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市場交易員指,中共央行周三(6月27日)入市干預、遏制人民幣連五日來的跌勢。周三(6月27日)稍早,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降至六個月來的新低點。

外界認為,中共央行借代理出手,是在釋放兩個信息:一方面有意讓人民幣繼續走軟,另一方面也顯示其強力「維穩」的意圖。

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周三收盤再跌390點,連五日下跌並創2017年12月19日以來新低,且盤後繼續挫跌最低觸及6.6171點;中間價亦大跌近400點創逾半年新低。

交易員表示,在周三美元兌人民幣跌破6.60元水平後,至少有一家中國國有銀行大舉拋售美元。這家銀行向來擔當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干預市場業務時的代理機構。

一家亞洲銀行駐上海的高級外匯交易員說:「該銀行的美元賣單太大,所以我們馬上就知道到這是『央媽』(Big Mama)出手。」

也有中資銀行的交易員表示,外匯市場上近期還是偏購匯的比較多,大的銀行也在賣出美元,但美元仍「供不應求」,目前還不至於達到流動性匱乏的程度。

在離岸市場上也出現中共央行的類似干預動作,離岸人民幣最新報1美元兌人民幣6.6010元。離岸人民幣匯率早市一度重挫0.5%,後來跌幅收窄至0.3%。

中共央行釋放雙信號 欲「維穩」人民幣跌勢

交易員稱,中共政府似乎願意讓人民幣繼續走弱,但也通過干預市場向投資者發出想要控制形勢的信號。

「在中共當局看來,今天早些時候人民幣下跌的速度明顯太過快速。」某中資銀行駐上海外匯交易部門負責人稱。

中共官媒《證券日報》周三刊登文章,援引專家的觀點為人民幣近期下滑辯護。該文章稱,「(人民幣)適度貶值合理,可為中國應對貿易局勢留有餘地,所以不是壞事。」

外界將這篇文章解讀為,是中共政府容忍人民幣走弱的一個跡象,但其是否能控制住人民幣走勢可能還有待觀察。

報道說,第一,中共央行周日宣佈將通過定向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向銀行體系釋放逾1,000億美元資金,以此提振放貸。央行此舉會加劇人民幣的跌勢。

而與此同時,由於美國經濟表現強勁,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FED)則致力於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中美貨幣政策的分化更會令人民幣再承壓。

人民幣會重現2016年的大跌行情嗎?

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中,中國股市(上證綜指)周二步入熊市。不少人士擔憂,是否可能重現上一次的人民幣暴跌。

2016年10月1日,在人民幣突破1美元兌人民幣7元的「心理關口」後,因資本外流、外匯儲備持續下降引發投資者的人民幣貶值預期,人民幣累計暴跌7%。

在2016年人民幣暴跌前,2015年年中的人民幣走勢跟2018年非常相似,一方面大陸股市出現歷史性暴跌,大量公司債券違約,同時中美兩國貨幣政策相反而行,而中共央行推出的寬鬆貨幣政策,更讓人民幣承受巨大下行壓力。

中共決策者一直擔憂人民幣貶值幅度過大,會觸發新一輪資本外流。2015年人民幣貶值曾引發大規模資本流出。

香港宏利資產管理公司亞洲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經理艾瑞克.劉(Eric Liu)表示:「中共政策制定者在想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資本外流。」他認為基於此判斷,中共當局不會讓人民幣大幅貶值,但人民幣兌美元估計仍會進一步走弱。

法國安盛投資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駐香港的新興亞洲市場高級經濟學家姚遠(Aidan Yao)也表示,對於中共決策者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微妙的平衡,目前國內經濟增速面臨的下行風險上升,同時外部貿易爭端不斷發酵。

外界認為,中共當局可能接下來採取更嚴格的管控資本措施,防止類似2015年的資本流出。同時,還可能改投其它工具刺激經濟,包括再次投資大型基礎設施建設等。

但短期來看,至少在未來幾個月,人民幣的走軟趨勢仍非常明顯,而引發2016年暴跌的條件並未充份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