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周五正式開徵關稅,美元表現淡定、人民幣午後出現利空出盡後的反彈,業界認為人民幣匯率可能需要長時間才能復元。

有媒體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共央行干預人民幣的「紅線」從6.7下調為6.9,有意讓人民幣跌、幫助應對貿易戰;還有研究報告說,中共當局從2015/16年吸取的經驗教訓是繼續控制人民幣貶值步伐,但對股市暴跌則偏向於聽之任之。

根據萬德資訊(WIND)數據,在岸人民幣周五低開低走,臨近中午12點觸及日內低點6.6661元。到12點05分,中共商務部宣佈中美相互加徵關稅,人民幣開始震盪回升,至午後3點達到日內高點6.6425元,已較日內低點回升236點。

截至北京時間周五(7月6日)下午4時30分,在岸人民幣收報6.6480元,比前一交易日官方收盤價下跌0.16%;離岸人民幣現跌0.05%,報6.6610元;人民幣中間價下調156點,至6.6336元。

這幾個月來,面對美元強勁連升、美元指數穩定在94.388,人民幣已連挫至11個月新低,本周經中共央行行長發聲才勉力回升,但後勢仍不明朗。

路透社的最新調查顯示,美元最近的反彈勢頭或再持續三至六個月,優勢地位將在明年消退。而歷經6月史上最大單月跌幅的人民幣,未來一年恐都難恢復元氣。

美就業報告亮眼 美元有望繼續上漲

中美之間的第一波貿易戰已經開戰,雙方同時在北京時間12點01分開始對34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

美國道富銀行(State Street Bank and Trust)東京分支經理若林徳広(Bart Wakabayashi)說:「關稅措施是生效了。但將要花上三個月、六個月或12個月時間才會產生明顯影響,並且由於美國非農就業報告即將公佈,所以主要貨幣對整體波動較遲滯。」

外界認為,在包括人民幣在內的亞洲貨幣周五午間利空出盡後,下午公佈的美國非農就業數據顯示美國經濟強勁,預示美元接下來可能繼續有機會走強。

根據美國勞工部周五公佈的非農就業報告,6月新增就業機會21.3萬個,高於路透等預測的19.5萬個;平均時薪為26.98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7%,略低於預測值0.1%;失業率為4.0%。

CUNA Mutual Group首席經濟學家瑞克(Steve Rick)認為,6月份就業表現穩定,再次證明了美國勞動力市場的強勁實力。

大和證券資深外匯策略師Yukio Ishizuki表示,美國就業數據強勁,意味著美元對日圓有望上漲並打破近期的交投區間。

人民幣一年內恐難恢復到年初水平

受貿易相關疑慮所擾,人民幣周二暴挫逾700點並一度跌破6.72元關口,至近11個月以來新低。

隨後傳出國有銀行在掉期和即期市場出手美元,加上央行行長發聲表態,人民幣跌勢隨後明顯收窄。

央行行長易綱表示,央行正在密切關注近期外匯市場的波動,並將繼續實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6月,人民幣兌美元更創下史上單月最大跌幅,貶值約3.3%。因貶值幅度太大,人民幣難以在短期內恢復年初的水平。

路透社對匯市策略分析師的一項最新調查顯示,分析師預測,即使一年後,人民幣兌美元預料仍無法收復6月期間的跌幅。

裕信銀行分析師Edoardo Campanella說:「鑒於美國對中國擴大加徵關稅的威脅升高,人民幣走軟的風險近期有所上升。」

根據路透社日前對60位分析師的調查,預計人民幣兌美元一個月後徘徊在6.64附近,到年底時人民幣將升至6.57,一年後或升至6.50。上述預估中值均弱於6月調查結果,對一年後匯價的最悲觀預測值更由6.80跌至7.20。

「中國將面臨一段非常棘手的時期。經濟增長承壓,出口承壓,股市和匯市也承壓」,荷蘭合作銀行的Michael Every表示,「實際上,到處都警鈴大作。」

傳當局調「紅線」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從6.7跌至6.9

路透社周五引用中國政策的內幕人士的話說,由於經濟動能減弱且面臨與美國貿易糾紛的風險,中國(共)當局樂見人民幣走軟,即便干預也只是為了阻止匯率急跌或是恢復市場信心。

消息人士透露,「政策制定者認為人民幣貶值一些是可以的,但不希望看到匯率跌破6.9」。

這種傳聞得到不少市場人士的認可。大多數投資人士認為,中共當局這次對人民幣匯率的干預力度並不明顯。

法國巴黎資產管理駐倫敦的新興市場債券業務副主管Jean-Charles Sambor表示,「與過去相比,中國(共)干預色彩沒那麼強,但我確實認為他們可能在6.7左右進行干預,以維持對人民幣的信心,並確保不會面臨大量資本外流。」

當局焦點在嚴控人民幣 股市干預不上心

還有一種看法是,這是中共當局從2015/16年的股市匯市崩盤中吸取的經驗教訓。

「對中國經濟而言,股市下跌並不重要,但大規模的貨幣流動卻不一樣,」全球經濟研究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周五發出的報告中指出。

報告認為,這也能解釋當局近期的舉動──繼續控制人民幣貶值步伐,但對股票採取不干預的做法。

因為中共國家隊2015/16年的股市干預被認為是失敗的,在國家隊資金試圖出售股票控制市場時,市場仍然暴跌。最後,在資金外流壓力下,中共央行選擇2016年強行控制匯率市場,並以大量減少外匯儲備為代價保人民幣不貶值。

但這次尚未出現像2016年初人民幣貶值恐慌期間的大量資金流出。基於此,凱投宏觀的分析報告預測,中共央行接下來出手干預人民幣走勢,可能通過國有代理進行不明顯的操作,且干預規模可能適度,但可能最終部份干預行為會反映在外匯儲備上。

外界認為,為避免人民幣快速下跌,當局或未來重新引入逆周期因子操作,或收緊資本管制,甚至像2015/16年那樣大量動用外匯儲備支撐人民幣。

綜上所述,年內人民幣恐難復元,而中國股市因少了當局支撐、恐前景更「熊」。目前,大投資銀行已下調滬深300指數的12個月預測值,外界預測,中國股市周五的技術性反彈恐無法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