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7月6日),美中兩國或將互祭關稅,向對方總值340億美元的產品徵稅。周三,中共稱不會在美國之前實施,以避免被認為是「挑起戰爭」的一方。然而,從美中兩國政府過去幾個月來的做法,可以看出誰是貿易戰的發起者。此外,貿易戰若動真格,人民幣恐進一步貶值。

目前,中美兩國未有安排新一輪高級別談判化解這場貿易戰。美國白宮發言人及中共商務部人士近日都證實,中美雙方一直在私底下展開溝通,但截至3日仍未有正式磋商計劃或新進展出來。

美國首輪對華徵收關稅措施,將於東岸時間6日凌晨12:01生效,會向總值340億美元的大陸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

對此,中共財政部的回應前後不一,先是2日稱中方報復措施從北京時間12:00開始。按照時差計算,即早美國12小時啟動。但事隔兩天,中共4日晚又臨陣改口強調「絕不先開第一槍」。

反制竊知識產權VS報復

對美國來說,這是反制中共竊取知識產權等的懲罰措施,對中共當局來說,則是「報復措施」。

中共在經貿、產業政策方面,採取掠奪行為已行之有年,各國及美國過去未採取積極的應對措施,國際經貿專家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是首位勇於面對,並矢言要讓中共改革經貿政策的外國領導人。

誠如國家亞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局長埃林斯(Richard Ellings)所言,長期以來,美國一直處於這場中共發起的貿易戰中,但從未反擊,「現在我們已經覺醒了……這是一個根本的改變,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

美依法行事顧消費者需求

美國對大陸商品祭出重罰並非空穴來風,而是依法行事。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去年8月依特朗普的指示對中共竊取美企知識產權展開調查,今年3月提交調查報告,確認中共的四大罪狀:強迫美國公司交出商業機密以換取進入大陸市場的機會,迫使美國企業以不合理的條件在大陸授權其技術,利用國家資本購買美國技術,以及直接採取盜竊手段。

4月,USTR公告擬加徵關稅的大陸商品清單,經過兩個多月的徵求公眾意見及機構內部的諮商程序,於6月15日公佈加徵25%關稅的大陸商品清單。清單上的商品計1,102項,以2018年貿易值計算大約為500億美元。其中340億美元(818項)定於7月6日開始徵收。另外的284項商品,價值約160億美元,將根據法定程序徵求公眾意見後,再決定開徵日期及稅率。

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分析,這份清單主要是中間材(Intermediate Goods,佔比52%)及資本材(Capital Goods,佔比43%),其它商品及消費性商品僅分別佔4%及1%。

值得關注的是,特朗普政府為了降低對消費者的影響,將消費性商品的佔比,由4月清單草案的12%降到1%。

中方為報復納民生必需品

在應對美方的301調查及懲罰關稅方面,中共的報復行為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大陸當局在USTR於4月及6月公佈清單草案及最終清單後,立即發公告稱,將採取「以牙還牙」的報復性措施,在同一時間對等值美國商品加徵同樣的關稅。

與美國不同的是,中共的最終報復清單,除了石油、塑膠製品、醫療器材、液化天然氣外,還涵蓋相當比例的民生必需品,包括黃豆、高粱、海鮮、肉品、乳製品等。

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分析,大陸徵稅清單的各項大宗商品佔比分別為:農產品及食品(38%)、其它中間材(32%)、運輸設備(24%)、資本材(3%)、其它(2%),以及其它消費性商品(1%)。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或再跌

在貿易戰正式開打之前,人民幣貶值博弈一直是前奏。有觀點認為中共政府容忍人民幣貶值,是有利出口並將其作為對美貿易談判的武器。不過,人民幣過度貶值可能招致資本外流,而1美元兌人民幣6.7元或是中共官方的心理紅線。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全球外匯研究聯席主管拉斯金(Alan Ruskin)表示,雖然現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經穩定下來,但可能會在周五再度波動。

一方面,依賴出口帶動的大陸經濟正減速,加上中共央行採取的貨幣寬鬆措施增加了人民幣資金在金融體系中的供應,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在。同時,投資者開始擔憂大陸股市和人民幣匯率出現長期下滑,並可能誘發一系列資本外流。

另一方面,美國國內就業良好,減稅刺激企業投資和民眾消費,且境外美企第一季度回流3,000億美元利潤,都在支撐美國經濟的良好基本面,加上美國聯邦儲備局年內迫切的升息預期,美元走強勢必給他國貨幣,尤其是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壓力,人民幣首當其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