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7月20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其中充當迫害中先導作用的謠言之一就是說法輪功不叫人吃藥,死了1,400多人。並且利用各級媒體,把只要和法輪功沾過邊的病人都拉來湊數,還在醫院裏蒐羅重病人,只要病人說自己是練法輪功得的病,交換條件就是報銷醫藥費。在這樣的情況下,拼湊了一部份所謂有名有姓的例子來抹黑法輪功,不但歪曲事實,而且直接毒害了很大一部份對法輪功並不完全了解的人。

1998年10月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
1998年10月法輪功健身功效北京萬例調查。

1998年,為配合國家體委對各氣功功派的調查和申報工作,在北京市、武漢市、大連地區、廣東省及其它地區均由當地醫學專家小組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重點蒐集了各地學員修煉前、後疾病變化情況,上述調查發現被調查者的心理狀況和精神狀況得到極大改善,北京市和廣東省的報告顯示有86.5%的學員認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後心性變好、道德回升,心理得到了徹底的自我調節和提高。

特別是北京萬人報告並對修煉前健康的學員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57.9%的學員在身體狀況上改善、88.4%的學員在心理精神狀況上得到改善。調查也發現平均每位學員每年節約醫藥費2,600元以上,可見其經濟效益也十分可觀,利國利民。

一家美國權威性刊物《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1999年2月刊登的文章談到,一位高層官員說:「法輪功和其它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1億,就可以節省1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在迫害開始,中共的口徑馬上來了180度的大轉彎,比如中央電視台曾播出了一個所謂「羅鍋事件」,此人名叫張海青,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協和醫院看病,他妻子說當時在醫院排隊掛號人很多,他們排很遠的隊。這時來了一個中央電視台的記者,和當時排隊的人說誰想上電視說法輪功不好,就給誰先掛號,並且藥費減半。因為當時他們看病著急,張海青就胡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煉成了羅鍋,並且按記者寫好的台詞說了些不好的話。結果是先掛了號,但藥費沒有減半。連張海青的妻子也說中央電視台盡騙人,藥費都是自己花的。

成都市一老人得了病,住在四川某醫院,一記者模樣的人對老人講:「你就說你是練法輪功練出來的病,醫院就不停你的藥,你的醫療費也有地方報銷了。」老人斷然拒絕了。當晚,他竟能獨自下床行走。他又驚又喜,對親友及病房的人講:「是不是法輪功的師父管我了?!」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

法輪功在中國大地洪傳的26年中,其祛病健身的奇效在中國有很大的影響,中共拋出這個法輪功不叫人吃藥的謊言,要抹黑法輪功,讓人們覺得法輪功講的不合道理,會給人帶來生命危險,從而讓人們對法輪功產生偏見甚至仇恨,從而認同中共的所謂「取締」的合理。這個謊言為中共的全面迫害提供了精神層面的一根打人的棍子,把中共利用政治手段抹黑法輪功合情合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