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有可能對進口汽車加徵國安關稅,專家表示,特朗普關稅措施的真正目標是解決全球貿易失衡問題,歐盟一直在「搭便車」,享受既得利益。為了避免汽車貿易衝突,歐盟提議零關稅協議。

專家:反對者忽略了特朗普經貿議程的宏觀格局

周三(7月4日),M&G對沖基金經理羅納根(Eric Lonergan)在CNBC《歐洲財經論談》(Squawk Box Europe)中表示,總統特朗普對全球貿易失衡的看法是正確的。

羅納根說:「我認為特朗普經貿政策的重點不在關稅,而是著眼於全球貿易失衡,從這點上來看,他是對的。」

美國於3月依據《1962年貿易擴張法》(Trade Expansion Act of 1962)第232條,對進口鋼、鋁材分別加徵25%及20%的國安關稅,6月1日開始,不再豁免來自歐盟、加拿大及墨西哥的鋼、鋁材。

5月下旬,商務部依特朗普總統的指示,對進口汽車展開國安調查,如果確認具國安威脅,美國或對進口汽車加徵20%關稅。

6月中旬,美國發佈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反制中共的不公貿易,其中340億美元的懲罰性關稅,定於7月6日實施。

特朗普政府之舉,看似與中共及其他貿易夥伴引爆衝突,但是羅納根表示:「反對者過於專注在關稅戰或者貿易戰,忽略了特朗普政府經貿議程的更宏觀格局,它不是僅侷限在具體關稅或者特定公司的行為等細節。」

歐洲「搭便車」經貿政策是「不可持續的」

對於可能的汽車國安關稅,他認為:「特朗普政府對外界傳達的信息是,歐洲的宏觀經濟政策基本上是一個『搭便車』的作法,順著全球需求增長的趨勢,獲取巨額的貿易順差,在特朗普之前,沒有領導人真正地站出來對抗這種意識型態。」

2017年,美國進口汽車金額達到1,920億美元,幾乎佔美國5,000多億美元貿易逆差的四分之一。美國的汽車關稅為2.5%,歐盟則是10%,德國車出口到美國的數量,是美國車在德國銷售量的三倍。

根據汽車研究中心的資料,去年美國國內出售的汽車,44%是進口車,其中50%來自於加拿大和墨西哥,其次是日本和德國。去年美國對德國的商品貿易逆差為640億美元,對歐盟的赤字大約是1,500億美元。

羅納根認為,歐洲的經貿議程是不可持續的,在歐元危機發生後,歐洲國家搭上其它國家需求增加的順風車,出口大量商品到這些國家。現在,很多歐洲國家從歐元危機前的貿易赤字國,轉身為貿易順差國。

他說:「德國出口表現強勁是個謊言,因為它利用的是進口國政府創造出來的需求增加。」

避免與美國貿易衝突 歐盟考慮推動汽車零關稅

歐盟正在考慮邀集全球主要汽車製造國,共同協商削減汽車關稅協議,以避免與美國發生貿易戰。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7月底將赴美,與總統特朗普會談。三名官員告訴英國《金融時報》,歐盟委員會正在考慮與美國、韓國和日本等主要的汽車出口國,達成削減汽車關稅協議的可行性。

國際貿易中心(ITC)執行長董事岡薩雷斯(Arancha Gonzalez)周三告訴CNBC,歐盟正在考慮的是汽車零關稅方案,此與總統特朗普幾周前在七國集團(G7)峰會上提出的零關稅想法一致。她說:「這是個好主意,雖然會有些業者反對。」

世貿組織(WTO)前身《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在其最後一回合(烏拉圭回合)談判納入部門別降稅模式,即針對特定部門貨品進行關稅削減,例如家具、醫療器材、紙類、藥品、鋼鐵、玩具等部門別採取零對零關稅,化學品部門則採取調和關稅。世貿成立後,在其第一屆部長會議達成資訊科技協定,削減資訊科技商品關稅。

這類部份國家自願削減關稅的協議屬於複邊協定,並不是所有GATT或世貿成員都必須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