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決定限制中國公司在美國多個行業進行投資和收購,包括從航空航天到機器人等領域,以及限制對華技術出口。特朗普或動用上世紀70年代通過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限制中資。

據《金融時報》6月24日報道,這是在不斷升級的貿易衝突中,美國政府的新武器。專家表示,此舉可能會給美國和中國之間經濟關係帶來長期後果,標誌著美國數十年來投資制度的重大變化。

因為擔心知識產權被盜,以及中共強制技術轉讓,來自中國境內對美國的投資將受到一系列限制,特朗普總統已經下令美國財政部本周發佈新規。此舉旨在迫使北京在知識產權問題上進行改變。

「總統明確表示希望保護美國科技」

白宮此前表示,特朗普政府預計還將在6月30日前公佈對中國在美國科技領域投資的限制新規,以及收緊對華科技技術出口。

知情人士表示,投資措施的確切範圍是最近幾天特朗普政府內部討論的主題。目前尚不清楚限制措施的生效速度,以及是否適用於風險投資基金。

商務部長羅斯周日在給《華爾街日報》的一份聲明中說:「總統明確表示希望保護美國科技。所有可能更好地保護美國技術的措施,包括潛在的出口管制變化,正在審查中。」

華日報道說,現有的美中合資企業將不能再投資先進的美國技術。雖然美國政府主要是針對國有中國公司,但投資槓桿不會區分國有或中國的私營企業,因為美國政府認為中共政府對所有的中國公司都施加了巨大的影響。

為了確保某些美國技術不通過貿易方式流向中國,美國政府還將限制和「中國製造2025」相關的技術出口。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正在就如何實施這一做法提出政策建議。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定期審查技術。

援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

報道說,特朗普政府可能會援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該法案允許美國總統在國家經濟緊急情況下擁有廣泛權力,總統可能會宣佈這一緊急狀態。IEEPA可追溯到20世紀70年代,過去主要用於針對北韓和伊朗等國家實施制裁。

據美國官員和有關參與討論人士對《金融時報》透露,美國政府決定限制中資收購或投資中共「中國製造2025」所列戰略行業的美國企業,其中包括航空航天、人工智能、機器人技術、醫療設備和鐵路等領域。

一名政府官員6月20日曾向POLITICO網站透露,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推出一項新措施,限制中國公司對1,000多家美國公司進行投資。這些美國公司擁有的技術或所處的行業對美國國家安全至關重要。

美國政府官員認為,限制是必要的,因為美國正在與中共在關鍵技術領域展開關乎生死存亡的創新戰,這將決定全球兩大經濟體的未來。

白宮高級貿易顧問納瓦羅上周表示:「中國(中共)已經瞄準美國未來的行業,特朗普總統比任何人都明白,如果中國(中共)成功抓住這些未來的新興產業,美國將沒有經濟前景,國家安全將受到嚴重影響。」

美國官員長期以來一直指責中共盜竊知識產權,且給美國經濟收入造成數千億美元的損失,令美國企業喪失大量工作。

其它限制中資的舉措

此外,美國政府也正在考慮建立一個與財政下屬的「外國投資美國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簡稱CFIUS)平行的獨立機制。據熟悉情況的管理層內外人士透露,鷹派已經贏得內部辯論。

財政部也在支持國會擴大「外國投資美國委員會」權力的法案,同時也在考慮對中國企業施加更嚴格的投資條件,包括CFIUS審核投資案件時所考慮的國家安全問題。

保守派機構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美中經濟關係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政府瞄準中共在關鍵技術領域的投資是正確的。但如果政府選擇單方面採取行動,繞過或取代立法機構改革CFIUS,可能在國會面臨推遲。

在美國貿易代表(USTR)完成301調查並確認中共當局涉及以強制技術轉讓等方式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後,特朗普總統於3月22日簽署行政備忘錄,指示USTR及財政部採取反制措施,包括提高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至少25%、在世界貿易組織(WTO)控告中共,以及限制中國企業在美國的投資。

6月15日,特朗普宣佈將對5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中共當局立即表示用關稅方式對等報復。史劍道認為,中共當局採取針鋒相對的關稅報復措施是不明智的。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中共)採取任何可能導致美中貿易逆差增加的行動將是一個錯誤,因為它會迫使特朗普總統採取進一步的報復。」

史劍道認為,中國(中共)提出購買更多美國產品來縮小美中貿易逆差的提議過於模糊。他說,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也是為甚麼特朗普決定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