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泊異鄉多年,第三次踏上台灣的土地,走在台北的街道上,仍是有種歸家的感覺。為甚麼我的「鄉愁」竟在台灣?

隨著歲月流逝,1949年來到台灣的第一代「外鄉人」,已經所剩不多。余光中先生詩中的「鄉愁」,在如今的台灣,也正在空氣中飄散,在人心中淡漠。

台灣人的身份認同

我是誰?我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這3個問題,不僅僅是一個人生的終極問題和哲學問題,其中還包含著每一個人的身份認同問題。

每一個人,都面對著國家和民族認同(National Identity)問題,這是政治心理學中的重要概念,其中包括個人的一種歸屬感——對於「我是誰?」「我屬於哪個國家民族?」的判斷和體認。國家民族概念中還包含對民族的認識。這種認識又可以分為國家、政治和民族文化等內容,對民族文化的情感認識是國家認同感的核心。

過去20多年間,台灣人的國家認同發生了極大變化。1989年,台灣《聯合報》率先對台灣居民的國家認同感實施了調查。結果顯示,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中國人」(52%),而將自己視為「既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以及「僅是台灣人」的受訪者分別為26%和16%。

20多年之後,這一格局發生了變化。2014年的數據顯示,超過60%的受訪者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而將自己視為「中國人」的受訪者比例大幅降至10%以下;另外,認為自己「既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的受訪者比例也從1992年的46.4%降至33.7%。

對於這一問題,我曾詢問台灣大學明居正教授:「您怎麼定義您的身份?您是哪裏人?」

明居正教授是一個出生在台灣的國民黨官員家庭的「官二代」,他回答:「我是一個在台灣生活的中國人,中國是我心目中的大中華。」

我心中明白,明教授所說的中國,自然不是政治範疇的中國,不是如今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的中國,而是文化範疇的中國。以此推之,我,就是一個生活在挪威的中國人。

我在台灣,走在台北、台南的街頭,常會感動到淚流滿面。走在大街小巷中,進入香火旺盛的廟宇,看著那些窄窄的街道,老式的房子,感受著純樸的民風,和台灣「溫良恭儉讓」的民眾交談,久違的溫暖而開心,有種回家的感覺。

這是一種懷舊的感覺和情懷。這種感覺來自中華幾千年的歷史和傳統,來自滲透在我血液中的歷史和傳統,這種歷史和傳統延續了幾千年,在中國大陸斷絕,卻延續在台灣。這種懷舊的情懷,可能就是對心靈家園的追尋吧!

因此,我與大多數的台灣人,都擁有一個共同的文化和傳統的中國。

圖為台北夜景。(GettyImages)
圖為台北夜景。(GettyImages)

台灣的恐懼和無奈

台灣人這幾十年來對於身份認同所發生的變化,主要的原因是中共的恐嚇和打壓造成。

台灣如今面對著中共的困局是這樣的:中共用近2千顆導彈對準台灣島,不斷發出武力和戰爭威脅;中共通過與台灣簽訂一系列經貿協議,來控制台灣的經濟,用經貿手段來扼住台灣的政治咽喉,最終控制台灣的政治決策,達到全面控制台灣的目標;中共正在全面滲透台灣的政界、商界、媒體和全社會;在國際上,中共不斷壓縮中華民國的國際生存空間,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在中共的經濟利誘下,一個個離去……

在台北101大廈前,中共在台灣的組織愛國同心會的成員,多年來揮舞著著中共的五星紅旗、用高音喇叭播放著歌頌中共的紅歌、打著誣衊法輪功的橫幅展板、不斷對和平的法輪功學員做出攻擊挑釁的動作。2017年9月,台灣大學發生了親共團體統促會黑社會成員暴力毆打台大學生的流血事件……

這都是中共利用台灣的自由法制和言論自由,來破壞台灣自由人權民主法制的核心價值。其實質是中共滲透台灣、統戰台灣、最終來用中共紅色政權統治台灣行動的一部份。

在中華民國與中共幾十年打交道的過程中,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都不斷被中共欺騙、羞辱、打壓和滲透,一直處於下風。在中共鼓吹的「大國崛起」和經濟強大下,台灣從高層到民間,都對中共產生了一種恐懼和無可奈何的心態。

面對中共的「強大」和不斷打壓,台灣將要怎樣面對?

台灣的希望

台灣的文化組成,主要來自4個方面。一是來自於明末從明朝傳入台灣的中華儒家傳統文化;二是日本統治台灣50年所帶來的日本文化,而日本文化的主題仍來自中華的唐朝文化;三是台灣原住民的本土文化;四是這幾十年,來自西方的現代文化。

從這以上的4種文化組成來看,台灣的文化主體,是建立在儒、釋、道之上的中華傳統文化。

中國自有史以來,歷朝歷代的政權維持統治必須具有兩個基本條件:道統和法統。下面比較中華民國和中共的道統和法統。

圖為台北孔廟的祭孔儀式。(Getty Images)
圖為台北孔廟的祭孔儀式。(Getty Images)

道統就是中國歷代統治者維持統治所秉承的文化和信仰。中華民國秉持的是建立在儒、釋、道之上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國傳統文化是一個包容的文化,儒、釋、道三教的並存,保證了中華傳統文化在政權不斷更替之後的延續,中國歷史有近一半的時間都被異族統治,但其政權都被中華傳統文化所同化,正所謂「政統可斷,道統不可斷。」中華民國具有維持統治的道統。

中共的文化是建立在無神論之上的馬列文化,信奉暴力殺戮、仇恨鬥爭,如今已經在全世界被唾棄。中共統治中國近70年,通過一系列政治運動和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宣傳,徹底地摧毀了中國社會延續幾千年的中華傳統文化和信仰,儒、釋、道三教齊滅,仁義禮智信無存,中國社會在喪失了傳統文化、倫理道德和信仰之後,中共統治也喪失了維持統治的道統。

法統就是一個政權執政的合法性,也稱正當性。在中國的傳統政治觀念中,法統是指政權之正當傳承。中國傳統政權以黃河流域為主,即所謂「逐鹿中原」或「問鼎中原」;在歷史上,蜀漢、東晉、南朝、南宋、南明等給驅趕至南方後仍以「正統」自居,而將原地統治者稱為「偽政權」;而在北方,曹魏、十六國的前趙、後趙、前秦、北朝、金朝、清朝以「正統」自居,視南方政權為僭偽。傳統史書及文人亦以其為主就是認為自己才是傳統文化、法律正當承繼者,與地域無關。

中華民國由國父孫中山創立,在蔣介石手中發揚光大,如今延續在台灣,具有統治的正當性,法統未斷。

在中國政治哲學當中,從周朝開始,統治者和政府的政治正當性由天命所授,不公義的統治者會失去天命授權,繼而失去對人民的統治權利。

中共的政權缺乏合法性,其既不來自皇權天命,又不得自民主選票,更不是出於個人的能力。不像民選政府每一屆都可以依法平穩地在完成權力交接,如何維持獨裁統治始終是中共的心病。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徹底地破產,自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政治信用喪失殆盡,中共陷於極其嚴重的信任危機。中共的統治已經造成天怒人怨,其已經失去了維持統治的法統。

道德、人心是世界上任何一個社會的基石,任何政經體制,都需要一定的道德和人心作為依託。台灣,其所擁有的道統和法統,其信奉的普世價值,都是能夠最終取代中共的基礎和條件。

用普世價值和中華傳統文化,來對抗中共的打壓和侵蝕。台灣,不需要再對中共感到恐懼。

九評編輯部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指出,共產主義來到人間的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中國傳統文化講天命觀,站在天命觀的角度來看,台灣寶島就是上天安排在這裏,在中共系統毀滅了中國傳統文化之後,台灣保留了中華傳統文化的血脈,等待著中共解體之後,中華民國重振中華。

這就是台灣的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