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省慶陽市一名19歲女生遭到班主任猥褻,在投訴無門後選擇跳樓自殺。此事件引發輿論關注,但中共官方媒體對此集體噤聲。 

6月20日下午,慶陽市19歲女生李某奕在當地某百貨大樓8層的玻璃幕牆外意欲跳樓自殺。傍晚7時半左右,消防員營救失敗,李某奕從高樓墜下身亡。 

陸媒報道,李某奕正在讀高三,她曾遭班主任吳某厚猥褻,被「吻嘴咬耳朵撕衣服」,女孩向其他老師、檢察院求助,都沒得到幫助,女孩萬念俱灰之下選擇跳樓討要公道。跳樓現場樓下不少人圍觀鼓掌哄笑。 

曾兩次服安眠藥自殺被救回 

據每日人物報道,李某奕的家屬在網上公佈了她寫的控訴狀。李某奕在控訴狀中表示,2016年7月學校補課期間,吳某厚就在辦公室摸過她的臉,2016年9月5日,正在讀高三的李某奕突發胃病,補課老師羅老師帶其看病後,安排她在公寓樓中休息。當晚21時左右,吳某厚坐到了她床邊,在詢問過胃痛怎麼樣後突然伸手摸她的臉,「瘋了般撲過來」抱住她不鬆開,親吻了她的臉部、嘴巴,咬了她的耳朵,並且吳某厚的手一直在她的背後亂摸,撕掉她的衣服。其後,羅老師因為要取值周筆記回到休息室,吳某厚才放手。 

在控訴狀中,李某奕表示自己在第二天找了心理輔導室的老師,輔導室的段老師自作主張安排了吳某厚向她道歉。吳某厚向她表示了歉意,稱是「糊塗,一時衝動」。 

9月6日,李某奕被慶陽市中醫醫院診斷為抑鬱症,並於當年10月7日和12月6日兩次服安眠藥自殺被救回。

2017年6月1日,北京安定醫院診斷李某奕為創傷後壓力綜合症。 

檢方:情節輕微不起訴 

檢察院的《不起訴理由說明書》顯示,吳某厚曾辯解其用嘴接觸李某奕額頭等部位是為了進行體溫測試,檢察院認為此舉不符合常理,但情節顯著輕微。而李某奕控訴的吳某厚摸背、脫衣服、咬耳朵等行為,公安機關未補充到相關證據,其抑鬱症與吳某厚行為的直接因果關係亦無法界定。因此,檢察院認為吳某厚不構成犯罪,將其處以十日的行政拘留。 

李某奕的堂哥告訴陸媒記者,李某奕在後來嘗試過換學校繼續學業,但是仍感覺無法繼續學業,只好出去找工作了份賣衣服的工作,上班地點就在她墜落的百貨大樓。李某奕的堂哥表示,自己的叔叔每月都會帶堂妹去北京治療,堂妹嘗試了兩次自殺後,叔叔一直睡不好,生怕早起發現堂妹偷偷吃安眠藥沒反應了。 

事件引發網路輿論關注,不少網民在譴責中共公檢法放縱惡行的同時,消防部門未事先鋪救生氣墊等不專業施救措施受到指責。

「法律縱容壞人,好人只能死,滅亡吧!」「這個社會已經畸形到甚麼程度了,叫好的、慫恿的,報應都會來,你們都等著,報在你們身上,報在你的子女身上。」 

近年來,老師、教授、導師性侵、強姦女生事件不斷被曝光。 

時事評論員程曉容認為,中共的統治從一開始便以無神論取代生命對神的尊崇,一點一滴地泯滅幾代人的良知善念,蠶食著整體社會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