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前兩年大批退伍老兵到北京包圍軍委大樓後,近期河南漯河、四川中江、江蘇鎮江等地也先後發生退伍老兵維權事件,這讓好動用軍隊鎮壓維權運動的中共陷入困境。

近兩年,中國爆發了兩次大規模的老兵抗議事件,一次是在2016年10月,上千名退伍軍人身穿迷彩服聚集在北京市中心的國防部八一大樓前靜坐抗議;另一次是2017年2月,數百名退伍軍人再度聚集北京,在中共中央紀委門外抗議。

今年4月16日,中共退役軍人事務部掛牌成立。但就在該部門成立後不久,大陸發生三宗退伍軍人大規模維權事件。

軍嫂被打 各地老兵聲援維權成功

5月29日,70餘名河南漯河市退役老兵到市政府討說法,要求釋放因到北京上訪而被地方政府關押的軍嫂翟洪蓮,但這些老兵也全部被抓,從而引發全國各地老兵到漯河聲援。

參與此次聲援的老兵有來自四川、浙江、山東、安徽、河北、內蒙古、廣西、江蘇等20餘省、市、自治區。

影片顯示,老兵們在維權現場不停地喊著「還我自由」、「打擊腐敗」等口號,聲勢浩大。

老兵的大規模維權引起當地政府的恐慌,當局派出上千名警力進行圍追堵截,同時阻止市民以及其他老兵送水、送糧等支援,但是老兵們齊心協力,衝破重重阻力,進入漯河,堅持維權數日。

據悉,從6月1日開始直至6月3日下午,全國老兵聚集在漯河維權了三天兩夜,最後當地政府妥協,無條件釋放了軍嫂以及所有被抓的老兵,並給予聲援的老兵每人補償1500元人民幣。

老兵被打 政府被迫道歉警察停職

全國各地數千名老兵前去漯河聲援,四川的傷殘老兵李峰也是其中之一,他從漯河回家後,又計劃到雅安旁聽一個有關老兵的庭審。

但就在6月12日晚,李峰在家中休息時,突然遭到衝進家中的中江縣緝莊派出所警察的毆打。據悉,打人警察呂余俊還帶了部份學警,將李峰打得「全身都是傷」。

重慶老兵令先生對本報記者說:「幾個警察打得他小便都拉不出來。現在這個社會真的很悲哀。」

另一名重慶董姓老兵說,這些警察還向李峰的五官噴辣椒水。消息傳出後,引起了老兵們的憤怒。

隨後,引發了四川、湖南、重慶、山西等數百老兵到中江縣輯慶鎮派出所外聲援,要求嚴懲打人兇手。

13日晚,當地鎮長到場致歉;同天,中江縣公安局發佈通報稱,輯慶派出所民警「執法不規範」,涉事民警被停職並將受到嚴肅處理。

鎮江老兵遭打壓各地支援

19日下午,江蘇省鎮江市部份老兵因為到市政部門諮詢相關政策,卻被大批警察包圍。之後,突然衝進來一群不明身份的年輕人打傷多名老兵。外界質疑這些年輕人是官方請的黑社會。

20日開始,來自全國各地的退伍老兵不斷湧向鎮江聲援,當天現場300名老兵遭到警察驅趕和毆打,9名老兵被抓。

老兵們喊出的抗議口號包括:想見市領導,問題一定要解決,交出兇手,反對打壓,打倒貪官,嚴懲腐敗,甚至有人喊出「與反動政府同歸於盡」的口號。

四川老兵張先生向本報記者表示,他從現場老兵處獲知,清場時現場有老兵2000多人,廣場的燈光熄滅,在一片黑暗中大批警力開始暴力清場,不到一個小時(4時30分為止)全部清場完畢。大部份老兵被隔離控制。

23日下午,來自四川、湖南、山東、安徽等地的老兵集體乘車湧進鎮江,在政府周邊的第二現場彙集的老兵越來越多,事態仍然在擴大。

老兵們表示,警察「維穩」講究人多,那麼全國的老兵聯合起來,用人數破解他們的「維穩」,是對鎮江維權最好的聲援。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6月26日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政府打壓群體事件,最後的武器就是動用軍隊。但用現役軍人去打退役軍人,用新兵打老兵,這當中的風險可想而知。

動用軍隊鎮壓風險大 中共陷困境

胡平說,現在此起彼伏的老兵維權事件,使得中共當局十分為難。若不打壓,就怕其它群體傚法,受到老兵群體鼓舞也起來反抗。若要鎮壓,那用新兵打老兵,政治風險太大。尤其近年來軍心本來就不穩,上層權力鬥爭又日益激化,這種情況下進行強力鎮壓,可能會釀成重大事件。

當今中國,老兵遠不是受壓迫最深、利益受損最嚴重的群體,可他們是最具集體行動能力的群體,胡平說,老兵的訴求不僅在經濟方面,也包含一定政治問題。在本次維權運動中,有人喊出些政治性口號,比如反腐敗,尤其是體現對地方政府強烈不滿的口號等。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表示,此前退伍軍人在北京的兩次維權,中共政府沒有嚴厲鎮壓,但這次出現流血衝突。他說,現在官方處於兩難境地,一旦進行強力鎮壓,就沒有退路,擔心會造成大規模流血事件。這會影響中共自身的軍心,對現在還未完成的軍改也會有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