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美貿易戰硝煙瀰漫、中國股匯市場不安之際,中共近日極其低調地召開了最高規格的外事會議,語焉不詳的會議公告除了確定與中共以往「韜光養晦」路線大不同的「大國外交」基調外,對於目前中共內外交困的局勢未能拿出任何對策。緊迫時間節點下的詭異外交定調,透射出中共將在貿易戰中,採取強硬立場背後的色厲內荏。

7月6日美國將對中國產品正式加征25%關稅的時刻日漸逼近,中共先前針對5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稅的反擊,不僅未能嚇阻特朗普總統糾正中共不公平貿易的決心,反促使特朗普上周追加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關稅,令對美出口僅為1300億美元的中共更無還手之力。

與此同時,中共的反應讓美國兩黨政治家們更加清晰、清醒的認清了中共不守公平規則的流氓本性,以及對美國和世界安全的威脅。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正在合力推動的《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FIRRMA),將擴大「外國投資美國委員會」(CFIUS)的職權,加強對外資的審查,以解決中國企業(往往受中共控制)試圖收購美國公司、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問題。關稅和投資新法,正成為覺醒的美國政府阻擊中共經濟侵略的利器。中美貿易開戰,幾乎無可避免。

中共不再「和平共處」?

在這種背景下,在距離美中貿易正式開火不到2周之時,6月22日至23日,中共突然召開了外事會議,習近平等中共七常委、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以及「兩高」和重要部委負責人等出席會議。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該次會議不再提及「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也沒提主張韜光養晦的鄧、江、胡前三任黨魁的理論,而代之以習近平的「十堅持」,強調了中共將在外交上採取的「大國」立場。

外界普遍解讀為,中共政權看似放棄了韜光養晦的路線,將轉向「積極參與引領」的強硬姿態,來應對包括中美貿易戰在內的國際事務。據《華爾街日報》報道,6月21日習近平就曾告訴多位歐美跨國公司首席執行官,北京打算反擊。

中共對外變強硬 騎虎難下?

雖然中共該次外事會議對其國際環境表示樂觀,稱「當前,我國處於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盪」。不過,這一措辭實質上可能更似色厲內荏,關鍵要點在於其中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相互激盪」用語上。大變局和激盪的說法,其實還遠不足以形容中共所面臨的困境局勢。

單以中美貿易衝突而言,就令已身深陷房市、金融等眾多經濟危機的中共,更面臨著釜底抽薪的絕境。

因為中共營造的「強國」表象,經濟層面上主要是建立在房市、股市和金融市場的巨大泡沫之上;這一點在歇斯底里的高房價、跌宕起伏的股災、巨大無解的金融負債上已經表現的淋淋盡致。習近平政府上台後也一直試圖解決,但註定無果,因為吹起泡沫的就是中共權貴集團自身。

經濟泡沫之下則是製造業和高科技等產業的結構性缺陷,這一點在「中興風波」中已顯露無遺。

身為全球五大通信廠商之一、中國高科技龍頭的中興通訊,在美國一紙禁售令下,就應聲倒地、生產徹底停頓,暴露出全國無「芯」的現實,也戳破了中共的「強國」畫皮。中國無芯、基礎研發短板,這些結構性缺陷在中國並非新聞,中興風波後跳出來眾多大集團也紛紛聲稱要研發國產芯片,但業界人士都清楚只是作秀。

包括芯片在內的產業、科研的結構性缺陷,其根源依舊是中共權貴經濟,因為中共權貴集團利用權力就可輕易攫取巨額財富的大蛋糕,為何非要去啃基礎研發的硬骨頭。

而撐起中國經濟繁榮假象(泡沫)、並推延結構性危機的三大支柱,除了增長乏力的內需和投資外,就剩下出口貿易。其中,2017年對美國出口佔中國總出口額五分之一,而從美國獲取的貿易順差則佔中國順差總額的81.5%。美中貿易,對於中國經濟和中共政權的重要性由此可見。

而數十年來中共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導致的巨額對美貿易順差,就成為中美貿易戰的導火索和直接誘因。

自習近平掌權以來,雖然以反腐開道清除了江派集團,加強了中央集權;但在經濟上不僅遭遇股災等經濟政變,令中國經濟蒙受重創。同時面對房市、金融、產業危機,當局推行的經濟改革,也因為迴避了政治體制改革而註定無法革除弊端,甚至連略微減輕高房價、高負債等危機表象都無能為力。

中國經濟其實就像是火山腳下的龐貝城,病態繁榮下,覆滅朝夕之間。在這種經濟困境中,出口貿易就是中共推延危機爆發、所剩無幾的出路之一。

所以,中共為了維繫其坐在火山口上的政權,就不得不拚死一搏,哪怕是面對毫無勝算的中美貿易戰,中共亦是騎虎難下。

展望中美貿易衝突前景

提及中美貿易衝突,目前看來美中雙方立場相差甚遠,貿易戰幾無可避免。

就美國而言,總統特朗普的態度明確且堅決:要求中共公平貿易,停止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並消除包括互聯網過濾在內的貿易壁壘。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6月19日對媒體說,中共低估了特朗普總統的強大決心,「如果他們認為可以通過一點點額外的採購,廉價地收買我們」,「那就打錯算盤了」 。

而且向來難以統一的美國國會各派議員們,在特朗普的帶領下,出奇一致的支持制裁中共掠奪式不公平貿易、抵禦中共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經濟侵略。

而中國方面,股市、匯率的暴跌,經濟界和媒體呼籲中共清醒、妥協的言論,與中共最新的強硬外交定調,交織出一副矛盾又混亂不堪的敗局。

至於說,美中雙邊貿易對各自經濟的影響,僅從出口額佔GDP比例就可見一斑:

2017年美國對中國出口1303.7億美元,佔其國內生產總值(GDP)193,868億美元的0.67%。

2017年中國對美國出口5056.0億美元,佔其國內生產總值(GDP)127,238億美元(82.7122萬億元人民幣)的3.97%。

不過,兵者國之大事,貿易戰亦是一樣,一旦開戰必定會對美中雙方都產生一定的衝擊。因此,雖然貿易戰從數據上看,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會遠大於美國所承受的壓力。不過,對於兩國政府本身,所面臨的都可以說是巨大的壓力,重壓之下,政府如何取捨抉擇,就構成了兵家相爭的關鍵所在:狹路相逢勇者勝。

美國總統特朗普,作為一位堅守對神的信仰的領導者,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為了恢復人類傳統和道德,而信念堅定。他對貿易戰態度明確,就是恢復公平貿易,這是他的承諾,也是其決心。

而對於中共,暫不提國際上包括周邊、美、歐、澳等眾多國家興起的警惕、抵禦中共滲透的四面楚歌的環境,單單國內巨大的潛在經濟危機,就像一座即將爆發的活火山一樣,令其束手無策。因此能產生巨大就業機會和外匯盈餘的出口貿易,就是中共得以延緩火山爆發的一道清泉。所以,中共在貿易戰上是先天性底氣不足。

因此,中共最近舉行的詭異的外事會議,定下強硬的「大國外交」基調,就不難理解為被逼上梁山的色厲內荏。

從淺層原因上看,就如同《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所言,中共必須用謊言來維繫其統治,因此為了維持「中共強國」的謊言,就不得不裝扮出「強硬」的姿態。

要從深層理解的話,就如同九評編輯部推出的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所言,中共先天所具有的、世人難以理解的最終目地—那就是輸出共產主義(包括變種)、破壞人類傳統和道德、進而毀滅人類。

因此,從這個層面上,就不難看出,無論中美貿易戰最後如何結局、中共是否會對美國在貿易上做出一定妥協,在對外輸出「中國模式」、「積極參與引領全球治理」上,中共今次確定的強硬立場是不會改變。這可能就是中共所作出的政策選擇,令商界、媒體和各國政府難以理喻的隱秘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