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中共中央於6月22日至23日在北京召開了中央外事會議,參加會議的不僅有中共七常委、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人大、國務委員和「兩高」一把手,還包括中央宣傳部、中央對外聯絡部、外交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等部門負責人,而且所有駐外大使、大使銜總領事、駐國際組織代表以及外交部駐香港、澳門公署特派員也均參加。規格無疑是相當高的。

在美國改變對華戰略、西方國家加強對中共滲透防範、中美貿易戰風雨欲來的當下,召開如此高規格的中央外事會議,顯然是不同尋常的,其核心用意應該是北京最高層旨在為未來的外交定調,統一協調各部門的行動,而中美關係最為關鍵。

在講話中,習近平回顧了以往五年的外交成績,提出了十大外交思想,其中首要一條就是「維護中央權威加強黨對對外工作的統一領導」,並稱中國外交要「積極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打造更加完善的全球夥伴關係網絡」。

對中國政局有所關注的人都知道,被冠以「獨立王國」的中共外交部長期被江派人馬把持,中共此前的四任外交部長錢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楊潔篪都隸屬於江派。他們秉承江的旨意,利用外交系統派遣大批特務在海外進行活動,包括在海外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法輪功政策。胡錦濤、習近平當政期間外訪時,都曾被故意攪局。此外,對於習近平在國際重大場合的言論,中共外交部則時常唱反調。

因此,整肅外交系統已是當務之急。今年2月,美國彭博社報道稱,北京已下令對外交部進行徹底改革,在審查外貿交易、監督基建項目以及管理國外貸款時「用一個聲音說話」。而當選國家副主席的王岐山被傳將主要負責外事,也是在印證習王力圖打造一個新的外交架構。

如今習近平再度將「要聽中南海的話」放在首位,強調「外交是國家意志的集中體現,必須堅持外交大權在中央」,亦是在傳遞同樣信息,即警告外交部和駐外使領館人員以及相關人員,不可自行其事,必須與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而其它部門、機構也要加強配合,確保中央指令得以執行。

不過,外交要「積極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打造更加完善的全球夥伴關係網絡」,似乎表明北京仍想輸出自身的治理思想,在國際社會獲得話語主導權,問題是與西方價值觀格格不入的中共,在對海外政治、經濟、意識形態方面的輸出、滲透已日漸被西方國家的情況下,會如願以償嗎?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在講話中還首次提出了「外交三觀」,即「正確的歷史觀、大局觀、角色觀」。根據其表述,北京對外交往要「放眼長遠,不能逆潮流而動」,要避免「在國際亂象中迷失方向,捨本逐末」,要清楚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地位和作用,到底有幾斤幾兩。

筆者並不清楚北京眼中的歷史大潮究竟是甚麼,但從當今世界觀之,走向自由、民主、開放的社會是歷史大趨勢,實行公平、公正、互利的貿易是歷史大趨勢。如果北京高層放眼未來,而知曉不可逆這個歷史潮流而動,那麼,北京就應走向全面開放,就應在中美貿易戰中正視自身的問題,並基於對人民福祉的考慮,順勢而為,使中國社會發生前所未有的改變。

同理,北京所言的不在國際亂象中「迷失方向,捨本逐末」,要看迷失的是甚麼方向。如果是追隨歷史大潮,那就是順天意而動;如果逆潮流而動,繼續走馬克思主義邪路,那麼後果相當嚴重。

在筆者看來,「外交三觀」還暗含了對此前北京相關部門中美關係應對失當的批評。此前,中共宣傳部門高調宣傳的「厲害了我的國」,高調宣揚的中共對外大戰略,高調展示的中共所謂的軍事、經濟實力,以及外交部、商務部、宣傳部等對美國的口不擇言的叫囂,對美國及新任總統的抨擊、諷刺等,都讓國際社會看到了一個不可一世、不自量力、正躊躇滿志想要在世界舞台奪取話語權的共產黨怪物的形象。

無疑,有識之士都意識到,一旦這樣的怪物掌控世界,將對世界造成怎樣的危害。是以美國上下、兩黨都統一了認識,支持特朗普總統對中共採取強硬政策。而在這個問題上,西方絕大多數國家也站在了美國一邊。

正是意識到了這樣的危機,「外交三觀」為未來中共外交定的基調是要清楚自己的定位。換言之,未來在中美關係中,中共宣傳部門、外交部、商務部將改換做法,降低調門。而近期中共媒體已出現了這樣的轉向。

具體到如何處理大國關係和其它外交關係,自然也包括中美關係在內,習近平給大國關係定的基調是:要運籌好,要總體穩定,要均衡發展。筆者對此的解讀是:北京重視中美關係,希望保持總體穩定,但偶爾的「摩擦」也是不可避免的。也因此,北京不單一發展中美關係,也要發展與其它大國關係,比如中俄關係,暗含與美國抗衡之意。

有意思的是,在講話中,北京最高層再次提到:「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而此前2015年中共官媒在發文解讀「十三五」規劃建議文件時,曾明確提到「如今的中國,就處在不得不調整的歷史關頭上」,大陸學者、時評人士等也稱「中國大陸正處於巨變時代,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等。的確,世界在變,美國在變,中國也在變,而把握變局方向、肩負重責的各國領導人將把世界帶向何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