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解釋性媒體網站Vox發表的一篇有關特金會的文章,近期掀起廣泛關注。批評聲音指,文章結尾自爆,Vox的文章是由中共政府支持的前線組織資助,「媒體戰」一詞因而再次被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

Vox的外交編輯Yochi Dreazen在6月13日發表一篇文章,題為「特金會的大贏家?中國」。文章一出,很快收到眾多評論。《華盛頓自由燈塔》及《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政治分析家羅金(Josh Rogin)等表示,Vox的這篇文章最後的註釋部份明顯曝露,該報道由中共政府支持的前線組織資助。

《華盛頓自由燈塔》在其6月14日的報道中直接摘錄了Vox文章中的最後註釋的一段話:「這篇報道是由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支持,一家在香港設立的,私人資助的非營利組織,致力於……」(This reporting was supported by the 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 a privately funded nonprofit organization based in Hong Kong that is dedicated to……)。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政治分析家羅金(Josh Rogin)6月13日在推特上發文,也同樣引用「his reporting was supported by the 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這句話,並說,「你們知道CUSEF的主席是由中共影響力運營網絡中的一名高官擔任,不是嗎?」接著羅金附上Vox原文的連接。

但當大紀元記者近日進入羅金給出的Vox的文章時,文章結尾註釋部份的一段為「本文是作者在由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資助的一次中國之旅期間寫下的⋯⋯」(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wrote it while on a trip to China sponsored by the 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 a privately funded nonprofit organization based in Hong Kong that is dedicated to……)。

分析認為,如果Vox在看到外界評論後更新了原來的版本,那麼現在的版本是有意在弱化CUSEF對Vox文章的幕後影響。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現代中國法專家克拉克(Donald Clarke)在推特上說:「Vox,難道你們不知道CUSEF是誰嗎?或者是你們不在乎?」

那麼CUSEF到底是個甚麼組織?中共利用Vox等美媒來製造輿論的目的是甚麼?

CUSEF是個甚麼組織?

CUSEF在2008年成立,由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創立。該基金會多次被指與中共中央統戰部有關聯。統戰部旨在在海外推進中國共產黨的目標。

雖然該基金會否認是中共的一個機構,對外形式是「私人資助的非營利組織」,但《外交政策》稱,它與中共軍方(PLA)的項目有合作,在華盛頓所僱用的公關公司也和中共大使館的一樣。

報道稱,交流與合作不是中美交流基金會的唯一目的。作為一個註冊的外國機構,在2016年,該基金會花費近66.8萬美元來做游說工作,僱用美國游說公司Podesta Group和其它公司在國會就「中美關係」進行游說。而在2017年,該基金會已經在游說事務上至少花了51萬美元。

此外,中美交流基金會還每月向BLJ Worldwide LTD支付2萬9,700美元的費用,除了推廣基金會的工作外,還運行一個名為「中美焦點」(China US Focus)的親中共網站。

CUSEF被看成是在美國替中共實施滲透的前線組織。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中國研究員前情報分析師馬蒂斯(Peter Mattis)指出,無論是通過網站、合作還是獻金,中共已經學會將其想要傳達的信息滲入到美國學術界和知識份子當中,然後再由這些人去施加影響。「有誰能夠比美國人能夠更好地影響美國人呢?」

《外交政策》稱,CUSEF還大力資助名校,並向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級國際研究學院(SAIS)等重要學術機構獻金。

《華盛頓郵報》稱,CUSEF嘗試滲透美國的企圖十分明顯,藉資助著名學府和智庫等機構,左右美國的政策和輿論,所資助的學術機構都是政治人才搖籃,畢業生多數會進入美國政府工作,包括中情局和軍方。

參議員克魯茲說:「作為一個偽慈善基金會營運,CUSEF與中共的關係是一個令人極為關注的問題。」

隨著國會議員加強應對中共企圖在美國媒體上的宣傳活動,Vox與CUSEF的關係正在受到越來越多的審查。

《華盛頓郵報》報道,詹姆斯敦基金會的馬蒂斯表示:「共產黨的統戰活動的目的,用毛澤東的詞彙來形容,就是動員黨的友人打擊黨的敵人。」

近年來中共通過各種方式不斷對外媒施加影響,並將其作為「輿論戰」(美國稱「媒體戰」)的一部份。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十多年前就公開發文稱,包括「輿論戰」在內的「三戰」是一種特殊的、威力巨大的戰爭武器。而中共總政治部的任務之一就是是組織「三戰」,做好「瓦解敵軍工作」。

「輿論戰」:威力強大的戰爭武器

2005年3月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網路版「人民網」發表了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一室主任樊高月的文章,題為「三大戰法加速戰爭勝利」。

文章指出,開展「法律戰」,獲取發動戰爭的法理依據;強化「輿論戰」,控制媒體提高民眾支持率;實施「心理戰」,多手段摧毀敵方抵抗意志。這三種方式統稱為「三戰」。

樊高月解釋,「輿論戰」,利用電視、廣播等大眾傳媒,「有計劃、有目的地向受眾傳遞經過選擇的信息,宣揚己方對特定事件的立場、觀點和看法,阻斷、瓦解和反擊敵方的輿論攻勢,從而影響受眾的情感和行為,引導社會輿論、影響民意歸屬,造成有利於己的輿論態勢。」

2005年3月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網路版「人民網」發表文章,強調「三戰」的重要性。(網頁擷圖)
2005年3月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網路版「人民網」發表文章,強調「三戰」的重要性。(網頁擷圖)

樊高月還說,中國(中共)人民解放軍頒發的新版《政治工作條例》表示,總政治部戰時任務之一是「組織開展」三戰,做好「瓦解敵軍工作,防範敵人策反破壞」。

樊高月說,針對敵方軍人、政府要員及民眾的思想和心理,採取「三戰」等作戰行動,與武力戰互相配合,消磨和摧毀敵方抵抗意志,力爭以小的代價迅速達成戰爭目的。

美國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在2014年9月26日發表的一份題為《應對非常規戰》的白皮書指出,中共的「三戰」理論是「超限戰」的一個表現。

白皮書披露,「近期的中國戰爭論著,闡明要使用廣泛的作戰形式反對它的敵人,包括美國」。「媒體戰」就是其中之一。此外,這種廣泛的「非常規戰」還包括「心理戰」、「毒品戰」和「文化戰」等,以破壞對手的道德結構來削弱對手。

美國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在2014年9月26日發表的一份題為《應對非常規戰》的白皮書。(白皮書擷圖)
美國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在2014年9月26日發表的一份題為《應對非常規戰》的白皮書。(白皮書擷圖)

白皮書指出,中國(中共)人民解放軍空軍少將、國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員會副秘書長喬良和前空軍大校、戰略問題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概述了中共對如何通過軍事和非軍事行動相結合攻擊美國的願景。喬良說:「超限戰的首要規則就是沒有規則,沒有甚麼被禁止的。」

白皮書還稱,喬良的超限戰規則實質就是說,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的「使用任何手段」來贏得戰爭。這個理論對美國來說構成挑戰。這種戰爭論表明,中共將會使用一系列手段,其中很多都是超出常規戰的領域,來贏得戰爭。

「三戰」是抵制美國的力量投射

美國2014年的《白皮書》指出,五角大樓2013年5月的一份有關中國的報告稱,「三戰」就是被用來抵制美國的力量投射,而美國是被瞄準的4個主要目標群體之一。中共將「三戰」作為其更廣泛軍事戰略的一部份。

樊高月在其文中指出,「三戰」作為信息攻擊的主要手段,將成為一種特殊的、威力巨大的戰爭武器,將成為與武力戰並駕齊驅的一種作戰樣式,將是武力戰之外的另一個重要戰場。

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5月7日公佈2019年「國防授權法」(NDAA)法案。這份法案指出,與中共的長期戰略競爭已成美國的主要優先事項。

一位參與製作國防授權法案的資深共和黨助手告訴《華盛頓自由燈塔》,由於中共在美媒上的宣傳越來越盛行,美國議員們正面臨對抗中共宣傳的嚴峻挑戰。

「中共舉全政府之力,逐漸擴展到全社會之力,來滲透和影響美國。」消息人士說,「國會正在做我們所能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