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本周五(6日)將對大陸首批總值340億美元進口貨品徵稅前,特朗普政府再出重拳,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讓全球最大電信營運商中國移動通信(0941)進入美國市場。消息令中移動昨日股價一度大跌2.6%,創四年新低,收跌2%。中移動今次是否步中興通訊後塵,遭遇滑鐵盧式崩盤,備受關注。

美國商務部下屬的國家電信和信息管理局(NTIA),2日(周一)在其網站發佈聲明說,建議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FCC)拒絕中移動於2011年提交的在美國與其它國家之間提供電信服務的申請。

根據該份聲明,美國情報機構和其他部門官員發現中移動的申請「將對(美國)國家安全和執法帶來不可接受的風險」,並指中移動這一由中共全資擁有的國有企業,「易受到中國政府的利用、影響和控制」。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若允許中移動為美國人民提供國際電話服務,該企業有可能鎖定包括美國政府在內的電信流量。

憂被中共利用監視美國

NTIA在建議中指,其評估主要根據「中共情報活動記錄及瞄準美國的經濟間諜活動,另外也考慮到中國移動的規模、技術和財務資源」。

NTIA明確指出,中移動的特拉華州子公司歸中移動香港子公司所有,後者本身由中移動全資擁有。中共可以利用由中移動建立的聯接,進行經濟間諜活動及收集情報。受影響的消費者可能包括固定和移動網絡營運商、電話卡公司及企業客戶。

FCC主席早前亦發文,指俄羅斯及中共等勢力可能會利用通訊設施的後門監視美國人、或者藉由安裝病毒或發動拒絕服務攻擊來打擊美國的關鍵基礎設施,國會應立法規管外國企業併購美國本地企業及進入當地市場。

中移動海外擴張受阻

中移動是全球最大的電信營運商之一,擁有超過九億用戶。2011年9月,中移動首次向FCC申請進入美國電信市場,提供的服務包括數據漫遊、雲端等服務。2013年3月,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駁回申請,該公司再次提出申請,今次再被拒絕。

大陸三大電信商:中移動、中國電信集團及中國聯通集團,都在積極開拓海外市場,但今次事件,相信肯定影響其未來海外擴張。目前,中移動僅在巴基斯坦營運移動通信。

彭博新聞評論員 Joe Sobczyk說:「(美國NTIA)這個最新的建議顯示對中共的不信任,注意他們的公司進入美國市場,或與美國市場有任何關係。這是政府又一個案例,藉由那樣的方式,說中國移動是中國政府全面擁有,容易受到脅迫和影響,有經濟間諜的潛在可能。」

專家:中美關係改為全面對抗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中移動受阻說明中美關係已經發生實質變化,拐點是從今年3月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開始,北京政府由此開始意識到,中美從以往戰略合作,改為全面對抗的時代。

他認為,貿易戰只是一個表象。因為中美之爭,原因不簡簡單單是貿易、經濟利益之爭,也不是為了美國國內選舉或者政治問題,也不僅僅是戰略態勢之爭,而是中美兩國關係出現了重大轉折。

過去十多年,力主對華綏靖的是美國的大企業,他們在華盛頓M街和K街的力量強大,足以影響政府政策。但隨著大企業在大陸的處境日趨艱難,知識產權遭剽竊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以及大陸的行業壟斷和封鎖繼續加強,美國大企業也逐漸轉向。而美國各界對大陸不滿的力量,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就已經逐漸成型,合流為一個強大的社會聲音,足以影響任何一位總統。

相對中興只是一個設備製造商而言,石藏山認為,中移動的影響面更大。因為中移動有多達九億用戶,涉及到很多民眾的利益,甚至香港市民不少也用中移動的服務。他強調,享用服務也存在很多風險,比如數據儲存、漫遊等均與美國設備連接。「中共企業並不存在一個純粹企業問題,都是黨控制下的國有企業,可以隨時插手,所以是非常不安全。」

美國對中移動「國家安全」的警告,也對香港資訊安全敲響了警鐘,石藏山說:「我懷疑香港電訊公司有國家安全部門在駐守,因為很多中資的電訊公司,是公安部、安全部門參與協調,甚至只是其中一個部門,由安全部直接操作。」

他認為,今次中移動進入美國市場受阻,只是兩國貿易戰的前哨戰,未來還有更多這類的新聞:「貿易戰也好,科技戰也好,肯定未來中共高科技(公司)進入美國機會渺茫,類似的新聞會更多。」

大摩:貿易戰即科技戰 

不只是中移動,華為、阿里巴巴、中興通訊等,都因為潛在的安全威脅,先後在美國吃閉門羹。比如特朗普先是在3月的時候阻止了博通併高通,理由是,這項合併案可能導致美國在5G技術發展落後,並且會使得大陸取得領先地位。

4月,美國商務部禁止美國企業銷售重要零組件給中興,使得中興深陷危機當中。

面臨本周五美方對中方開徵關稅在即,摩根士丹利首席全球策略師夏爾馬(Ruchir Sharma)表示,考慮其在科技技術上的限制,中方在這場貿易戰中似乎更脆弱。

夏爾馬上個月在北京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共)非常緊張,它們對美國現在將(貿易戰)重點轉向技術領域感到緊張。」

因為大陸的高科技大品牌企業很多原材料,比如芯片、軟件以及設計都是從美國等西方國家進口,夏爾馬說:「僅此一點,中國對特朗普政府做的任何事宜都是脆弱的。」他總結說,雖然中方有心反擊,但(與美方相比)它絕對更加脆弱。

中移動「江家錢袋子」曾發動黑客攻擊佔中公投

作為全球最賺錢的電信公司,壟斷市場的中移動有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家族的背景。據報,江澤民家族控制大陸電信行業,江的大兒子江綿恆創辦了「中國網通」等公司,成為大陸的「電信大王」。

近年,中移動被習近平陣營緊盯,巨大貪腐窩案不斷被曝光,涉案的中移動集團高層紛紛落馬,多達數十人。2010年首先落馬的中移動黨組書記、副總裁張春江,被指與江綿恆關係密切,亦是協助江綿恆染指大陸電信事業的「第一人」。

江綿恆亦是臭名昭著的「金盾工程」的操辦者,一是藉此工程「收買攏絡」跨國網絡公司,二是加強中共公安對網絡的監控,發動黑客攻擊,全面封鎖國外異見網站及消息,特別是法輪功的海外資訊遭嚴密封鎖;三是藉此蠶食侵吞政府資產,據為己有。

香港2014年雨傘佔領運動如火如荼,七一前舉行的6.22全民公投,遭受國際歷來第二大規模的黑客攻擊,傳媒披露三大黑客之一,就是來自中移動。另外,投票期間,有網民亦揭露中移動封了投票驗證系統,令不少手機用戶無法參與電子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