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四川暴雨導致多座橋梁被淹,甚至高架橋都被淹,然而當地政府依舊沒有對下水道系統進行修整。有學者表示,大陸公共工程早已淪為政府官員尋租重地,下水道不在地面,與「面子」無關。

7月2日,四川多地暴雨,尤其是蒲江縣、雙流區最為嚴重。不僅多座橋梁、多條道路被淹,客運班線全部暫停,很多民眾等待救援。

四川民眾鍾先生對大紀元表示,「雨下得太大了,尤其是雙流那邊,好大的雨,有的地方都被淹沒了。」

成都市民陳先生也同樣提到了雙流,「雙流那邊,很慘啊,高架橋上面,水都淹過的。」他感到很無奈,「哪年不是這樣?一到雨季都是這樣?你還不能說,你說多了就屏蔽掉」。

他進一步表示,現在中國是一黨專政,政府官員們都只是對上級負責,不對老百姓負責,出事了,也不會管老百姓的死活;大雨過後,政府部門也沒有對下水道系統進行修復、整改。

陳先生說:「你決定不了它,你去政府告訴他們(修下水道),他們也不會管,最後最遭殃的就是老百姓。」

據悉,截止7月2日中午,涉及臨溪河沿線的9座橋梁被淹封橋,包括陳水碾橋、銅鼓村翻水橋、白馬橋、敦厚大橋、兩河口橋、鐵桿橋、雷河大橋、呂石橋、馬河壩橋。蒲江河沿線的橋梁也處於被淹的危險之中。

旅美學者何清漣曾在她的博客文章中寫到:「由於公共工程淪為政府官員尋租重地,地面的道路、橋樑、建築物成為豆腐渣工程成為司空見慣的現象。但中國城市生態系統最脆弱之處,卻是下水道系統的落後。每次暴風雨來襲,許多城市都會淪為『澤國水域』。中國(中共)當局每遇這種情況,總是喜歡用『百年一遇』、『幾十年一遇』這種說法表示這是大自然的不可抗力,以此推卸責任。」

何清漣還列舉到美國與歐洲各國城市規劃中下水道系統的設計。他們把「下水道系統的設計放在舉足輕重的位置,極有前瞻性,設計時考慮的承載能力至少按當時規模的十倍以上。紐約、倫敦等城市至今使用的下水管道都建於一兩百年以前。由於設計時具有長遠眼光,考慮到城市及人口擴張,以及維修的方便,其基礎非常牢固,人可以在裡面直立行走還有裕餘,直到今天仍在有效運轉」。

其實也不只是四川出現這樣的問題,6月初廣州的暴雨,不僅導致城市被淹,還有不少路人因觸電身亡。沒有任何一級政府出來承擔責任,相關部門也沒有進行下水道系統修整。

據悉,2017年6月份暴雨時,重慶、湖北兩地暴雨造成6人死亡、2人失蹤、40多萬人受災;據湖南省民政廳統計,截至7月1日16時,僅湖南一省,11市州60縣區受災,受災人口184.6萬人,因災死亡8人。

何清漣在上述的博客文章中還說,「城市下水道不在地面,與『面子』無關,因此最容易被地方官所忽視。因了這一『中國(中共)特色』,中國北京、上海等城市的規劃永遠把表面光鮮放在第一位,強調街道的寬直、地標建築的光鮮靚麗,但在城市排水系統設計上卻降格以求,據說現在仍然基本沿用前蘇聯模式,下水管口徑比西方國家小很多,遇到流量大就無法及時排水。」

再有網民披露,四川暴雨後,不僅雙流的電路故障問題一再被拖延,擁有專線的宗申塞納維業主們也被停電超過36小時。網民質問:「我們的電到底誰在修?誰又能給我們這幾千戶老百姓送電?所有的政府,所有的相關部門,就沒有一個部門管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