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雖然父親以斷絕父女關係威脅,但李珊珊始終堅持。

「我堅守著這份美好的情感,心無旁騖。我堅信,為向陽這樣誠實、穩重、有信仰、堅忍高尚的人,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2009年7月28日,周向陽終於出獄。1米75的個頭體重只剩下78斤,他自己能勉強走路,胃萎縮了,只能吃流食。

法輪大法真是神奇,經過閱讀《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煉功,一個多月後,周向陽體重增加到103斤。

不過,他的手上、耳後、腿上依然留有傷疤,那是獄中高壓電棍反覆電擊後留下的深度燙傷。

周向陽向家人講出了港北監獄鮮為人知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種種酷刑迫害,包括電刑和小號「地錨」。

他給珊珊畫了一幅圖,詳述怎麼樣在小號裏被「地錨」折磨:
「小號長三米,寬一米,高約一米六,沒有窗戶,陰暗潮濕,密不透光。屋頂上掛一燈24小時亮著,地上一側二米長的地方鋪著高約二、三十厘米的木板。我被仰躺著綁在木板上面,兩個胳膊成『V』字形向外張開(屋寬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銬在地環上,膝蓋以下小腿部位和腳懸在水泥地上,墜著腳鐐,腳鐐鎖在地上,手銬和腳鐐沒有任何活動的餘度。」

每天被「錨」24小時,腰、胳膊疼得受不了,周向陽著力點的腳後跟都硌爛了, 這種痛苦遠遠超過高壓電棍電擊造成的傷害。

「三個犯人看著我,一個坐在我頭上的地方,用力踩著我的手,我的頭在他們胯下兩腿之間,本身就帶有侮辱性質;另外一兩個刑事犯坐在我腳下方,不停地給我念誣衊法輪大法的文章,不時打罵、侮辱。」

1999年,江澤民違背中國憲法和法律,通過民政部向全中國宣佈取締法輪功。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不經過任何審判,被投入獄中,遭受酷刑等折磨。

經歷了九死一生的周向陽,出獄後依然帶有法輪功修煉人特有的那種質樸和忠厚,很快得到了親朋好友,特別是李珊珊父親的認同。

2009年10月26日,周向陽和李珊珊辦理結婚登記,這對患難青年終成眷屬。

回想起妻子送的那支玫瑰,周向陽說:「那支玫瑰不只是代表著情感,那裏包含著多少無私和勇氣、多少理解和支持、多少光明和希望 。雖然我沒能看到那支玫瑰,但她已經永遠盛開在我的心裏……」
婚後,李珊珊的工作時間比丈夫長,周向陽有時自己洗衣服,每次她就會發短訊檢討自己說:「對不起,我做得不好,讓你洗衣服。」

李珊珊不捨得給自己花錢,但給向陽和家人買東西都買品質好的。2011年回家過年前,珊珊給婆婆買了一件300多元的羽絨服,那時周向陽才意識到,妻子穿的100多元的長款羽絨服已經很舊、很薄了!

沒想到,2011年,周向陽再次被綁架。

遠隔重洋的相守

李祥春是美國公民,在中國被捕時,符泳青和他交往不到兩年。兩人都是法輪功學員。

李祥春畢業於廣州中山醫科大學,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獲碩士學位,後在哈佛大學的一個附屬機構作研究,後來輾轉在加利弗尼亞州從事中藥生意,他通過了美國醫生執照考試。

2001年,兩人在一個活動中認識。泳青是個純真可愛的姑娘,很快吸引了李祥春的注意。他平常很忙,有個偶然的機會,他就約她出去吃飯。「他會像大哥哥一樣照顧你,不停地給我夾菜,非常紳士。」

2001年,大陸長春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成功在電視中插播法輪功真相。李祥春受此壯舉鼓舞,希望自己也能通過同樣辦法,讓受中共謊言矇蔽的大陸民眾知曉真相。

2002年10月4日,李祥春隻身去了中國。他計劃於10月22日江澤民到達美國之時,在江蘇揚州有線電視網插播《法輪功洪傳世界》、《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等有關法輪功的真相影片。

然而,就在10月21日午夜安裝插播裝置前夕,他被拘捕到警察局。幸運的是,他趁警察打牌鬆懈之機逃脫。他隨後打出租車回了賓館,前往上海機場,第二天就脫險回了美國。

「整個過程,我一點也不慌張,泰然處之。只是遺憾功虧一簣。多少人沒能看到真相?!」

三個月後,李祥春決定破釜沉舟,再度回國插播。

2003年1月21日,舊金山國際機場。李祥春向未婚妻符泳青揮手告別,轉身登機,飛往中國廣州。一下飛機,他立即被抓,隨後被關進南京監獄。

符泳青呼籲營救未婚夫李祥春。(大紀元)
符泳青呼籲營救未婚夫李祥春。(大紀元)

此後三年中,符泳青展開營救未婚夫的歷程,她接受媒體採訪、踏上SOS汽車營救之旅、在領館前請願。

美國駐中國官員不時給她傳來一些令人擔憂的消息。2003年6月3日凌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官員致電符泳清:李祥春表示自己遭到虐待,被灌食,而且「異常痛苦」。

據聯合國人權報告,灌食是中國(中共)對待絕食抗議的被關押者的一種慣用迫害手段。絕食者往往被多人強行按住後用很粗很髒的管子捅入食道灌食。明慧網2002年報道說,據不完全統計,直接死於灌食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0人以上。至今,至少4,213名法輪功學員證實被中共迫害致死。這個數字還只是冰山一角。

放下美國駐上海領事館官員的電話,符泳清立即打電話給南京監獄,以前曾與她通過話的順姓管教狡猾地說:「我們要把他變好。」符泳清說,這意思就是要把他從修煉「真、善、忍」變成中共的「假惡暴」。

遠隔重洋,面對中共的無理、偽善、邪惡,符泳清心裏很難受,開始時哭過,「心時刻被吊起。多虧了修煉法輪功,才有了更多的智慧、忍耐及冷靜,心裏明白,李祥春人還未被救回,而那麼多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監獄裏被非法關押、被折磨,生死未卜,我營救的腳步不能停。」

「有人問,要是他在中共的監獄裏,被迫害殘疾了,或精神失常了呢, 而且你們倆還沒結婚?我回答說,不管他如何,我會嫁給他,我堅信,即使在這麼難的情況下,他都會闖過來。」

李祥春也通過探望他的美國領事給她捎話:「泳青,照顧好自己。要有信心,一定要堅強。」

不同的「結局」

2006年1月21日,李祥春服刑期滿,獲釋回美。2007年5月30日,李祥春與為他四處奔走營救的符泳青在舊金山喜結良緣。前來參加婚禮的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陳凱曾多次採訪符泳青,他感慨地說:「今天送給他們一個禮物,就把我報道的一共二十多篇採訪的錄音,製成一個CD送給他們。我在一邊製作的時候,一邊聽,我自己都被裏面的內容感動了。他們之間的感情,是經過苦難和血淚凝成的,因此他們兩個是有著忠貞跟信仰結成的伴侶。」

天津的李姍姍在丈夫周向陽再次被捕後,寫下了《七年等待 九年冤獄》一文,徵得2,300位善良民眾的營救簽名。2012年4月1日,周向陽走出冤獄大門,那一刻,他卻沒能看到妻子。出獄後,周向陽寫出續篇《純真純善 蒙難蒙冤》,徵集5,300民眾摁下了紅手印,聯名營救妻子李珊珊。然而就在李珊珊出獄後,2015年3月2日,夫妻倆雙雙被中共警察綁架,二人至今仍身陷獄中。

4月19日在美國國會瑞本大樓,來自遼寧的遲麗華女士(左)和她的女兒徐鑫洋(右)展示丈夫徐大為被迫害前後的對比照片。(石青雲/大紀元)
4月19日在美國國會瑞本大樓,來自遼寧的遲麗華女士(左)和她的女兒徐鑫洋(右)展示丈夫徐大為被迫害前後的對比照片。(石青雲/大紀元)

2009年2月3日,遼寧徐大為出獄。站在監獄門口,遲麗華不敢想像眼前走出來的那個人就是自己的丈夫,「 就是個骨頭架子,臉色特別黑,整個人脫相。」 「覺得心痛。」

回家後,徐大為出現上吐下瀉症狀,持續不止,被緊急送醫。醫生說:心臟衰竭,皮膚僵硬,驗血抽不出血,早已錯過治療期。2月16日,呼吸困難的徐大為被父親抱在懷裏。突然間,徐大為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隨後永遠地閉上了雙眼。這一天,他出獄僅13天,年僅34歲。

他的遺體至今沒有火化。遲麗華打定主意要弄清丈夫的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