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國際上遭遇貿易衝突、邊境衝突、西方各國圍剿之際,近期,中共接連兩日舉行外事工作會議,由於不尋常的高規格,引起關注。

此前中共外交系統被江澤民勢力長期掌控。有分析認為,目前,中共外交陷入危機,江派搗亂的現象不可忽視。當局召開此會或因江派為主的勢力經常插手外交,因此要改變「令出多頭」的狀況。

中共召開外事會議出現異常

6月22日至23日,中共中央外事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講話。這次是隔了3年半之後再度召開,最大的不尋常,是這次會議不尋常的規格。

據報道,與會者包括中共七常委、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人大、國務委員和「兩高」一把手,還包括中央宣傳部、中央對外聯絡部、外交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等部門負責人,所有駐外大使、大使銜總領事、駐國際組織代表以及外交部駐香港、澳門公署特派員等,是近期中共最高規格的一次會議。

對此會議,日經新聞網6月25日刊文稱,中共七常委及王岐山都參加了為期兩天的中央外事工作會議。與會人員被禁止做筆記。因此,討論的全文沒有被公佈或披露出來,這暴露了中共的恐懼。

文章認為,從中共領導人談到「不能在國際亂象中迷失方向」,「中國要弄清楚在世界格局演變中中國的地位和作用,科學制定中國對外方針政策」等言論,可以判斷出,中共被國際舞台上出現的巨變嚇著了,但仍希望繼續抓住機會擴大影響力。

目前,中共政權處於內憂外患。在中共十九大前夕,中共把政權穩定作為首要任務,在對社會和民眾全面加強管控的同時,在意識形態和政治方面,呈現出向左轉的趨勢。此舉加劇了中共在國內和國際上的危機。

與此同時,因為中共與自由世界的天然對立,正不斷遭受著國際社會的壓力和圍剿,從政治、經濟、外交等多方面危機重重。如中美貿易激戰、世界各國抵制一帶一路,還有朝鮮問題瞬間變化,令中共進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也對海外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個外事會議反映了中共當前的情況十分嚴峻,恐怕是在中美貿易戰這樣一個背景下,可能外交工作或是外交戰略面臨重大的危機,因此,召開一個高規格的會議。

北京時政評論員榮劍在推特發文說,中共外交近50年來,現在可謂最蠢時期,除了大撒幣,就是四面樹敵,造成外交處處被動。

外交系統高官多為江派

被冠以「獨立王國」的中共外交部過去一直把持在江派手中。從1993年至2013年的中共四任外交部長錢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楊潔篪都屬江派人馬。

據悉,中共外交部官員只是從內部層層培養,級級選拔,最多和中聯部人事互換,而不像其它部門可以通過和地方或其它部門的交流調配、或者經由上級的政治任命等,從外部加入新的人事變動。這樣也造成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掌控外交部後,出現了很多的江派鐵桿。甚至在胡錦濤當政時期,外交部頭面人物基本都是江派的人。

無論在習近平掌權時期,還是胡錦濤掌權時期,都有江派外交系統的高官挑釁當局的例子。

如前外交部部長李肇星是江澤民親信,曾公開監視胡錦濤,最終被胡換了下去。

據報道,胡錦濤接任中共總書記、中共國家主席前夕,於2002年初訪問美國,美國以准國家主席身份接待他。

據稱,時任美國副總統切尼想知道胡錦濤的真實想法,而只有與胡進行一對一的談話才有機會。於是,午宴過後,切尼把胡錦濤請進書房進行一對一的談話,但客套話還沒說完,房門忽然開了,時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李肇星突然闖了進來。

事後,切尼的幕僚沮喪地說,他曾禮貌地試圖阻止李肇星,並解釋說這是一對一的會談。但正因為是一對一的談話,李肇星為了監視胡錦濤才會硬闖進去。

2006年,胡錦濤首次以元首的身份訪問美國時未獲國宴款待,同時,司儀將中共國歌念成中華民國國歌,這些都令胡錦濤不快。據稱,胡錦濤以此為藉口,在2007年讓李肇星從外交部長職務下課。

中共外交領域「令出多頭」

此前有消息指,習近平試圖在外交領域做較大調整,以徹底改變江澤民時代遺留至今的結構布局。

今年2月,彭博社報道稱,北京已下令對外交部進行徹底改革,在審查外貿交易、監督基建項目以及管理國外貸款時「用一個聲音說話」。

有港媒報道稱,王岐山將與習近平聯手開闢第二戰場——中共外交系統的改革。中共的外交體系改革,不僅包含機構調整,當然也會涉及到最為重要的人事安排。

報道提到,習近平要把外交大權集中在自己手中,首先要改變以前江派外交系統多龍治水的混亂局面。大使館各處的人員一般由各部委派遣,大使館之下不同的部門在不同的部委領導下運作,而非大使統管。這些不同的部門各自的任務和重點不同,彼此缺乏溝通,有些甚至互不往來,反而出於利益的考慮,相互之間明爭暗鬥。

此外,中共外交系統政出多門,軍方、國安、外貿、對外金融等部門,在使領館中都有自己獨立的分支機構,大使和總領事卻管不了。外交改革要讓大使和總領事對其職責能夠有直接的控制權力。

報道表示,中共外交改革阻力很大,困難重重。中共建政近七十年來,軍方、國安、外貿、對外金融等部門,在大使館內已慣於獨立行事。從前,前中共中央調查部在大使館內設有獨立的調查室,大使不能過問。而大使館中的對外經濟、貿易、金融問題,錯綜複雜,但大使卻基本上管不了。

報道認為,北京想要通過外交改革達到外交權力統一,恐怕很難。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此次北京召開這個外事會議,主要因為江派為主勢力經常插手外交,變得令出多頭。目前,習想要改變這個狀況,所以要求一切聽「黨中央」,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還有輿論分析認為,此舉措釋放出習向外交系統動刀,一直被江澤民派系操控的外交系統面臨大整肅。

其實,中共外交部在外交方面,有時並不具有太大主導權,江派其它勢力也會趁虛而入,進行攪局、搗亂,例如何志平事件。

涉嫌替中共行賄非洲政要的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秘書長何志平,於去年11月在美被捕,其被控涉嫌違反《海外反腐敗法》、洗黑錢等八罪。

何志平與具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中國華信掌門人葉簡明關係密切。何志平被控代表一家中國能源公司向非洲高層巨額行賄。雖然美方無提及公司名,但外界認為幕後金主就是葉簡明。

葉簡明透過中國華信分別成立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上海華信公益基金(理事長有軍方背景)、中國文化院等公司,全部由自己擔任主席。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分析師邁克爾・科爾(Michael Cole)曾披露,葉於2003至2005年曾在「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任職,該機構與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同屬軍隊總政治部下設的聯絡部負責。

中共駐外使領館干擾神韻 引發國際反感

此外,中共外交系統為配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做了許多壞事,江派利用外交系統派遣大批特務進行海外活動,包括在海外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法輪功政策,破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僱凶毆打海外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等。

多年來,中共駐外使領館僱用流氓破壞神韻藝術團在各國的演出,已引發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譴責。

總部設在紐約的美國神韻藝術團自2006年成立以來,在全球的巡迴演出中,詮釋出輝煌的中華傳統文化,不僅贏得了東西方名流傾情讚歎,更讓海內外華人深感自豪。

據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下稱追查國際)報告指出,中共駐外使(領)館與中共中央「610辦公室」密切配合,以騷擾晚會贊助商、密集電話干擾訂票熱線、威脅華人社區、寫信給VIP、冒充法輪功學員等方式阻撓觀眾欣賞神韻演出。

今年4月18日,覆蓋荷蘭45個城市的《AD》日報(Algemeen Dagblad)曝光了中共外交人員阻撓神韻在荷蘭鹿特丹上演一事,文章說:「藝術表演團體(神韻)節目中,只因有表現中共當局鎮壓信仰團體法輪功的情節,中國(中共)外交官員為此面見荷蘭外交事務大臣,要求取消(神韻)舞蹈演出。荷蘭外交事務大臣則表示,保留或取消演出的決定權在劇院手中。」

2月19日,丹麥「廣播電台24/7」對中共大使館10年以來阻撓神韻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演出一事進行了報道。該報道說,中共駐哥本哈根使館通過威逼利誘的手段,向丹麥政府及其管轄下的旗艦劇院──皇家劇院施壓,千方百計阻擾神韻藝術團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演出的詳細經過。

2013年1月10日,神韻國際藝術團結束美國亞特蘭大5場演出後,發現有人企圖對該團的車隊進行破壞。在當地劇院協助下,神韻藝術團跟美國警方和安全部門聯絡,辦理追查事宜。此事乃受中共僱用的三個美國亞特蘭大當地地痞所為。疑犯目標明確,旨在破壞神韻團車的油箱,企圖製造燃油外漏引發起火爆炸事故。

此外,曾發生於2008年5月的紐約「法拉盛事件」,也是中共紐約總領館一手策劃操控的。

2008年5月,中共駐紐約總領事彭克玉在法拉盛利用特務和幫凶連續幾星期攻擊和毆打法輪功學員的事件,曾經引起全球華人的關注,當時有十多個毆打法輪功學員的凶徒被美國警察逮捕。

同年5月22日晚,大紀元收到來自追查國際的電話錄音證明,彭克玉承認中領館確實參與和策動了發生在紐約法拉盛的圍攻退黨中心義工事件。彭克玉在電話中明確表示,中領館官員和他本人都曾經前往現場,而事後則到某些親共僑社表達「感謝」和支持。

大紀元早就獲悉,「法拉盛事件」執行人是彭克玉,幕後主謀是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而周永康、薄熙來都是聽命於江澤民,積極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

1999年8月13日,前中共公安部長賈春旺陪同鎮壓法輪功元凶江澤民在大連會見來訪的外國元首。江澤民以會見之機,向外國元首輸出謊言,誣衊攻擊法輪功,賈春旺以公安部長身份到場,支持江澤民鎮壓法輪功。

賈春旺是迫害法輪功的主犯之一,多次參加各種會見和會議,發表講話,誣衊打壓法輪功,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造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