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紅母雞」餐廳驅趕白宮發言人事件引起軒然大波。群情之激憤,掀起一場網絡「風暴」。

6月22日,白宮新聞發言人莎拉・哈克比・桑德斯及家人外出用餐,來到了維珍尼亞州萊剋星頓的「紅母雞」(Red Hen)餐廳。他們在用餐時,餐廳老闆把桑德斯叫到一邊,以其為特朗普總統工作為由請她離開。桑德斯說:「可以,我就走。」

6月23日,桑德斯發推文說:「我有禮貌地離開了。她的行為更說明了她的問題,而不是我。我始終竭盡所能善待他人,包括尊重那些與我意見不同的人,以後我也一樣會這樣做。」

6月25日,在新聞簡報會上,桑德斯講述了她的這次就餐體驗。她認為,有關不同思想和政治觀點的正常辯論很重要,但鼓動對特朗普支持者的騷擾並要求他們避開公眾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特朗普總統發推說:「『紅母雞』餐廳應該更多地注意清潔骯髒的檐篷、門窗(更重要的是,餐廳需要粉刷新漆),而不是拒絕向桑德斯這樣和善的人提供服務。我總覺得,如果餐廳外面很髒,裏面也會很髒!」

聽聞此事,大批網民湧入餐廳評估網站YELP,聲援桑德斯,批評「紅母雞」業主的歧視行為,致使該餐館的星級暴跌。此外,許多人還表達了對於特朗普的熱情支持,以及敘述自己受到的來自仇恨總統的人的騷擾。

紐約州的John C寫道:「特朗普是一個偉大的總統!他在做著對我們國家最好的事情。」

加州的Diane H說:「我被這個地方表現出的歧視嚇到了。如果有哪個保守派拒絕服務支持奧巴馬的人,左派恐怕要瘋狂了。這只能說明這個國家那些所謂『寬容』的自由主義者是多麼的雙重標準。」

戲劇化的是,有的網民搞錯了投訴對象,使得一些同名餐廳「躺槍」。其它幾家「紅母雞」餐廳因為接到大量譴責電話和留言,被迫關閉網站、Facebook,並且貼出聲明:「(我們)不是那一家餐廳」。

「紅母雞」風波,令所有人思考:替特朗普總統工作,就應當被無禮對待?趕走特朗普內閣成員,便是「正義」之舉?仇恨究竟因何而起?

據媒體報道,下逐客令的老闆稱,她是為了員工而作出的決定,他們都反對特朗普的一些政策,包括禁止變性人參軍。

去年7月26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禁止變性人參軍。這一歷史性的逆轉贏得了保守派人士的普遍稱讚,有讀者回應:「感謝特朗普總統的勇氣與守信!讓美國回到正軌上來。」在發出禁令的同一天,特朗普又寫道:「我們不崇拜政府,我們崇拜神。」

總統的這一句話,道出了兩派分歧的關鍵。特朗普就任以來,展開了守護傳統價值的一系列行動:重啟全球墮胎禁令,任命保守派大法官,推翻奧巴馬政府頒佈的「跨性別廁所令」,禁止變性人參軍等等。

今年6月4日,美國最高法院就一對同性戀人起訴蛋糕店的案件作出裁決,即蛋糕店拒絕為同性戀做蛋糕不應受到懲罰。這一裁決可視為保守派的勝利,也顯示出回歸傳統的力量正在增強。

一年半以來,特朗普總統重振美國經濟,重塑世界格局,捍衛傳統道德,堪稱偉大。但是,創造如此政績的政治家,卻在國內遭遇了巨大的阻力。對他的仇恨謾罵,充斥在假新聞裏,這種敵意波及至他的內閣成員,甚至他們的家庭成員。左派團體和個人以雙重標準攻擊持不同意見者,企圖剝奪他們的自由權利,且不惜施展行為和言語暴力。

2017年10月15日,《華盛頓時報》發表了評論《對仇恨的利用和濫用》,作者羅伯特・耐特從反傳統、反基督教的角度剖析了左派的「仇恨」攻勢。耐特表示,人們應該仇恨邪惡,褒揚良善。他的反諷論斷相當深刻:「如果你仇恨美國,那麼你一定深愛環繞著我們的道德混亂。」

假如以自由為名,為「仇恨」放行,這種自由並不足取。任何極端的做法,都是在撕裂社會,有害無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