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甚麼時候回來?我想你了。」5歲的泉泉已經3年沒有見到爸爸了,「爸爸長得帥帥的,戴個眼鏡的,然後呢,然後就記不住了……」

王全璋被「人間蒸發」3年

他的爸爸王全璋(42歲)是著名的維權律師,卻在大陸被「人間蒸發」1,081天,家人聘請的六位律師和親屬均得不到會見,也不知道人是死是活。

他的媽媽李文足29次到大陸最高司法機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進行控告,不是被暴力驅趕,就是被推諉,始終沒有王全璋的任何音信;甚至今年4月4日李文足徒步赴天津尋夫,半路還被國保暴力截回。

每次李文足到天津第一看守所給王全璋寄錢、衣服時,「看著大門緩緩打開,每次來到這裏都有衝進去的想法。但是我只能夠強忍著這種衝動,站在看守所大門前面,多待一會兒,因為王全璋就在裏面,3年了……」

為法輪功維權遭中共迫害

王全璋因代理多宗法輪功學員等維權案件,2015年7月10日在中共當局全國範圍內統一打壓律師的行動中被非法抓捕;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羈押天津第二看守所;2017年2月,案件起訴至法院,同年7月,代理律師被告知王已被轉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截至目前,王全璋一案仍未開庭審理。

其實,在2015年7月之前,王全璋就因替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遭到當局多次暴力迫害,如遭上海法官徐敏芳當庭驅逐;遭遇河北省唐山公安警察的汽車夾擊,威脅人身安全等。

2012年8月31日在代理黑龍江省東寧縣法輪功學員苗福案時,因見當事人被東寧縣國保大隊林曉偉等人酷刑逼供致腦子損壞、失去記憶,王全璋要求法庭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卻遭到東寧縣法官王傳發的毆打和謾罵。

2013年4月3日,王全璋在江蘇靖江市法院,為68歲的法輪功學員朱亞年作無罪辯護時,因庭上遞交材料時用手機拍照備查,被法官粗暴對待;隔日,王全璋被以「說話嗓門大」「違反法庭秩序」拘留10天。此事引發256名中國律師聯署要求公開現場錄像並釋放王全璋,事件也引起海外媒體關注,3天後王全璋獲釋。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農墾局七星拘留所,為法輪功學員及被迫害律師(其中一位律師被威脅活摘器官)維權時,拘留所警察為逼迫王全璋在保證書上簽字,抓住他的頭髮撞牆,並用拳頭猛擊他的後腦。

2015年6月18日,在山東聊城法輪功學員楊玉喜一案中,審判長王英軍指使法警將王全璋拖出法庭野蠻毆打。王全璋說:「這是我執業生涯中遭遇最黑暗的時刻,曾經接到過電話威脅,要我的胳膊要我的腿,曾經遭遇上門抓捕,汽車碰撞,跟蹤,曾經被法官搧耳光,曾經被司法拘留,被扣押電腦手機,這些曾經遭遇的一切,在這一次法院法警們密集的拳頭猛烈暴打頭部之中,盡顯蒼白。」

王全璋心中的真誠善良

同為維權律師的梁小軍曾披露王全璋要代理法輪功學員案件的原因:「他說過,他之所以後來不再做那些普通刑事案件和土地拆遷案件的原因,是他認為法輪功修煉者更需要法律幫助,而受助者群體的善良和誠信則讓他更專注於案件的代理。」

而對於律師費,王全璋則說:「對於你們,無論我收多少律師費都顯得太多,但為了幫助更多的人,為了可持續的維權,我不得不收費,你們給多少看你們的能力吧。」

如此善良的律師卻被中共當局非法關押近3年,曾一度傳出王全璋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其中包括電擊,電流的強度可直接令受刑人當場昏厥。

他的妻子李文足在〈王全璋,你還活著嗎?〉一文中說,「⋯⋯我在峭嶺家看見蒼老的李和平律師,右臂抬不起來、彎腰駝背,我的眼前一下子黑了,全璋,我看不見你了!為甚麼沒有你的絲毫音信?」

3年來,李文足被中共當局嚴密監控、軟禁、拘留、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無法自由生活,兒子也無法到幼兒園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