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李門」之後又有「髮膠門」,不知機管局之後又會遇上甚麼門?如果再有高等人士,地位尊崇、身份超然,更認識某某總裁,是否又可漠視航空安全規則,甚麼物品都可放行帶上飛機?在全球恐襲的陰霾下,嚴格的保安規條,正是要保衛國家及旅客的安全。可惜最應該遵守法度的人卻全無法度,自以為地位崇高,就可豁免於航空保安的程序,以身試法。但可笑的是如此荒謬的舉止,卻又可以成功放行更倖免於法,是否擁有特權及認識某某,確實能夠靠嚇而犯法?是某某真的會因相識而包庇?還是自己吹水,即使人家都不知你乜水,吹吹嚇都可通行放水?香港的社會,不獨貴人正在淪落,而機構亦相繼陷落,甚麼依法治國,在此時此地也只能被這些尊貴的人,粗劣地違法誤國!

「發財要立品,做官要審慎。」為了百多毫升的造型嗜喱,又玩「撻朵」又玩「靠嚇」!如此造型,的確非常有型。骨子裏究竟是要顯示自己與眾不同?或者以為是特殊階級就有特權?還是心理自卑,要吹噓認識某某去提高造型?聲稱不足100毫升的髮膠,都要玩場「大龍鳳」強行帶上飛機,這麼注重「外在」髮型,更要隨身攜帶髮膠玩造型,卻偏偏缺乏「內在」修養,不似人形。香港的高等人士也真有趣,銜頭崇高卻又行為低劣,難怪「低俗鬧劇」在本地經常上演,擴而充之,更成為「人性悲劇」。幸好大家都沒有羞恥之心,否則以香港這個小地方,做了醜事「搵窿捐」都並不容易。

一個小小的人,自以為有大大的權,便罔顧國際航空安全規則而隨意妄為,更聲稱認識某某而迫令工作人員就範,真的令人深深敬畏!相信提倡依法治國的領導人也不會經常帶支髮膠上機,更沒有此等威嚴對待工作人員。為了用剩一百幾拾元的髮型嗜喱大動干戈,更涉嫌危害公眾安全,如果身在別國,可能早已被特警扣查,嚴加審問。幸好「髮膠型人」身處文明法治的香港,既有特權又認識某某,所以機構能放棄公眾安全而放行上機,彰顯特事特辦,特權特用的香港特色。

911之後,世界航空安全因為恐襲而改變。97之後,廉署與法治又不知因何而蛻變?大家已「不相信規則能戰勝潛規則,不相信學場有別於官場,不相信學術不等於權術,不相信風骨遠勝於媚骨。」現在更加不相信機場能夠穩妥安詳。如果特權及老相好可以凌駕於保安規則,嚴格執行又可變為隨意放行,奉勸大家少搭飛機為妙,特別遇上髮膠型人,死都要違反航空規則,卻又可以特准帶埋「乜膠」上機,到時怎知不會是塑膠炸藥,機毀人亡死了都不知是「乜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