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日,傳聞中的胡錦濤之子胡海峰「升官」消息靴子落地。中共浙江麗水市委書記張兵調任嘉興市委書記,嘉興市長胡海峰調任麗水市委書記。早前,嘉興市委原書記魯俊已出任浙江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省人力社保廳黨組書記。

胡海峰升官雖是外界預期之中,但最終結果仍令筆者多少覺得意外。

胡海峰挾份量最重但已顯過氣的「頂級官二代」聲名,如果在過去,從嘉興市長直升嘉興市委書記是不會存在多少阻力的。但他最終仍走了曲線升職的路,就不太尋常。

浙江有2個副省級城市(杭州、寧波),這兩個是第一梯隊。另有9個地級市,其中溫州、紹興、臺州、嘉興、金華屬於第二梯隊,湖州、衢州、舟山、麗水為第三梯隊。11個市中,位於上海大都市圈的嘉興排名大概在第5、6位,剛好居中,而偏居一隅的麗水雖然「山清水秀」,卻地廣人稀,排名常常墊底。

這樣一分,就不難看出,胡海峰從嘉興這個第二梯隊的二把手變成麗水這個第三梯隊的一把手,雖然是個「利好」消息,但「獲利」的幅度實在有限。

這次接過嘉興市委書記官帽的張兵比胡海峰年長6歲,2018年2月才剛從臺州市長調任麗水市委書記,屁股還沒坐熱,就又調崗到嘉興。這樣著急地臨陣換將,說明高層此前的考慮確實有可能是讓胡海峰原地升職,但因為某種特發因素,最終調整了方案。

要知道,胡海峰與前任嘉興市委書記魯俊(女)的仕途軌跡高度近似,魯俊也是團系人馬,歷經浙江省團省委書記—嘉興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升市長的三部曲,最後直升嘉興市委書記。

對父親是團系大佬的胡海峰來說,當初從北京空降到浙江任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院長、黨委書記,然後再轉軌到嘉興任職,不難看出對「魯俊模式」亦步亦趨的痕跡。

但為何胡海峰升職幅度縮水了呢?是因為近日突發的嘉興市秀洲區七星鎮村民攻陷鎮政府事件嗎?可能性不大。

中共治下遍地開花的維權之火,雖然燒得很猛,但很少會燒到官員的烏紗上去。因為這是體制之惡,並非某個官員的特別「發明」,如果下面一抗爭,高層就拍板換人,中共會懼怕其它地方的民眾也有樣學樣,導致中共基層政權崩塌。

更大可能的原因有二:

一是胡公子升官的消息一大早就受到海外媒體廣泛關注,令中南海對胡公子的升官產生了某種顧忌。最終選擇從走一中步改為走一小步,以減少「國際影響」。

二是在現當權者的未來規劃中,前朝的紅二代、官二代都在整體下行。胡公子的仕途波折只不過是這種下行趨勢的其中一個投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