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中國人和中南海的「中興事件」,目前因為美國國會的介入依舊懸而未決。而即便美國國會與特朗普政府達成協議,鬆綁中興,但元氣大傷並將受美國監管的中興還面臨著如何恢復市場信任等問題。可以說,美國出手制裁中興,一下子就將「厲害了的國」打回了外強中乾的真面目。

然而,這只是特朗普政府小試牛刀。5月,特朗普政府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同時稱禁止與伊朗簽訂新合約,所有公司和銀行有90或180天的時間逐步結束與伊朗的業務關係,否則將面臨處罰。特朗普表示:「任何幫助伊朗發展核武器的國家也將受到美國嚴厲制裁。」

一個月後,即6月26日,特朗普政府呼籲所有國家停止進口伊朗石油,在11月4日以前,將進口量削減為零。根據美國國務院一名高層釋放的消息,對伊朗石油施行禁運的措施,涉及所有國家,因為「這是事關國家安全的重中之重的措施」。從特朗普政府的強硬表態看,涉及的公司不被美國制裁的可能性極小。

對此,中共外交部回應稱「中國和伊朗是友好國家」,將在「符合各自國際法義務的框架內保持著正常交往與合作,包括經貿和能源領域的合作」。潛台詞就是中國將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北京繼續強硬下去,就真的不怕制裁嗎?要知道,中興被制裁就是因為違規向伊朗出售技術。中共另一家體量巨大的國企中石油真的不害怕嗎?

資料顯示,中國是伊朗原油最大的買家,伊朗是中國第六大石油供應國。能源信息分析公司Genscape的數據顯示,伊朗2018年石油出口的三分之一賣給了中國。而且,由於此前法國石油業巨頭道達爾集團已經表示,如果不能從美方得到特許,該集團將不會繼續2017年7月起在伊朗南帕斯啟動的一項大型油氣項目,而這個項目的另一個合作企業是中石油。目前,中石油已經擁有南帕斯氣田30%的股權。有消息稱,道達爾集團退出後,其手中掌握的50.1%的股權將由中方接手,中石油也將成為該項目的作業方。

有分析指,特朗普政府推出制裁令後,日本和韓國等伊朗的主要石油購買者以及歐洲的投資者都可能遵守美國的禁令,但北京未必會配合美國的制裁,也因此,北京會從中受益,即可以低價購得伊朗石油。中石油成為伊朗油氣項目的控股方就在說明問題。

換言之,北京或者在賭美國不會將中國石油公司列入制裁名單,或者根據以往經驗,相信自己最終從伊朗市場受益;或者為彰顯自己不懼美國的制裁,為了與美國奉陪到底,願意接受一切損失。

或許歷史也給了北京這樣判斷的動力。2006年美國對伊朗實施嚴格制裁後,歐美公司紛紛退出,中國企業趁機進入伊朗市場。根據中共官方報道,2012年至2015年間,中國企業佔據了近一半伊朗石油出口。2015年伊朗核協議達成、制裁措施陸續解除後,中國的石油進口量繼續攀升。因此,對於伊朗而言,維持中國的購買量至關重要。這也是伊朗外長和總統先後訪問中國,希望爭取中國支持的原因所在。

而北京和中石油之所以在上一輪制裁中不顧美國制裁,與伊朗合作緊密,關鍵在於北京意識到了彼時美國政府對華的軟弱政策,北京可以使用訂單等其它手段換取華盛頓調門的降低。可以說,當時的美國對中國是網開一面的。而且,雖然彼時中石油因為制裁,在油田開發的設備採購和運輸上出現困難,在購買歐美控制的油田發動機、壓縮機等關鍵精密儀器等方面受阻,其旗下的崑崙銀行被切斷與美國金融系統的聯繫,但中石油本身並未受到太大衝擊。

不過,這一次北京和中石油若還抱著僥倖和一拼到底的心理,那麼中興就是前車之鑑。因為這次強硬施壓伊朗的是特朗普總統,一個追求公平、公正貿易,一個堅韌不拔,按照既定目標推進的美國新領導人。其上任後國內外的一系列舉措,包括對朝鮮核問題和北京貿易問題上的極限施壓,讓世界震撼,讓美國人看到了希望,讓中國人受益。也是在特朗普的效應下,西方國家加強了對中共滲透的防範,公開對中共的貿易規則說「不」。

在筆者看來,如果北京繼續低估特朗普政府發出的「嚴厲制裁」警告,低估特朗普的決心,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未來聽命於北京的中石油受到制裁的概率相當大。制裁除了會涉及崑崙銀行業務外,還可能涉及中石油在海外開展的其他業務和金融帳戶、海外資產。

2012年以前,中國中信銀行、建行、衢州銀行以及中國銀行的地方分行可以接受伊朗的信用證,但2012年後,出於政策風險的考量,這些銀行都停止了與伊朗的業務往來。因此,崑崙銀行成為國內企業進出伊朗的唯一資金通道。當年7月,美國財務部宣佈對崑崙銀行實施制裁,切斷了其與美國金融系統的聯繫,並要求任何持有該銀行帳戶的美國金融機構必須在10天之內銷戶。其後,美國關閉了崑崙銀行的美元結算通道,導致其只能用歐元和人民幣結匯。崑崙銀行也被迫停掉了除伊朗外的國際業務。制裁結束後才恢復。

無疑,如果中石油無視美國禁令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崑崙銀行將重蹈覆轍。而中石油海外超過七千億的資產和帳戶,是否會列入制裁名單,沒有人知曉。被特朗普瞄準的中石油這次會不會被傷得很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