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輪中美貿易戰如何發展下去仍有變數,但北京處於下風和被動的地位則是越來越明了。官媒一再發文指貿易戰奉陪到底,專家卻指,其強硬姿態下沒有甚麼底氣,炒得最多的三種策略都行不通。

大筆拋售美國債會遭遇最強對手:美聯儲

除了關稅外,另一個提得最多、又被視為中共有威力的招數是停買美國國債以及大手拋售美國長、短期國債。中國目前持有約8%的美國國債。

此招數的邏輯是,中共政府拋售部份美國國債,可導致國債價格走低、推高國債收益率,從而打擊美國經濟。

但是此舉有點異想天開。第一,策略沒想像的有效。

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經濟學家塞斯特(Brad Setser)分析說,如果中共出售其所持全部1.18萬億美元美國國債以及位於比利時等國外託管帳戶的約1,000億美元美國國債,那麼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將僅會上升0.3個百分點。

其次,拋售美國國債的副作用明顯。就拋售行為本身會帶來損失不說,還可能驅動人民幣升值,這無疑會打亂當前中共政府的計劃。

人民幣匯率日前已經觸及6個月以來的低點,中共官方也正在釋放有意讓人民幣「可控」貶值的意圖,這樣可有利於中國商品出口、減少特朗普的貿易關稅施壓。

最後,現在拋售美國國債,還可能對全球經濟引發無法預測的衝擊,比如加強投資者對人民幣作為儲值貨幣的不信任,刺激中國境內的資本加快離境。

更何況,如果中共政府大量拋售美國國債,美聯儲一定會做出回應。塞斯特表示,美聯儲可以很容易地降低加息預期,甚至以相當直接的方式來回應拋售行為:改變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縮表速度。

作為美國債的第一大債主,美聯儲要吃下中共政府手中的美國國債絕對沒問題。他說:「美國終究手上持有很厲害的王牌:美聯儲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夠買入比中共賣出國債還要多的買家,」

限制美企在華活動 恐火上澆油

第二個把美國企業當成制約特朗普政府的工具,也因為只會火上澆油,只能想想、不敢行動。

一直以來,中共的市場換技術政策讓美企敢怒不敢言,但隨著在華美企的商業利益不斷被侵蝕、威脅或挑戰下,這些企業也已從過去的「默不作聲」轉向要求本國政治家為其發聲。

最典型的就是,通過美國商會(也包括歐洲商會)對外發聲,這些年中國營商環境惡化、美企被強制要求技術轉讓等都是通過商會這一平台轉到美國政府。

在美國的經濟制度中,政府是市場的守夜人,雖不介入生產活動,但其肩負的關鍵職責就是維持秩序。這次的301關稅也是美國政府扮演「守夜人」角色的充份體現。

如果中共讓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者直接受傷害,可以想像,非但不可能迫使特朗普休戰,更會讓特朗普有了更加確鑿的理由對中共進行制裁。

假若特朗普真有意瞄準中資巨企,那對中國的影響將是極度痛苦,當然這種可能性幾乎沒有。但想想近期中共國企中興因違反美國政府禁令而幾乎倒閉的遭遇,足以令中共不敢擅自越雷池一步。

再換一個角度看,中共也沒有限制企業投資的籌碼。根據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和榮鼎集團的報告,截至2017年年末,美國公司在中國有2,560億美元的投資餘額,超過了中國在美國的1,400億美元投資餘額。

等量硬拼的關稅戰術將最早耗完子彈

因兩國貿易體格不一樣,「同等、等量」硬拼的戰術實際上會讓中方在關稅上最早耗完子彈。

依中共海關的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商品出口4,298億美元,年增長11.5%;從美國進口1,539億美元,增長14.5%。

特朗普政府擬將在7月6日就第一批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開徵25%懲罰性關稅,加上餘下的160億美元商品尚未設定最後期限。即使落實第二輪向2,000億美元貨品徵稅,特朗普政府手上仍餘下2,298億美元的籌碼。

中共政府卻不同,第一波5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已用掉總進口貿易額的三分之一,剩下1,000億美國進口商品連跟上特朗普的第二輪的體量都不夠。

綜上所述,美國對中共的底牌也是心知肚明,也正因為此,美國有責任也有膽量挑戰中共的底線,對巨額商品開徵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