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5日早上,北京國家信訪局前訪民如潮,來自中國各地的一群訪民聚集在國家信訪局門外,喊冤表達抗議。另外,下午有4訪民在天安門廣場喊冤,2人被抓。

訪民首先是個公民,在遭遇不公對待或在冤假錯案下,又把他們由一個冤民變成訪民。因此,每個訪民身後都有一個讓人掬一把淚的故事。

各地訪民在北京國家信訪局前喊冤。(視像擷圖)
各地訪民在北京國家信訪局前喊冤。(視像擷圖)
各地訪民在北京國家信訪局前喊冤。(視像擷圖)

天安門維權兩訪民被抓

25日下午5點鐘,上海訪民胡建國、楊永蘭和浙江90歲的陳妹香、梁蓮花四人,也突破天安門安檢進入到天安門廣場。他們在那裏展示了控告中共官員迫害民眾的犯罪事實及證據,並拉橫幅呼籲國家領導人依法治國,歸還被中共政府搶奪的財產及待遇,兌現國家法規政策的承諾。

維權活動結束後,胡建國和楊永蘭快速撤離,陳妹香和梁蓮花來不及離開,被北京警察帶走。

胡建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第一次安檢時進不去,就換到另一邊入口,順利躲過安檢。我們在那裏拉橫幅、拋灑狀紙,陳妹香老太太還穿狀衣,我們在那裏高喊依法治國。結束後我和楊永蘭順利撤出,陳香妹和梁蓮花被北京警察帶走,估計今天已經被帶回當地了。」

胡建國說:「訪民們把國家信訪局那地方叫三騙胡同,都知道不會給我們解決問題的,但還是每天那麼多人去排隊遞交材料。所以,我十年沒去那地方了,就用我自己的方式來表達訴求。」

上海訪民胡建國、楊永蘭和浙江90歲的陳妹香、梁蓮花四人,到天安門廣場喊冤 。(視像擷圖)

訪民是地方官員的搖錢樹

事實上,訪民們都清楚信訪對他們的訴求起不到一點幫助,甚至會被抓、被拘留、被判刑,但是為了爭取公平正義,他們別無選擇。

然而,各地政府為了政績,長期安排駐京接訪人員給上訪人做工作,勸回或僱用黑保安暴力截回;另一方面和信訪局官員打通關係,不給這些上訪案件輸入全國信訪資訊系統,不通報。甚至有些案件被「銷號」處理。事後,給國家信訪局官員行賄。

上海訪民徐佩玲向記者表示:「中國每年維穩費超過軍費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全國這麼多信訪人員,每個信訪人都有一個官方對接人員,為甚麼都不解決?」

她說,自己因醫療事故,一次在上海衛生局信訪時親耳聽到,當時的信訪主任黃香君和一個裏面的保安對話,保安問:「你為甚麼不幫這些人解決問題?他們每天來你不煩啊?」黃香君回答說:「幫他們解決了,我錢到哪裏去賺啊?」

徐佩玲還透露,「有一個中央黨校的高級幹部親口告訴我,像我們這種訪民每年每人維穩費要50萬元(人民幣)。這些錢都到了貪官手裏去了,他們是維穩一條龍,就是利用我們上訪這些事情,明目張膽在賺錢。」

冤民二代續走上訪路

訪民牛領釵在網上說:「有人信訪了幾十年了,問題一值得不到解決,被政府踢來踢去,讓你不死不活、生不如死直至把你拖消亡。然後他們的後代接下棒子繼續維權伸冤。」

信訪接班人案例:

一、吉林延邊的閆國忠,信訪案件被拖十幾年,重病臥床,女兒閆春鳳憑著一份孝心和幾分正氣,義無反顧代父維權。今年3月閆國忠去世,閆春鳳為其做百日祭被抓。

二、河南省內黃的馮曉磊,因為母親馮改弟被敲詐勒索還被判刑,為了替母伸冤,他不厭其煩地一次次申請資訊公開,並參加各種公義活動。

三、河北省承德市圍場滿族自治縣的裴國動,因為受到警察開槍襲擊,得不到合理說法,又被判刑4年半,他兩個兒子為其請律師,一次次地北京、石家莊兩地申訴。

四、吉林四平的殘疾人郭宏偉母子,一人被判13年,八旬老太太被判6年。郭洪英為了給母親和兄長鳴冤,如今也被關押。

五、山東淄博的王麗珍,父母房屋遭強拆一夕成廢墟,父親王玉楊信訪被重刑4年,王麗珍接過擔子為父申冤,為追回被搶家產,信訪至今沒得到任何回覆。王麗珍和母親都被地方抓捕(尋釁滋事)過,她立志為父申冤到底。

六、山東的李淑蓮因為拆遷被活活打死,女兒李甯廣場裸跪、蓄髮明志,一定要懲辦凶手,如今十年過去了依然沒有進展。

七、山東省濰坊的丁漢忠是強拆的受害者,反而被判刑,兒子丁超、女兒丁玉娥歷盡種種磨難,難以伸冤,家中僅剩的一間房,地方政府還在想方設法要給強拆掉。

為此,訪民陳其平以訪民代表身份,給中共中央政治局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寫道:「國務院肩負著治國安邦大任,多年來他們治的甚麼國?安的甚麼邦?其結果是冤案如山,就業艱難。對一個平凡老百姓應當的上訪,竟動用暴力阻截、打、罵、挨餓、拘留、刑罰、坐牢、被精神病。信訪是誰製造的?誰逼的?黨章憲法是廢紙嗎?要把訪民逼上絕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