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美國對中國開徵第一波關稅,交鋒數月的中美貿易戰短兵相接,中國經濟震盪不已,中國社會在衝擊下爆發討論和思考:民間輿論將中共浮誇宣傳片《厲害了,我的國》反諷為「你害了我的國」,中共體制內專家也稱要吸取盲目自大的教訓,並承認中共瀕臨「最危險的時候」。

最具諷刺性的是,中共黨媒7月2日起連續發文批浮誇文風,被中國民眾斥為「賊喊捉賊」。

誰在浮誇

自誇「成就」的中共洗腦片《厲害了,我的國》,是以央視六集紀錄片《輝煌中國》為基礎剪輯製作,今年4月起由中共向全社會推廣。

2017年8月中宣部、新華社、央視還曾聯合推出六集政論專題片《大國外交》。

今次黨媒痛批的浮誇文章,與中共宣傳系統炮製的那些洗腦「大片」相比,連小巫見大巫都算不上。

更何況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在轉發帖子都會被跨省追捕的中共治下,並無言論自由,因此願意費心寫出來、而且能夠成功發出去的,那些所謂「大國」、「強國」、「世界第一」的負智商文章到底源出何處,就不言而喻了。

賊喊捉賊是為何

中共宣傳系統的浮誇和撒謊,並非秘密,更非新聞,其實源自於共產黨的邪惡基因——欺騙和謊言。

《九評共產黨》一書列舉了一個例子:

「一個民主國家,主權應該在人民手中,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不結束黨治,不實行人民普選,如何能實現民主?把人民的權利交給人民!」

您也許認為這是境外敵對勢力討伐中共的檄文,您錯了──以上宣言出自1945年9月27日的中國共產黨機關報《新華日報》。

事實上,包括毛澤東等中共前高層和《新華日報》、《人民日報》等黨媒,在1949年竊政前曾發表過許多推崇民主和美國的言論,當然這些黨史文宣資料現在已被中共自己列為「禁書」。

既然浮誇和謊言是中共對民眾洗腦的慣用伎倆,那麼今次黨媒急匆匆跳出來對自己煽起來的浮誇風進行滅火,個中緣由就值得玩味。

隨著中美貿易戰逼近,中共搶在上月底接連公布多項被外界視為讓步的開放市場許諾,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已重申加關稅沒商量、談交易須公平。中共方驚覺經濟上再無牌可打。

中美雙方在貿易結構、非關稅壁壘、經濟體制等更深層面的激烈爭鋒、博弈,已經牽一髮而動全身,正在將戰火從貿易延燒至科技、金融、外交、政治甚至軍事領域。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上月底訪華時已正告中共,必要時將正面交鋒。

中共嚇壞了。

中共黨媒今次自己打臉,緊急叫停洗腦宣傳,明面是說浮誇誤國、是不自信;真實原因可能是擔心自己編出來的,諸如「中國放狠話、美國聽不懂就要出大事」「中國科技實力超越美國」等愚民言論,被傳到「那邊就引來人們警惕」。

中共已成驚弓之鳥。風聲鶴唳之下,草木皆兵,自己折騰出來的洗腦宣傳,生怕美國當了真。

相較之下,中共體制內部份學者的思考,要比中共宣傳系統「沉穩」得多。

學術界反思:中共危險了

貿易戰以來,中共體制內不少專家教授開始反思,日前在網絡上流傳的,據說是吉林大學經濟學院兼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在2018年畢業典禮上的講話,比較全面地反映出中共體制內精英階層對當前局勢的看法。

首先,他們承認中國與美國在經濟實力上的巨大差距,李曉教授談到了中國經濟在貿易、製造業、農產品上嚴重依賴美國,以及更深的經濟層面上對「美元體系」的依賴。

同時,李曉教授也承認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太大,「1985年開始的6億美元增加到2017年的3752億美元」,「這期間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總額達到4.7萬億美元」。

中共精英階層已經認識到,美國共和黨、民主黨在強硬針對中共的問題上高度一致,而且 「千萬不要以為特朗普對歐盟、日本和其它發達國家的貿易保護主義(恢復公平貿易)行為將會促使這些國家同中國(中共)堅定地站在一起」 。

中共體制內專家因此判定,不敢說是最危險的時候,但可以說,中共到了新的危險的時候。

新鐵幕圍剿中共 世界已覺醒

港媒日前報道,中共高層未來數周內將出訪歐洲、非洲,被視為欲團結歐盟對抗美國貿易戰,以及聯合非洲推行中共「一帶一路」。

歐洲態度鮮明,拒絕中共。中共高官其實一直在竭力勸說歐盟跟中共聯手,並許諾作為回報,中共可以向歐盟開放更大的市場。不過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卡泰寧(Jyrki Katainen)6月底已表態,儘管歐洲跟美國有貿易摩擦,但歐盟不會跟中共站在一起,歐盟認同美國對中共的政策。

事實上,歐盟也正在著手制定歐亞聯網戰略,以抵制中共輸出專制模式、推行霸權的「一帶一路」戰略。

美國特朗普總統早已開始布局。特朗普在國家安全層面上將中共列為與北韓、恐怖主義並列的威脅,提出了更廣闊視角的「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

同時美國全球「交友」,不但將中國周邊的眾多東南亞鄰國,以及與中共糾葛頗深的印度和斯里蘭卡等南亞國家,吸收加入環太平洋軍演。更摒棄前嫌對俄羅斯釋出善意,給俄羅斯在圍剿中共的鐵幕上留一個後門,令其可以跳出中共的危機漩渦。

特朗普總統全球布局,由印太戰略出擊,聯合印度、日本、澳洲,再結合亞洲諸國,環繞北印度洋和西太平洋,拉起一道抵制共產主義滲透的新鐵幕,鐵幕圍剿的中心目標正是中共。

到底是誰害了我的「國」

國際局勢風雲變幻,變局焦點針對中共,一目了然。以李曉教授為代表的中共體制內專家們因此驚呼,中美之爭並不局限於貿易,這是「國運之戰」。

不過,到底是誰害了我的「國」?

其實中共體制內精英階層對很多問題都有著相當深刻的見識,然而,李曉教授們卻犯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沒分清中共與中國。一字之差,謬以千里。

中共對國民洗腦教育,灌輸黨文化的最大謊言之一,就是混淆中共與中國的概念。不過,在信息時代的今天,中國人尤其是精英階層,如果還愚迷於黨國不分,就真的是落後於時代,因為畢竟外國人都能分得清中國和中共了。

2018年6月4日,美國國會推出一項跨黨派的制止中共干預美國政治的法案,法案闡明,美國應明確區分中國人民、中華文化以及執政的中共。今年2月美國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在中共人權聽證會上強調,美國並非「要遏制中國發展」,針對的是中共,而非中國人民。

現在,中國精英階層也認識到中美之爭是「歷史大戲的開幕」,並從中反思教訓:到底是誰害了我的「國」?

如果這個「國」是指中國的話,那麼答案就是一直試圖混淆黨國、強迫中國人將源自西方的共產邪靈,錯認為祖國母親的中共。

如果這個「國」是指中共,那麼答案就更簡單明瞭,中共就是其自身的掘墓人。

《九評》編輯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道破玄機:中共通過「全球化」財富大挪移從而經濟暴發,是因為中共要用經濟捆綁「全世界的道德」。現在,物極必反。在全世界範圍內,已經開始了對共產邪惡主義的清理和對人類傳統的回歸。西方政客面臨來自選民的壓力,會改弦更張,聯合起來對抗中共,中國虛胖的經濟根本就不是對手。

其實,李曉教授們對於中共的結局,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他在演講中提出「經濟全球化時代國家間競爭的本質是甚麼?二十幾年前我就提出是制度競爭,即看誰的制度安排更有利於經濟增長和發展」,「這個問題過於宏大,在此暫且打住」 。

為何「打住」,因為無解,僅從經濟角度,中共就註定敗亡。歷史已進入大變局,中國精英階層,或許是時候反思到底是誰害了我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