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美國對340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同日中共報復性加徵同等關稅。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北京顯然無意改變目前的不公平貿易,若北京報復,美國可再追加2千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再敢反制,就再追加3千億。中共商務部的回應是:「將繼續做出強力反制。」 

如何反制?吉林大學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日前在畢業生典禮上尖銳指出,中國一年向美國出口約5千億美元,從美國的進口約1,300億美元,要「對等回擊」,「在理論與實際上都不現實」。 

對於美國的態度為何如此強硬?中共官員回應得為何不合時宜?不少大陸學者在深刻反思。

嚴重誤判 忽悠民眾 

李曉認為,某些媒體極其不負責任,經常用一種狹隘的民族主義情緒來忽悠民眾情感。 

中國經濟學人6月24日報道,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4月撰文在探討中美貿易戰根源時說,北京政府官員當時對於即將到來的貿易摩擦,似乎沒有思想準備。 

「這與我們在華盛頓看到的情況和資訊是非常不一樣」,高善文年初時訪問美國拜訪了華盛頓比較主要的經濟類的智囊以及美國的經濟決策部門,他說,「在進行此次訪問的時候,華盛頓圈子裏對華進行貿易打擊的策劃基本上已經到了尾聲階段,大家的共識不是是否有一場貿易摩擦,而是關注中國(中共)會如何反擊。」 

兩種不同的經濟制度

美國是自由市場經濟,WTO是圍繞自由市場經濟建立起來的規則。但需要:第一保護私有產權;第二必須能夠破除壟斷,抑制強權,保證公平和充份的競爭。此外,政府不參與。即政府是市場的守夜人,負責維持秩序,企業生產甚麼、生產多少、用甚麼樣的技術去生產,全是資本家和金融體系的事, 

反觀中國的市場經濟模式,以上特徵並不具備,它是政府主導下的市場經濟制度。中國企業背後站著政府,在競爭之中,政府通過產業政策、財政補貼、准入限制、廉價信貸,乃至直接訂單等手段支援中國企業,使美國企業在中國和全球市場上都處於不利的競爭地位。被稱之為中國「國家資本主義」。 

高善文舉例,目前全球最有競爭力的太陽能板的生產企業都在中國,就是因為2009-10年開始的太陽能板的競爭,中共通過大量的政府補貼把歐美企業全洗牌,歐美在這場戰役中輸掉了。再如鋼鐵嚴重的產能過剩,把全球鋼價壓得很低,結果美國的鋼鐵商、日本的鋼鐵商日子都很難過。 

中共所謂「改革開放」

這個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自二戰以後建立,當時美國佔全球經濟產出的50%,保證了貿易和經濟全球化非常健康蓬勃和持續地發展。而中國的「改革開放」,高善文認為,就是融入到以美國為首的全球市場經濟體系中。 

李曉也認為,中國經濟崛起的性質是「美元體系內的地位提升」,並成為該體系的最大獲益者,但是發展到今天,美國人認為這個體系讓中國佔盡了便宜,美國吃了很大的虧,不願意再玩下去了。 

最近發生的「中興事件」足以看到中國同美國之間巨大的技術差距以及對美國核心技術的嚴重依賴。迄今為止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已經難以為繼。 

兩種不同的意識形態

美國原以為,隨著把中國納入WTO,中國經濟日益市場化和高速增長,中國會變得越來越接近、尊重和認可美國的意識形態。但是現在美國的戰略思想界開始認為,儘管中國經濟入世以後日益強大,但中共並沒有接納和認可美國的意識形態,反而與美國希望的方向日漸背離。這引起其高度警覺和普遍反思。 

事實上,中共推出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試圖追趕和挑戰美國的技術優勢,並向全世界推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普遍引起反感和反制。 

自特朗普上台以來,兩黨之爭非常多,但唯獨在對待中共問題上高度一致。李曉說,目前,不敢說是最危險的時候,但可以說,到了新的危險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