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行近日宣佈定向降準0.5個百分點。外界認為,中共此舉為因應美國對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造成的影響。專家分析,此舉顯示美中貿易戰確實對中共造成一定程度的壓力,因應的招數有限,但效果不大。

中共央行將於7月5日起下調國有大型商業銀行等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預計向市場釋放資金7,000億元以激勵後市。7月6日起,美中將對彼此500億美元進口商品課徵25%的關稅。

美國智囊加圖研究所(Cato Institute)客座研究員夏業良(Xia Yeliang)教授向本報分析,此做法為放鬆銀根、促進投資,因為現在中國的日子不好過。在美國的貿易措施下,本來就不景氣的中國股市明顯降得更低。

「從某種程度來說,可以認為中國股市已崩盤。所以這個時候央行是釋放一個信號,希望刺激國內投資。但實際中國整個實體經濟不景氣,大家不看好中國未來的前景,現在對中國的政治、經濟、法治各個方面大家都沒甚麼信心。」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教授、經濟學家俞偉雄分析,央行選在這個時點就表示,這次中美貿易之間的衝突已經開始對大陸經濟造成負面影響。「避免中國經濟更加惡化,緩衝中美貿易衝突的負面影響,以減到最低。」

人民幣貶值促資金逃離

在中共央行寬鬆貨幣政策的背後,也許會衍生連帶人民幣的貶值。俞偉雄表示,貶值的影響當然有利有弊。有利的是,可使大陸出口商能有更多的支撐力來避免、減少美國對中國出口產品課徵關稅。

「可是負面的影響,可能會造成中國境內金融市場更進一步的不穩定。在這之前,中國有很多的資金已蠢蠢欲動,有辦法就逃離中國。那如果人民幣不能夠守住幣值,可能會進一步加速資金逃出中國。」

俞偉雄進一步分析,如果中國國內的經濟持續減緩、惡化,導致央行必須更進一步寬鬆貨幣,那更增加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對中國金融的穩定會造成很深遠的影響。他提醒,2015年夏天,大陸亦曾發生過同樣情況,但當時中共強制資本管制,讓人民幣貶值的力道減緩。

降準寬鬆政策已失韌性

上周,白宮發表一份長達36頁的報告,指責中共「經濟侵略」。這份報告是特朗普總統貿易顧問納瓦羅辦公室所撰寫,是繼五角大樓年初將中共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之後的新遞延。

由於中共還擊對500億美國進口商品徵稅,特朗普威脅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

俞偉雄分析,衝突已發生,負面影響已經顯現,中共央行降準就是讓市場資金更寬鬆來刺激經濟的穩定跟成長的因應措施。「但我覺得效果不會很大。主要因為,中國貨幣政策過去已經實施好幾次,一鬆一放的,我覺得已經失去它過去的韌性。」

俞偉雄認為,最好的效果,就是中共能再想辦法避免跟美國發生全面性的貿易衝突,而不是用民族主義、持續性的方式來報復。這樣做,再怎麼寬鬆的貨幣降準,效果都很有限。500億商品關稅,短期將對中國傳統製造業產生影響。

「優勢環境已經越來越少,再加上中美貿易的衝突跟要對中國出口商品實施關稅,我覺得就像最後一把推手。一些勞力密集的製造商移出中國了,短期,當然會直接造成中國經濟增長的減緩,未來在中國製造出口到美國這模式很難再繼續。」

針對「中國製造2025」

俞偉雄指出,就長期而言,中共要了解,「中國製造2025」這口號很明顯地違背WTO世界貿易組織的精神與原則。

「國家政府不能介入私人企業、幫助國內企業在世界貿易、市場競爭,這不公平。中國口號喊得這麼大,也真的一直積極在進行,當然會引起美國為主的這些先進國家的反彈、反對。所以,現在很多貿易措施其實就是針對『中國製造2025』來的。」

夏業良最後分析,一旦啟動25%關稅,可想而知就意味著中國的出口受到極大影響,就意味著依賴於向美國出口的一些小企業可能要垮、要破產,造成一部份失業、一部份產業結構的被迫調整。因為中共現在完全是逆市場化,更變本加厲,不是搞市場經濟。

「倒退到類似於中央計劃經濟的權力經濟,它打擊民企、民營經濟,所以經濟怎麼可能有長期的發展活力。中國的國企自己無法營利,沒有本事維持生存,基本都是靠國家去掠奪別人的資產給這些國有企業,有甚麼好處就由統治集團去分贓,虧損讓全民去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