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峰會後,六月十五日美國政府宣佈針對五百億美元的中國出口商品徵收百分之廿五懲罰性關稅。翌日中國政府亦提出針對美國五百億美元的對中國出口徵收百分之廿五的關稅。貿易戰起碼短期內不能避免。中國經濟以至全球經濟均會受到打擊。

第一回合美國針對鋼鐵進口和鋁製品進口徵收百分之廿五及百分之十的關稅並不是單單針對中國,歐盟、加拿大、墨西哥等國同受影響。日前這一輪貿易戰則集中於中美貿易。在中國反擊後,特朗普政府隨即在六月十八日宣佈,會再針對二千億美元的中國對美出口徵收百分之十的關稅,顯示全面貿易戰爆發的危機。

去年中國出口美國達五千億美元以上,美國對中國出口只有一千五百五十多億美元;因此中國再反擊就會延伸到服務貿易和投資範疇,不只是純粹的對商品貿易戰。目前美國已公佈的三百四十億美元中國出口清單(有一百六十億美元的清單稍後公佈),針對《2025中國製造》大計,包括航空航天、機械人、新材料等高端產業的產品。

貿易戰的核心已經不是中國多年大量出超的問題,而是中國要發展高科技產業,轉型升級;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以種種手段取得美國的知識產權。在特朗普眼中,這是中國要追上美國的威脅;在科技及經濟領域與美國爭霸。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經濟雖然有趕上美國之勢,但外交上唯美國馬首是瞻,軍事上絕對對美國不構成威脅,但仍然遭到美國的大力敲打。今天中國又豈能例外?

美國財經界普遍認為貿易戰很可能在幾個月後解決,目前雙方均在造勢。大規模的貿易戰對美國也會造成傷害,影響選民對特朗普的支持,因此他會在十一月中期選舉前結束貿易戰,宣稱勝利。

這是合理的分析,但估計中國的威脅是長期的,貿易爭端也是長期的。大規模的全面貿易戰可能性不高,但美國對中國施壓大概是一波接一波,在中國處於弱勢的階段中,不斷迫使中國讓步,降低中國的威脅。

在前兩個月的貿易衝突中,習近平顯然願意談判解決爭端,中國政府會在沉默中作出讓步。五月中美有三輪高層的貿易談判,結果無功而返,習近平讓步之餘,還損失了面子;特朗普則高調邀功。損害了互信,以後談判更形困難。

值得留意的是,美國民意傾向支持特朗普的強硬立場,包括傳統上支持民主黨的工會,反映美國民粹主義的膨脹(這是特朗普贏得總統選舉的主因),美國國民傾向認為中國是威脅,短期而言,中國難逃劣勢,經濟增長自受到挫折,習近平的威望也受損。

長期而言,就要看中國的科技發展,這需要長時期的努力,追上美國絕不容易,當前的貿易戰反映中國領導層冒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