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譽為「香港影視文化界活字典」的沈西城,遊走於影視與文壇數十載,日前,在三聯書店舉辦新書發佈。古稀之年的沈西城,細味老香港過往人生,舊人、舊事、舊情懷溢於筆尖,洋洋灑灑推出《舊日滄桑》。新書發佈當日,香港藝文界、體育界人士齊聚一堂,著名導演及香港電影總會會長吳思遠、跨媒體資深創作人黎文卓、香港足球總會副主席貝鈞奇、導演張同祖、出版業王學文、資深歌星夏丹及呂珊倆姊妹等均現身撐場。

沈西城新書發佈會場面熱鬧,似親朋戚友相聚,充滿濃郁綿長的情誼。幾位相識數十年的老友,大爆沈西城當年風流趣事:上午寫專欄,夜晚進舞廳。現場任司儀的黎文卓導演更大爆當年黃霑對沈西城的八字評語,大意是「外表風流,內裏斯文」,令現場哄堂大笑。

憶青春年少舊日情 出版西城系列

80年代紅遍大江南北的電視劇《京華春夢》編劇沈西城,亦是1983年版電影《鹿鼎記》及1987年由周潤發及李修賢主演的電影《龍虎風雲》的編劇。《龍虎》更獲當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提名。

中三開始投稿《明燈日報》「日日小說叢」專欄,70歲沈西城遊走於香港影視、文化界數十載,時任小說雜誌《武俠世界》社長及電台時事評論員,沈西城可謂藝文界公認的「風流才子」。

沈西城近年曾陸續出版《舊日風景》及《西城紀事》,其典雅文風雋永句子,充滿餘韻。在紙媒日漸衰落的今天,卻一紙風行,深受文化界青睞和一班讀者追捧。一年前的《西城紀事》全部售罄後,在老友吳思遠的鞭策下,又將其首作《本土文化圈滄桑史》編為同一系列,增添刪減後,易名輯成《舊日滄桑》。

在《舊日滄桑》封面有吳思遠的序詞:「由五、六十年代起至九十年代,是香港影壇、文壇最繁華的時期,其中文人、藝人、不少趣事、掌故、逸事如今由沈西城兄之生花妙筆一一道來……令我彷彿回到青春少年時,那充滿艱難而又歡樂的歲月,實視為一大享受也。」

香港社會撕裂紛爭 港人懷念舊日人情

縱橫影壇半世紀的吳思遠,與沈西城皆是上海同鄉,同聲同氣數十年相交非淺。被沈西城譽為「影壇伯樂」,他讚吳思遠「眼光獨到,不會隨波逐流,對工作負責。」吳思遠曾導演和監製過不少經典作品,亦打造過不少明日之星。如劉德華主演的《法外情》,周星馳主演的《賭聖》,以及《廉政風暴》、  《醉拳》 、《新龍門客棧》等影片。

有人提到香港近年社會嚴重撕裂,戾氣上升。吳思遠直言:「以前雖熱辛苦,但生活卻很美好,甚至隔壁鄰舍的人情味充滿著香港。主權移交21年,為何香港變成現在這樣?充滿戾氣呢?以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非常好,雖然貧窮,但隔壁鄰居有碗飯都會分些給你,煲些湯也會分一碗給你。」

他表示,面對這樣的社會環境,作為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人心裏都非常難過。唯有盡自己的能力,去做一些事。作為作家更是有責任,出來發聲,為社會注入正能量。

出版工房總編輯王學文亦表示:「社會充滿暴力和偏見,如能靜下心來看一本好書,對人的學識和修養都非常之有幫助。」他更讚沈西城妙筆生花,凡交往過的朋友都會在其筆下寫出有趣的故事。

最難忘永別之夜 執筆「忘形」播下火種

坐在台上與大家分享著寫書過程和感受,台下親朋好友濟濟一堂,不亦樂乎,但仍可見沈西城別有一番滄桑落寞,事緣跟得夫人沈太半年前撒手人寰。夫妻相伴三十載,太太一直與其情濃不離左右,卻患病驟逝,其心情自難形容,或如他在書中最後篇章所寫:「你走了,留下來的我還能走得遠嗎?」

提到《滄桑舊日》中難忘篇章,沈西城說,除了悼念太太的「永別之夜 悼燕燕」 ,「影壇伯樂吳思遠」亦印象深刻。相信吳思遠除了是「影壇伯樂」,亦是「文壇伯樂」,同時為沈西城知己。

對於沈西城的文字功力,吳思遠形容:「我們看慣文字的人一掀開書就知道有多好。對比時下好多淡而無味、觀點不清晰,又不知所謂的文章,更加難得可貴。」

沈西城透露,太太驟然離世後的痛楚心情,唯有見到筆墨才「忘形」暢遊於字田間。

吳思遠看到文字在今時今日所起的溫情和教化作用,縱橫影壇半世紀,74歲又轉戰出版業,他謙稱自己是新丁,但去年由其出版的《西城紀事》已售罄。《舊日滄桑》剛剛推出市場,新聞會當日已受到親友追捧。

提到出書背後的目的,吳思遠坦言:「在香港這個文化沙漠,如果出書寫文章是一件非常好的事。雖然我們的市場很小,但是我們創作的自由度,以及透出來的一種對民主、對各方面的追求,這是其它地區不能比擬的。即使香港出版紙媒的環境不是很好,我覺得只要有我們的很多老讀者,很多文化人覺得香港還有價值,香港還有我們的文化在,出版是一件有意義的事。」

他更表明,「雖然香港市場不大,但只要有火種在,其影響力不可小覷。亦為此目的,我鞭策沈西城兄多寫文章,多出版書。」

「我自己拍電影我知道,為何今日我們不同往日,我們生活的好像很不開心?以前生活得很艱難很艱苦,但我們都有一個生活的目標和動力,怎樣辛苦我們都不會怨,都會努力去做。那時,整個社會的氣氛同現在完全不同。」

「沈西城寫以前的事物,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不看以前的東西,都不知道以前我們曾經有過那麼美好的日子!出這本書,無論觀賞性還是反思,都很有意義。不只是講趣事逸事,而是他在寫以前的事時,反映出當時整個社會一種向上,一種大家互相激勵而非互相攻擊的關係。」

未來,或者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看到道德下滑的社會,是多麼需要有傳統思想理念的人,把規範的生活理念,人與人之間充滿人情味的正常關係描述出來,讓後人領略體會,以文字感化世人,走回正統回歸的路,人類才有希望。◇

出版總監王學文(右)分享與沈西城(左)相識40年趨事。他笑爆沈西城是1978年第一個帶他去夜總會「實習」見識的人。
出版總監王學文(右)分享與沈西城(左)相識40年趨事。他笑爆沈西城是1978年第一個帶他去夜總會「實習」見識的人。

藝人呂珊(左)和妹妹呂皇(右)是早年《明燈日報》總編呂永的女兒,倆姊妹也是沈西城(中)擁躉,新聞發佈會來撐場。
藝人呂珊(左)和妹妹呂皇(右)是早年《明燈日報》總編呂永的女兒,倆姊妹也是沈西城(中)擁躉,新聞發佈會來撐場。

沈西城(右二)與在場朋友合影。
沈西城(右二)與在場朋友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