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普全球評級3日表示,中國大陸融資環境收緊,房地產開發商面臨考驗,在三種流動性緊縮的極端情景下,約40%受評開發商將面臨評等下調壓力。

標普全球評級董事黃馨慧指出,受評開發商有60餘家,在全中國大陸的市佔率將近30%,債務總額達6,633億美元,2018年將有約2,000億美元的債券到期,相較2017年的到期債券規模上升54%。

標普全球評級董事黃馨慧。(郭曜榮/大紀元)
標普全球評級董事黃馨慧。(郭曜榮/大紀元)

比較大的融資缺口來自於境內,約330億美元債券將到期,包含可回售債券,而年初至今新發行債券約140億美元,未來兩年將有大規模境內債券到期。

黃馨慧表示,隨著流動性收緊,再融資風險加劇,房地產開發商在境內和境外市場都面臨較差的流動性狀況,可說是禍不單行。中國大陸今年在金融市場的重要任務是去槓桿與影子銀行監管,導致銀行融資成本上升;境外市場方面,許多開發商到海外發行美元債,造成債券價格下降,投資者需求較弱,同時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對投資者壓力較大,開發商在海外發債困難度提高。

今年發行新債券更困難,債券久期縮短且成本上升,現金對短期債券的覆蓋倍數下滑至近年的最低點1.2倍。

此外,影子銀行監管也令房地產開發商的處境更艱難,黃馨慧指出,受評開發商的債務總額中約20%來自影子銀行,「BBB」評等開發商和更低評等開發商之間的差異較大,隨著銀行降低表外曝險,影子銀行業務(信託貸款、委託貸款和資產管理計劃)面臨嚴重擠壓,委託貸款和資產計劃處於暫停的情況,信託貸款相對能做,但近幾個月的規模也在下降。

她提到,在流動性緊縮的三種極端情景下,約40%受評開發商將面臨評等下調壓力。該極端情形分別為:合約銷售額僅達2018年銷售目標的70%;須提前償還將於一年後到期的影子銀行債務,以及2018年必須全部贖回未到期可回售債券等。

黃馨慧說,對中國房地產開發商的正向評等行動可能已經到頂,未來可望靠近負面的調整,接下來若流動性環境進一步變差,可能會有更多的負向評等行動發生。

另外,因亞洲的高息美元債中,來自中國房地產開發商的發債佔比高達四成,黃馨慧分析,台灣大型壽險業與投信公司可能持有中國房地產開發商的美元債券,「但部位不清楚」,提醒投資人注意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