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國小五年級下學期轉入剛創立的森林小學,學校非常重視生活實務的學習。身為獨子,每周住校五天,有三個室友,既可享受類於手足之情,同時學習生活、相處之道。扮演大哥哥的角色,這是他在家中所不曾享有的經驗。人變得開朗,樂於分享心情與想法。 

孩子的心很軟,會欣賞別人,與室友相處融洽。在他帶領下,建立了《寢室生活公約》,並布置寢室,自行清理櫥櫃,清洗寢具、衣物。與室友相約幫忙全校師生做早餐、煎蛋,還跟老師說可以幫忙做點心。在家裏曾以打工方式讓孩子學習做家事,孩子須用錢才打工,這種利益交換模式實非良策。後來連這機會也失去了,因為外公以天價請他幫忙撣除藏書的灰塵,媽媽的這份工就甚麼也不是了。 

孩子雖然個性內向,但從小只要站上台面,就神色自如,指揮若定。當花童時,他不只牢記步驟,還悄悄地示意小女伴如何進行。孩子的穩健在森小有很多機會發揮。他策劃開餐廳,掌握全局,並自行設計製作布簾;協調大家做實驗,讓同學很有默契地、有序地做出成果;與老師合擬《圖書館管理規則》,自擬《騎單車規則》,有條不紊。孩子們能夠親自摸索、操練,所積累的體驗是日後待人處世的珍貴資產。 

森小畢業後,孩子上偏遠地區國中,結交新朋友,並適應體制中的學習,品學兼優。下午4時放學,自己有充裕時間優遊於山林和書本,活絡創意。高中在體制外的全人教育學校,成為學弟妹崇拜的大哥哥,被選為全校最有氣質的學生。問他甚麼是氣質?「氣的品質」,他的回答頗有深味。或許更貼切地說,是「能量的品質」,就是人散發出很有品質的能量。他曾參與校刊的編輯,並發表觀點,體現對事物的觀察與洞見。 

畢業後當兵前,孩子曾在CD店打工,老闆發現他懂得欣賞古典音樂,電腦操作也很行,要他幫忙簡介各片CD,並架設網站。他對圍棋情有獨鍾,當兵後曾在棋社擔任期刊的記者和編輯,其後在專家指導下為創立中的《大紀元時報》組裝、維修電腦,並加入記者、編輯和排版行列。期間還自創台灣規模最大的圍棋網站,當時年紀不過二十出頭。數年後,結婚、出國,在大學部主修數學,有機會他還想深造。 

在生活實務中、知識領域中,孩子與師長、同儕互動,在做中學、學中做,一步一腳印地摸索,充實著生命的資糧。身為媽媽,除了在中、小學階段為孩子選校,其後希望他進報社外,其餘大多時候僅止於觀察。最後總結:他在體驗中踏實地成長。不知孩子是否有同感? 

(註:孩子在森小的行為與表現大多取材自老師的評量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