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美國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巴黎協定、TPP等國際組織和協定後,6月18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和國務卿蓬佩奧在會見記者時,宣佈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稱退出原因是「長期以來,人權理事會一直保護人權踐踏者,充滿政治偏見」。黑利並指理事會成員如委內瑞拉、中國、古巴等有「對最基本權利的令人髮指的踐踏」。而蓬佩奧則批評人權理事會「無恥地虛偽」。

黑利和蓬佩奧之語一語中的。就拿中國來說,犯下了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殘殺自己國民的中共連續幾年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就很說明問題,而一直以來,人權理事會對其罪惡卻置若罔聞,說其「虛偽」並不為過。

就在美國宣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後不久,6月20日,來自世界各地的幾千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盛頓DC的國會山前集會,要求解體中共、停止迫害、法辦江澤民。當天美國國會28位參議員、眾議員致信聲援法輪功學員,並有數名議員到現場支持。

賓州國會眾議員Keith Rothfus在現場發言中談到美國政府在2010年譴責了中共迫害,這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是「我們必須做更多」。

「哈德森研究所」宗教自由中心主任Nina Shea在集會發言中指出:「這是發生在中國和世界上的、最嚴重的人權侵犯行為之一。我認為美國政府除了跟中共進行貿易對話、安全和防務對話之外,我們還有另一個重要利益,那就是宗教自由。宗教自由是特朗普政府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的一部份⋯⋯這(迫害)必須停止,我們必須繼續把這個問題擺在國會面前、擺在美國政府面前,擺在世界面前。」

的確,面對強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在過去的十多年中,作為世界頭號強國的美國政府做的遠遠不夠,而這與美國的立國之本顯然是格格不入。追隨著美國,眾多西方政府也對此選擇了沉默,即便偶有提及,也多是在私下進行或力度不夠,這自然也讓西方民主國家所一向倡導的人權理念黯然失色。

特朗普就任總統後,基於對中共清晰的認識,除了在對中共的貿易等問題上採取了極限施壓外,在人權領域同樣展現了其強硬的姿態。如去年4月初,特朗普在會見習近平時,曾涉及人權議題。4月22日,特朗普致信國會,承諾將大力支持旨在打擊全球人權侵犯者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

4月26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發佈2017年度最新報告,中國再次被列入宗教自由侵犯的特別關注國,法輪功問題,包括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被提及。

而在去年12月21日,特朗普發佈行政令,列出了全球13名嚴重人權侵犯者和腐敗者,其中現任北京警察學院黨委書記、原北京市公安局分局局長高岩,因迫害並致死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而名列其中。

今年5月29日,在美國國務院發佈的2017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中國再次被列為「特別關注國」。報告中亦關注了法輪功、基督教等信仰團體受迫害的情況。該報告中文版還首次出現在美國駐中國大使館、領事館的網頁上,讓中國人清晰地看到了中共迫害的殘酷,在人權領域的劣跡斑斑。這樣的舉措既向北京傳遞了非常明確的信息,同時也表明美國政府的行動在進行時。

而在《報告》發佈的同一天的國務院新聞發佈會上,國務卿蓬佩奧也是前所未有地表態:「宗教自由流淌在美國人的血液中。正如前總統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所寫的『良心是所有財產中最為神聖的』。」「促進宗教自由,是特朗普政府的優先事項。」

值得關注的是,蓬佩奧還提及,美國國務院將於今年7月25日和26日首次主辦外交部長級會議以推進宗教自由。他表示:「這個會議將讓我們有機會開創新局面,而不是簡單的小組討論。美國不會對侵犯國際宗教自由問題袖手旁觀。」

美國國務院選擇這個日期召開會議,在筆者看來是有深意的。因為正是在1999年7月20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慘無人道的迫害。在19年後相近的日期召開這樣的會議,發出這樣的信息,表明特朗普政府的確不希望再延續以往美國政府「袖手旁觀」的政策。

毫無疑問,既然是外交部長級會議,那麼參會的不少國家應是西方發達國家的外交部長或副部長。而這個外交部長級會議不尋常之處在於,其核心議題是「推進宗教自由」,其將很可能「開創新局面」的潛台詞是,這些國家將在美國的倡議下,針對當今世界人權最為惡劣、犯下滔天罪行的中共採取某種統一公開行動。

據大紀元近日報道,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在支持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時,曾提到美國國務院每年都舉辦一個外交部長會議。該組織約涵蓋60個國家,順利運作了好幾年。在他看來美國不論是另創人權組織,甚至另創聯合國,「雛形都已經有了」。

也就是說,美國政府已經看到了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討論譴責中共事宜,必然受到中共的竭力阻撓,因此拋開中共,另闢蹊徑,同樣可以與擁有共同價值觀的盟國在「推進宗教自由」方面,尤其是在譴責、制裁中共方面,達到不同以往的效果。是以,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走了一步好棋。

美國國務院擬召開的這次外交部長級會議,對中共當局來說應該說是一個噩夢。試想,當滿世界宣揚「厲害的國」的中共,被眾多西方政府公開將醜行曝光,會是甚麼滋味?一直不想為迫害背黑鍋的中南海高層還要放過迫害元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