建設公司維卡(WIKA)為首的國營企業集團一起建造。2015年10月在雅加達簽署合資公司協議,由這家公司負責連接雅加達至萬隆的高鐵建設和營運。

不過,至今簽約兩年多,號稱中國(中共)在印尼打造的第一條高鐵沒有任何進展。

雅萬高鐵原定2015年11月動工,2018年底前完工,但徵地等問題讓目標無法如期達成。印尼政府已表示,即使明年雅萬高鐵也無法完工上路,工程要延宕到2020年。

中央社記者走訪雅加達東部哈利姆空軍基地(Halim Air Force Base )一帶,這裏是「雅加達萬隆高速鐵路」在雅加達的起點。

當地居民都知道哈利姆區域不只是軍方管制區,未來還可能成為高鐵站所在地。不過,對於中國和印尼合建的高速鐵路何時能啟用,當地民眾多不樂觀。

「完全沒看到雅萬高鐵有進展」

「雅萬高鐵到現在連影子都沒有。」雅加達哈利姆區的計程摩托車司機哈米德(Hamid)和很多印尼人都有一樣的問題,「何時才能完工?」

哈米德說:「到現在為止,完全沒看到雅萬高鐵有進展,也沒有看到高鐵工程進行的蛛絲馬跡,反而是雅加達的捷運有進展。我知道雅萬高鐵是中國和印尼的合建案,但關於採用的系統等細節,我一無所知。」

哈利姆空軍基地周遭是空軍管制區,雖然隨處可見汽機車、行人和攤販,和雅加達其他區域沒甚麼不同,但友人提醒不要冒失進入空軍營地拍攝,因為不久前,印尼空軍逮捕7名擅入哈利姆空軍基地的外國人,其中包括5名中國工人,軍方懷疑他們可能涉及間諜活動。

新加坡智庫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的報告指出,雅萬高鐵項目啟動以來面臨許多問題,包括收益難料、缺乏環境影響評估、區域空間規劃不一致、商業模式不明與競標程序不透明等。

土地徵收問題遲未解決

雅萬高鐵自2016年1月舉行象徵性的動工儀式以來,工程能否在2019年完工的質疑聲不絕於耳。雅萬高鐵建設進度可用龜速來形容,主要是土地徵收問題遲未解決。

高鐵工程原定於2016年8月展開,但至2017年9月,建造150公里鐵路所需的600公頃土地,只有55%完成收購。

印尼高鐵建設將會造成西爪哇省8個縣和城市、29個區和95個村,合計共6800塊土地受到影響。這些土地共屬於5580個持有方,包括個人、國營企業和私人公司,徵收是一大問題。

除了土地徵收,印尼貿易部長恩加爾蒂阿斯托(Enggartiasto Lukita)提出雅萬高鐵另一個問題,早前中國開發銀行承諾負擔總建設成本75%,但資金始終未到位。

土地徵收受阻成為中國開發銀行貸款的阻礙,銀行的立場是建設所需土地全數合法收購後,才會簽署貸款協議。

為了興建雅萬高鐵,佐科威政府面臨財政和時間壓力。印尼政府需要中方貸款加快建設,但新的貸款發放協議,是以完成土地收購和法律流程為先決條件。

印尼民眾對中國製高鐵不抱信心

此外,印尼民眾對外國,特別對中國投資帶來的好處沒多大信心。印尼對中共存有戒心,例如1965年發生流產軍事政變,前總統蘇哈托(Suharto)奪權,發動反共清洗,殺害包括大批華人在內、被視為共產黨員的民眾,種種原因,讓印尼民眾對中國製高鐵不抱信心。

雅萬高鐵原由中國和日本競標,最後中方得標,當時引發大批印尼網友痛批佐科威政府的決定。

網友在印尼媒體「共和線上」(Republika Online)留言:「看看中國發電廠的表現吧,更遑論之後要從中國引進技能不足的勞工。」

也有網友貼文,「中日方案價格差不多,但中國品質一定會差很多,狡猾的佐科威政府必須為此負責」、「中國製高鐵讓進棺材都高速」、「中國製高鐵或許現在比日本便宜,但怎不思考一旦出狀況,就得又花可觀的維修費用」、「中國製機車都騎不久了,政府居然還選中國高鐵」。

從徵地到資金,雅萬高鐵工程進展不順,中共一帶一路在印尼的招牌建設繼續拖延,何時才能完工上路,備受關注。

中共「高鐵外交」受挫

中共近年為強化「一帶一路」、企業「走出去」戰略,積極發展高鐵外交,以成本低、工期短、高金額低利率貸款等特點,承攬多國的高鐵工程。但去年的一項調查顯示,中共在境外的高鐵項目「難產」,被取消的項目額度比在建項目額度高出近兩倍。

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高鐵專家克拉茨(Agatha Kratz)表示:「在『一帶一路』的早期,中共把大量的重心都放在高鐵上,幾乎每次高層海外出訪都會提及,高鐵與核能源被並列標榜到戰略出口的位置上。」而目前中共高鐵外交的現狀,無疑是對中國工程技術和項目管理聲譽的一個打擊。「中共高鐵外交的效率其實非常低,在海外推廣高鐵,中共正在不斷碰壁。」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資深研究員鐸勒(David Dollar)表示,中國的低成本優勢以及有政府的支持在美國都不適用,因為這裏有對勞動力以及獲得土地非常嚴格的標準規定。而2015年以來,中鐵海外項目的拖延、削減以及取消已變得十分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