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6月28日,人民幣的中間價再次下調了391點,這已經是連續第七天了。這七天人民幣累計跌了1,725點,已經創下了一年半以來的最低值。

而中國A股也是持續下行,出現了四連跌,今天更是創下了28個月的收盤新低。特別是滬深300指數下跌了1.03%,跌到了一年來的新低。大陸股匯市的表現,引起了不少投資者的擔憂。

這些數字之所以受到異乎尋常的關注,《金融時報》認為是它的兩個背景原因,一個是中國股市已經跌入了「熊市區域」,另一個是中國與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之間的貿易爭端日益加劇。

有分析認為,人民幣匯率的快速貶值和股市跌入「熊市」是「外患」和「內憂」疊加的結果,表現上是「外患」導致,也就是美中之間的貿易戰,而實際「內憂」才是導致股匯市下行的根源。

《金融時報》的文章認為,美中貿易戰將長期處於膠著狀態,這會對股匯市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根本的核心問題不在外部,而在於內部,就是中國經濟自身。換句話說,美中之間打不打貿易戰,股匯市本身都有壓力,這是中國經濟的癥結造成的。

眾所周知,中國近幾年的經濟增速比較快,持續地擴張。但經濟學者卻普遍認為,中國的經濟是脆弱的,因為產出增長是以增速更快的債務增長為依託的。《金融時報》文章分析,這種狀況自從金融危機以來尤其突出。

金融危機爆發以後,中國加快了基礎設施、房地產和其它固定資產的建設,大幅增加了債務助燃的投資。有估計中國的總債務已經達到了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50%以上。

其實令人擔心的還不僅是債務數量,還有質量。大家知道中共實行的對內政策是鼓勵人們存款,這可以使它保持一個較高的儲蓄。不過銀行卻人為地壓低利率,想盡辦法盤剝老百姓的存款,而這些儲蓄又被中共引導到了它重視、卻難以評估信用質量的企業和項目上。

6月28日,人民幣的中間價再次下調了391點,這已經是連續第七天了。(STR/AFP/Getty Images)
6月28日,人民幣的中間價再次下調了391點,這已經是連續第七天了。(STR/AFP/Getty Images)

從長期看,中國資產的投資回報率決定了股匯市。2008年以前,資產回報率還是在10%以上,而現在已經降到了個位數,表現在金融市場就是資產荒。短期看,是貿易和外匯儲備的壓力帶來的影響。

截止到5月底的數據,中國的外匯儲備只有31,106萬億美元,比去年年底降低了293億美元。《金融時報》認為,即使美中之間不打貿易戰,這兩方面的壓力已經很大了,只不過貿易戰增加了這個壓力。

其實中共在美中貿易爭端出現以前,已經在慢慢地收緊信貸,對地方政府融資和公私投資項目也加大了監督力度。特別是公司發行人的違約數量急劇增加,喚醒了人們對中國債務的焦慮。據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的統計,截止到本月初已經有12起。

《金融時報》指出,這些信貸條件收緊和違約,最能解釋股匯市為甚麼下行,也是對消費者情緒影響最大的因素。有經濟學者把「債務問題」比作是「隱藏在國際收支平衡體系之後的魔鬼」,意思是說,如果資深的經常項目無法彌補資本項下的借貸壓力,可能會帶來對經濟和幣值的衝擊。

對於人民幣來說,由於資深經濟的結構性調整和債務負擔增加,這種貶值的壓力其實早就在孕育之中了。大陸金融改革研究所所長劉勝軍博士曾在演講中指出,中國的債務問題不解決,金融危機遲早要到來。

早在美國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之前,中國國內持續推進的信貸緊縮和經濟數據的平凡表現,已經為中國股市的拋售埋下了伏筆,關稅的紛擾只不過放大了市場的黯淡情緒。而中共央行上周宣佈下調存款儲備金率,中共想用政策來支撐市場的穩定,但卻造成了人民幣的局面複雜。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分析認為,中國的經濟發展主要靠三駕馬車:投資、出口和內需。但是中共把基建投資和房地產變成了它的斂財工具,房地產泡沫隨時都有破裂的危險;出口創匯一直都是被中共截取,老百姓沾不到甚麼好處;而中共控制所有的生產資料造成了內需不足,從來沒有真正的起來過。

謝田指出,中國所有問題的根源都是中共造成的,只有把中共攫取的、搶走的國有企業、外匯儲備全部歸還給老百姓,老百姓富裕了,中國的經濟也就好轉了。中共不解體,中國的經濟問題就沒有辦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