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基因服用維他命?

一些顧問說,有的第三方公司的做法甚至有點「玄乎」了,比如建議消費者根據不同的基因變異服用特定的維他命。一些補充劑可以起到控制DNA甲基化的作用,並降低血液中同型半胱氨酸水平(簡稱「血同」,新理論稱多種心血管疾病如冠狀動脈硬化性心臟病及靜脈血栓形成等都和高血同相關)。但DNA甲基化是個複雜和自身能夠平衡的系統,簡單地用人為因素干預,很可能會產生不可預計的後果。 

遺傳顧問公司Veritas Genetics的首席科學官和公司創立人之一Preston Estep III說,甲基化不能從人體的DNA變異中看出來,「事實是,不論收集多少基因數據都不能判斷你的DNA的甲基化程度。」 

儘管這樣的公司網站上也會提醒消費者要與醫生諮詢後再決定是否聽從他們的建議,但是這樣的免責聲明經常會被消費者忽略。

誤解:基因變異就會致病

目前大眾中存在一種認知誤區,一聽說有變異基因就認為將來會得甚麼病。華盛頓大學的臨床基因學家Gail Jarvik說,其實不是這樣的,有些基因變異只會影響很小比例的人數。

Jarvik於2015年發表的一份研究顯示,在擁有HFE某個變異的人群中,只有24.4%的男性和14%的女性會得血色病(一種攝入鐵過多,導致鐵元素聚集損害內臟的情況)。 

根據去年發佈在《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上的一份研究,即使在高患病率的基因變異中,也不是100%會得病。比如只有約72%存在BRCA1 變異的女性,和69%存在BRCA2變異的女性,在她們80歲之前會患乳腺癌。而其餘百分比的含有這些變異基因的女性,一生都沒有患乳腺癌,甚至很長壽。 

在上文戴爾萌德的案例中,她從報告中得知自己有很大可能性患乳腺癌,但在醫生真的檢查到微小的癌變斑點之前,她並不確定自己將患癌的。

戴爾萌德談到:「在拿到23andMe給我的報告和得到醫生檢查結果之間,我內心也很掙扎,『要不要把這信息當回事啊?』」但是最終,她很高興她儘早地注意到了這個問題。醫生也很高興她很早地提出這個顧慮並進行了檢查,甚至在X光能夠測出來之前就捕捉到了。那個時候她身體上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如果我註定要患癌症,這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她說。 

之後,戴爾萌德的很多親戚也接受了基因測試,不少也測出攜帶這種變異,並有50%的幾率傳給下一代。 

戴爾萌德覺得她從面向消費者的基因測試中得到這一信息是幸運的,但是她個人對第三方數據解讀公司提供分析報告的方式感到顧慮。 

她覺得,畢竟這些傳到網站上的DNA數據是作為族譜分析之用的,如果交給第三方公司,拿去用於醫療信息解讀,這裏面誤差就會比較大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