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上海市教育出版社擅作主張將滬教版二年級第二學期語文課本,《打碗碗花》一文中的「外婆」改為「姥姥」,引發輿論爭議,文章原作者表示,對修改一事並不知情。

6月22日,作者李天芳對《新京報》說,沒有收到出版社關於文章改動的說明。

據李天芳表示,這篇文章寫於1980年春天,內容是她親身的經歷,首發在天津出版社的月刊上,因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隨後被選入全國統一教材使用了很多年。

李天芳說:「但上海教育出版社一直沒有跟我聯繫過,更不要說對我的內容進行了修改。」

李天芳指,作者的權益應該得到保障,但出版社沒有尊重作者,作出的回覆也沒有認識到問題的本質。

而課本的出版方上海市教育出版社稱,更改是為落實該學段識字教學任務的需要。但對於擅自修改一事沒有公開作出回應。

《打碗碗花》一文中的「外婆」被改為「姥姥」,引發輿論爭議。(微博擷圖)
《打碗碗花》一文中的「外婆」被改為「姥姥」,引發輿論爭議。(微博擷圖)

文中的「外婆」已被改成「姥姥」。(微博擷圖)
文中的「外婆」已被改成「姥姥」。(微博擷圖)

事件是由一名家長在網絡上曝料引發。

近日,有家長爆料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二年級第二學期語文課本(試用本)中《打碗碗花》原文中的「外婆」被改成了「姥姥」,另一篇《馬鳴加的新書包》一文中也有同樣的更改。

對於網絡的一片質疑聲,上海市教委回應,稱「姥姥」是普通話詞彙,指「外祖母」,一般是在口語中使用較多。「外婆」、「外公」屬於方言。

對此,北京師範大學社會學院人類學民俗學系主任蕭放表示,是否應該用「姥姥」替換「外婆」,需要結合每篇文章鄉土文化語境、描寫對象的情景來考慮,不能一概而論。

大量網民炮轟出上海教委是不懂裝懂,禍害兒童。

有評論認為,豐富的中華文化和文字,到中共這兒,又是簡化,又是統一,被它搞的一塌糊塗。其實中共官員很無聊,但又要擺出權威的架子,它們自己非常孤陋寡聞,但還要甚麼都管,改來改去,竟做些毫無意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