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上周五(7月6日)開始互徵關稅,貿易戰正式打響。中、美貿易戰打的到底是甚麼?CNBC報道,中、美貿易戰背後的一個主要因素是,贏得全球經濟產出將達12.3萬億美元的5G產業。

誰將成為5G的領導者,誰將為下一代移動互聯網制定標準,中、美正在為此展開競爭。

美國財經新聞CNBC上周五(7月6日)發文稱,雖然表面上看,從大豆到汽車等產品都被捲入了這場爭端,但有一項關鍵技術可能是全球兩大經濟體打響貿易戰背後的主要驅動因素之一。

這種關鍵技術就是5G。下一代移動互聯網,可以讓人們在幾秒鐘內就可下載電影,它也可以帶來很棒的移動互聯網體驗。5G不僅僅是高速移動互聯網,它也被認為是可以支持下一代基礎設施的技術,包括未來幾年內有望上線的數十億互聯網連接設備、智能城市,以及無人駕駛汽車。

5G的全球經濟產出將達12.3萬億美元

報道稱,5G可能是特朗普總統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關鍵,但也可能是中共到2030年要成為人工智能世界領導者的關鍵。

移動互聯網需要能夠在全球範圍內達成一致「標準」,以便製造電信設備的公司以及移動營運商能夠在全球推廣該技術。5G的規格於12月達成一致。

隨著中興、華為等中國公司和諾基亞、愛立信等歐洲公司展開競爭,爭搶在5G領域領先,美國晶片製造商如高通和英特爾及營運商們也參與其中。通信公司里瓦達網絡(Rivada Networks)行政總裁德克蘭・甘利(Declan Ganley)表示,這就是貿易戰的目的。

甘利本周早些時候在接受CNBC的一個電話採訪中說:「(中、美競爭的)問題在於,誰來定義和控制5G的模式、架構和議程?之所以這麼重要是因為5G是網絡領域的深藍色海洋。」

文章認為,貿易戰只是雙方一個重大戰略遊戲,利害攸關的是數萬億美元的經濟價值。根據IHS Markit的數據,預計到2035年,5G的全球經濟產出將達到12.3萬億美元。

特朗普力挺5G研發

據政治新聞網「政治」(Politico)報道,愛立信首席技術官Erik Ekudden坦言,「競爭非常明顯」,「每家都在競爭5G」。

西方官員注意到了中共在5G領域的野心。他們中的許多人擔心中共如果參與制定5G標準,將會使得西方的移動網絡面臨潛在的間諜活動或其它的國家安全威脅。

在5月初,美國貿易代表團訪華前夕,商務部長羅斯曾透露,5G通訊為當前特朗普政府的首要目標,美國將全力扶植其發展。他在接受財經媒體CNBC採訪時再次強調,美國迫切需要在5G通訊上有所突破,無論是商業和國防,都需要5G。

在研發5G領域,美國和中共之間的5G「較量」最為突出。全球知名IT市場調查公司高德納(Gartner)分析師基恩(Ian Keene)曾表示,在美國電訊營運商計劃5G網絡只覆蓋少數城市時,中國公司的戰略已經是地毯式覆蓋。後者的野心可見一斑。

今年3月,特朗普總統簽發行政令,出於「國家安全」考量,禁止新加坡博通公司(Broadcom)以1,170億美元收購美國高通公司(Qualcomm)。博通被指與中國公司有關係,其可作為中間渠道向中共提供美國科技信息。

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曾對外首次罕見證實,美國當局擔心高通被併購後,無法保持未來與中共企業在5G網絡通訊上的競爭優勢。

CFIUS認為,高通過去在產業領域以及研發方面的投入,已成為5G技術開發與標準設定領域的領先公司;但它也擔心,「在博通針對高通的收購後,中共可能會填補高通留下的空白。」

報道稱,曾比美國更加歡迎中國電信玩家的歐洲政府,也出於國家安全擔憂,越來越對華為和中興等中國電信公司表示懷疑。

美國為何對中共發展5G敏感?

外界看到,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其深層原因是要解決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問題。

美國政府多次提到「中國製造2025」。該計劃旨在大力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5G)、半導體、人工智能、自動化汽車等高科技行業。

美國政府多次明確指出,美國不反對中國發展科技,但擔心的是中共不靠正當途徑,而是持續依賴盜竊知識產權來發展科技,從而損害美國的利益。

美商務部長羅斯此前曾說,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創新的國家,支持中國的創新之路。但是美國沒有想到,中共不是在建立一個全球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而是逼迫美國在華公司交出專利技術和知識產權。

對中共希望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技術的中心,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表示,如果是中共要在這些產業和其它國家正當競爭,那沒有問題;但通過投入3,000億美元補貼、限制市場準入以及強制技術轉讓等手段,以犧牲他國利益為代價,那就另當別論。

除了擔心盜竊知識產權外,美國及歐盟對中共大力發展5G所存在的另一個擔心就是,中共將其審查制度和監控蔓延到全球,對歐美國家構成國家安全威脅。

一名美國政府高級官員早在今年年初就告訴路透社說,特朗普的國家安全小組正在考慮建造一個超快速的5G無線網絡,讓中共無法監聽你的電話,阻止惡意人士進入。同時還要必須確保中共無法主導市場,並把所有非5G網絡都停掉。

美國國土安全部前首席信息官斯達波利(Richard Staropoli)在《金融時報》上撰文,中共在無線領域日益提升的角色尤其令人擔憂,因為中共政府積極尋求通過網絡控制公民所看的、所說的以及上網途徑。中共僱用成千上萬的審查員,投入大量資源修建長城防火牆,控制信息流動。想在中國做生意的美歐互聯網公司必須同意中共政府的審查和內容控制。

斯達波利還說,中國網絡設備製造商無疑將保護中共的利益。作為「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一部份,這些公司受到中共政府的扶持。如果控制信息流動和政治話語的中共允許它管轄範圍內的公司向世界出售突破中共控制的手段,那才是令人驚訝的。所以,對於那些信仰言論自由的國家而言,中共發展下一代無線技術以及生產相關設備,不是一件可以漠視的事情。

美國的網絡主導權是一個重要戰略資產,不僅僅是因為它帶來的直接經濟利益,而且因為在互聯網治理方面,美國本土企業更可能反映美國的價值觀和優先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