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的影響力和國家安全問題越來越受到世界各國關注,澳洲立法防止中共干預正在熱議中,就華人圈內有人擔憂是否引發反華種族主義抬頭,澳洲專家認為去共不等於排華,對此進行分析。

近日英國有媒體報道「澳洲的中共干預爭議引發反華種族主義隱憂」,文章指澳總理立法防治「外國干預」,在社會上形成熱烈的談論,並引述澳洲親共的某團體創辦人(馬里西亞華裔)的觀點,憂慮澳洲歷史上排華現象的再現,甚至種族主義的抬頭云云。

報道中,該馬里西亞華裔自爆被《無聲入侵》作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稱為「協助中國(中共)宣傳的網軍『五毛黨』成員」,稱她十分反對漢密爾頓教授及其著作,她甚示試過說服一個主辦場放棄舉行新書發佈會。

漢密爾頓教授的新書《無聲的入侵》以大量事實和證據﹐對中共的海外宣傳和統戰機構﹐及各種滲透手段進行了詳細分析。今年5月他應邀去美國華府﹐出席國會聽證及智庫演講。他特別指出﹐中共近年來主要通過經濟手段「以商逼政」﹐著重滲透澳洲精英階層﹐以達到其控制目的。

澳總理特恩布爾上個月25日也宣佈,對於引起中共憤怒的反外國干預法,他不會放棄、退避。他還表示,他仍然「絕對致力於」這項立法,並永遠不會在保護澳洲的民主和主權方面退讓。

英媒報道中也提及今年3月有80名研究中國問題的澳洲學者連署發表公開信,警告中共試圖「將討論塑造成涉及種族的論述」,其中中國問題專家約翰・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向該媒體表示,只有北京會令討論的方向變成模糊,並會指控所有批評中共當局的人都是反華甚至種族主義。

旅美的原中國歷史學者劉因全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可以從三個方面來釐清其中混淆的幾個基本概念,這樣就不會產生誤區。

「首先中共跟中國是兩回事,中共統治集團是一個邪惡的政權,它已經被整個西方的自由世界、民主陣營唾棄了,大家已經看透了中共是不可救藥的,所以以美國為首包括澳洲整個的西方世界就開始對中共一種打擊。這樣其實對中國是有利的、對中國人是有利的。這樣中共就要退出歷史的舞台,中國就會進入自由的國家,社會就正常了,也會被整個世界民主國家、民主陣營所接納。

他強調,這樣對中國人是一個好事,所以我們華人、特別是一般老百姓根本就沒有必要擔憂這方面的問題。

劉因全說:「第二整個的西方世界也知道『中共』和『中國』不是一回事,他對中共跟中國人民是不一樣看待的」

他舉例:比如在中國受到迫害的「六四」學生、更早年的七九年的那些民運人士,包括後來的民運及維權人士,不管是到美國、泰國、或其它國家申請難民庇護,只要確確實實是受中共迫害的人,整個西方世界包括美國政府、美國人民、聯合國機構等都是歡迎的,都會給他們難民庇護、或給他們身份。

劉因全說:「從這個方面可以看出來,整個的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對中共迫害和打擊這些普通的人民,他是持保護態度的,不會因為中共的倒行逆施、不會因為中共的邪惡,這些國家、這些國家的人民就會對中國人民特別是中國的普通老百姓有歧視,更不會有排華。」

「他們排斥的無非是跟共產黨有勾結的那種人,一直為共產黨呼籲、為共產黨說話、幫共產黨的這些人。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 包括其它國家的政府和人民,當然會對這些人進行打擊、排斥,因此這叫『排共(去共)』,而不應該說那是『排華』,也就是『共產黨不代表中華』。」

他說:「第三個方面,從長遠的利益來看、從中國人民的利益來看,必須『拋棄共產黨』、『結束中共一黨專制』。如果長期叫共產黨統治的話,整個的自由世界都會被共產黨污染,他們因此要打擊中共統治的中國,當然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打擊中共,這樣中國人民受到的災難會更大。」

劉因全強調,結束中共一黨專制,中國儘快地正常化、民主化,中國人也會被整個世界接納,這對中國人是最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