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6月28日深夜,在外媒廣泛報道美俄敲定兩國元首特朗普和普京的「雙普會」後,中共發改委、商務部聯合發佈了2018年版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

據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由63條減至48條,並在22個領域推出一系列「重大開放措施」。

對於官方這剛剛落地的負面清單,乍看似為中美貿易戰消火氣,但細看,修訂、刪減的22個項目領域其實都無關緊要,而新版48條原本就是加入WTO的承諾,只因這次貿易戰逼急了才開始準備兌現。

對於中共官方這份可以說既無新意也無誠意的新版外資准入開放清單,或有輿論擔心美國方面會不會上當,不過這個擔心應該會是多餘的,雙方交鋒數個來回了,除了中興侵權官司,還有朝鮮制裁問題。

美方早已領教過中共在國際事務上的各種花招與小動作,但是中共應該也認知到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於不守信用的人事物的絕不容忍,那就是退出伊朗核協議,而特朗普並非空口指責伊朗核協議作弊欺騙,而是拿到了半噸情報揭露伊朗「仍在繼續核試驗」。

所以特朗普制裁伊朗,儘管歐洲國家公開求情,但伊朗鐵桿盟友俄羅斯卻不好公開說個不字。特朗普拿到伊朗暗度陳倉的證據,退出協議並制裁伊朗師出有名。

6月26日外媒道,美國政府希望包括盟友在內的所有國家,在11月4日之後向伊朗購買的原油數量盡可能減少至零,否則將面臨美國制裁,美國將這件事定位為事關美國國家安全的最高事項,這次美國不會給予任何國家豁免。顯然,美國指的所有國家包括了俄羅斯、中國在內。

6月27日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表示,莫斯科將在法律層面研究美國國務院關於不要購買伊朗石油的呼籲。諾瓦克還表示,他已邀請美國能源部長佩里出席10月初在莫斯科舉行的俄羅斯能源周國際論壇。

而伊朗石油最大買主中國,據稱官方最新表態「繼續進口」,這可想而知,特別是中共目前在大力推動石油人民幣交易,與伊朗進行深層合作是不可缺少的,如在中美貿易戰中被封殺的中興通訊,被指控把中共監控中國人民的技術、IT軟硬件出售給伊朗,並且幫建「防火牆」。

從今年3月底中美貿易爭端開啟至今,期間經過幾輪談判叫價,以及被視為重要變量的「特金會」,這次在7月6日懲罰性關稅生效之前,特朗普又敲定一場重要變量的「雙普會」,這將是美俄兩國總統首次專門舉行正式會晤,如同「特金會」也牽扯到美國和中共博弈的話題,中共插手伊朗時,已引起俄羅斯警惕猜忌,普京如同金正恩,想融入歐洲西方,清楚知道能助他們擺脫困局達成心願的關鍵力量,掌握於美國,而不是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