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來自蘇格蘭的米萊娜坎寧在由呼吸道感染和多重中風引起的8天昏迷中甦醒過來後,發現自己的眼睛已經無法看見任何物體。這對於當時只有30歲的她無疑是個沉重的打擊。 

可是讓她出乎意料的是,幾個月之後,她意外的看見一個閃閃發光的禮品袋在自己眼前搖晃,好像閃爍的交通燈一樣。從那以後,原本以為自己完全變瞎的坎寧開始可以看見移動的物體。

儘管有時對物體的顏色無法判斷準確,可是當她女兒在房間裏跑跳時,她可以看見她上下擺動的馬尾辮,或是下雨時,她可以看見雨水滴落在窗戶上。但她卻看不清女兒的臉或是窗戶以外的東西。 

坎寧找到一位專家,想知道自己的眼睛究竟發生了甚麼。這位專家把她推薦給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的「腦與心靈研究所」的神經心理學專家喬迪卡勒姆。在那裏,卡勒姆利用功能磁振造影技術(fMRI),對坎寧的大腦做了非常詳細的檢查。 

卡勒姆的研究團隊發現,坎寧的大腦後部缺失了一塊蘋果大小的腦組織,包括幾乎整個處理視覺信息的枕葉(occipital lobes)。這使得她視覺系統的「超級高速公路」幾乎全部被破壞。但是神奇的是,與其關閉整個視覺系統,她的大腦又重新開闢了一些「小路」,可以繞過原有的「大路」,使她部份視力得以保留。 

這種特殊的本領使得坎寧不僅可以識別研究員扔向她的球的方向、運動軌跡、大小和速度,同時她還可以準確的在球到達她面前時將其抓住。此外,她還可以順利穿過排滿了椅子的空間。 

卡勒姆表示,坎寧的這種情況是罕見的「Riddoch症候群」(Riddoch syndrome)。其症狀源於George Riddoch 醫生在1917年出版的一篇論文,描述部份腦傷者者出現看得見運動中的物體、卻看不見固定不動事物的奇妙現象。

研究人員表示,坎寧的例子顯示出了人的大腦在經受了重大傷害後無與倫比的自癒能力和可塑性,同時也對「視力」和「失明」的概念賦予了全新的涵義。

這項研究發表於近期的《神經心理學》雜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