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認為自己是腳踏實地愛著先生的,這份愛很純真;但是生活中的很多事,使我意識到自己的愛不盡人意,也很不真。

在歐洲,似乎人人都是手工達人,凡是能用得著雙手的地方,西人都能搞出精采創意。我先生是西人,平日自己會動手裝修房子、修理管道、打理庭院、改裝汽車,只不過因為缺少藝術天賦,所以他的手工創意基本都屬於初級水平。

先生喜歡電子產品,有時他會買一堆原材料,參考網絡上的電子路線圖,自己動手組裝。最讓我驚訝的一次是,先生竟然成功組裝出一台筆記本電腦。那台電腦,曾經為我服役了2年,在那2年中,我破天荒地創作了很多散文故事。

一開始,對先生還不太了解,每當看到他買一些破舊的,甚至壞掉的電子產品,我都很反感。那時,我常常抱怨:「如果你真的需要這些東西,為甚麼不買新的呢?」先生每次都這麼說:「我要是不買,那些老人怎麼賺錢啊?」我才了解他的用心。

不過,剛開始1、2次,先生買來破爛「寶貝」,可以理解,但時間一久,破爛「寶貝」越來越多,看著陽台漸漸被堆滿,我常忍不住跟他發火。

每次發完脾氣,我就很內疚。我常常想:如果我愛先生,就應該包容他,包括他的脾氣秉性,他的缺點和優點。如果,我是真心愛他,那還有甚麼容不下的呢?

原來,我的心還是不真啊!我的眼中有分別,分別那是你的,我的;計較那是他不對,我對。我就在不真和分別的心的桎梏中,自我煎熬著。

電視節目常有這樣的情節,人去世以後,一旦陰、陽兩隔,你才會明白,相愛在一起的時候,每一時每一刻都很珍貴。那時只有一個願望,想好好地愛,無條件地愛。因為這樣的反思,我漸漸放棄內心的不平衡,看先生的缺點和不足,也不會著急上火。

由對待一個人的真,推及到更多的人身上,對人抱著真心、真意,講真話、動真念。慢慢地,當「真」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成為思考的習慣,我浮躁的心氣,也漸漸地降下來;講話急躁的習慣,也得到改善;甚至,因為心能靜下來,健康也隨之得到很大的改變。

現在我不希望自己的心被一些芝麻般的小事所撼動,為一些蒜皮般的小事改變誠摯的初心,更不想為一些醜惡的東西使自己的真心貶值。

以前的我,不覺得自己有錯。現在因為嚮往「真、善、忍」,心中常常期許自己能做一個更真實的人;也常期許自己動的念頭都是來自內心深處的那個真我,都是真摯純真的,而不是妄念、負氣與計較。

在萬丈滾滾的紅塵中,我渴望擁有真實的心靈。當心真實的時候,我發現,周圍的一切都是清晰地、美好地,是柔柔地透著光暈的一片祥和。這是我嚮往的美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