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論古今

明朝時代,有個縣令名叫張由古,本來不學無術,卻偏要假充斯文,妄論古今。

有一次,他又想在眾人面前顯示自己博學,便議論說:班固的文章寫得不怎麼樣,想從他的著作中選一篇範文,都選不出來。大伙聽後,都笑話他,說:「班固著的《西漢書》、《兩都賦》、《幽通賦》以及《答賓戲》等文章,都是經典的名著名篇,你怎麼能這麼貶低他呢?」

張由古說:「你們說的是班孟堅。那些名著名篇都是班孟堅的著作,我議論的是班固。」

其實,班固、班孟堅(姓班,名固,字孟堅),就是一個人。

新官賀詞

新官到任,連連擺了三天酒席慶賀,有人向他致賀詞:「為報吏民須慶賀,災星退去福星來。」

新官聽到這樣的恭維,心裏很高興,便問這賀詞是誰寫的?想要送點禮物感謝他。

人家回答他說:「這兩句賀詞,老早老早就有了,歷來我們這裏新官上任,都用它,已經用過多少遍了。」

南風先生

有個富翁,雖然家財萬貫,良田千頃,可卻是個一毛不拔的吝嗇鬼。

他想請個老師來教兒子讀書識字,但又捨不得花錢,只想找一個既不吃又不喝的人來當老師。

有人告訴他說:「某先生甚麼都不愛吃,只吃南風一味(菜名)。」

富翁聽後,非常高興,可是,低頭想了一會兒說:「這事等我和老婆商定後,再請他吧!」

富翁回家來,和老婆商量,老婆說:「不行,不行!你可不能輕易就請進來,我問你,如果你把老師請來了,要是有哪一天,不刮南風刮北風,你用啥給他吃?」

~據明代樂天大笑生著《解慍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