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佈報告指出,中共不惜花重金在海外擴展影響力,每年相關的經費達到了約650億人民幣。

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6月20日就其最新發佈的報告《中共對外干預活動: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該如何應對》舉行研討會,討論中共在西方國家的滲透活動,並提出一攬子的全球應對計劃建議。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普萊斯納(Jonas Parello-Plesner)在長達50多頁的報告中寫到,中共在全球的統戰機制一個巴掌拍不響,各國利益集團在不同程度上也助長了中共的滲透行動。

報告指出,中共統戰機制結合了間諜活動、秘密行動和尋求影響力三個方面。除了孔子學院、《中國日報》、中國環球電視網等海外宣傳工具,中共還在這些西方國家進行「滲透性」干預,這樣的干預有三大特點:隱蔽性、腐敗性和強制性。

報告稱,中共最大的野心就是延續統治,希望通過改變民主國家對中共的思考和言論,使國內外不滿和負面的聲音消失,擁有一個讓自己感到安心的國際環境。它施加影響的目標包括著名的政治家和商人、學者、大學生和公眾。中共利用金錢而非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作為施加影響力的資本,藉助西方推動者(Western Enabler),即那些樂於同共產黨合作的西方人的幫助,創造一種長期寄生關係。

中共統戰策略的效果在澳洲和新西蘭得以公開展示,這兩個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媒體和商業生活已經遭到中共統戰機制的刺穿,導致北京幾乎完全接管了兩國的中文媒體。

報告舉例說,一名前中共軍隊間諜培訓師(楊健,Jian Yang)成為了新西蘭議會議員,為他所在的國家黨獲得中共獻金。2017年,一名澳洲華裔參議員(王振亞,Dio Wang)被曝光在支持中共南海政策的同時也被發現擁有可疑的資金來源。

在澳洲,兩個主要政黨都通過中共統一戰線獲得了資金支持。兩國的學術自由都受到壓力。中共的目標是迫使兩國逐漸擺脫與美國的聯盟關係,並控制有關中共的公開辯論。如果兩國重新調整對美國和西方的政治依附關係,這對中共將是一個重大勝利。

在美國,中共施加干涉和影響力行動的對象是政治家、商人、學術界、媒體和僑民社區。早在1996年,中共就干預過美國總統和國會選舉。中共的統戰資金也進入了思想領域,影響著智庫、學術界、報紙和其它媒體。

美國的地緣戰略力量被中共認為是最大的威脅,中共發動的長期影響和干預活動的目標是抑制美國的自由力量,限制和空洞化美國關於中共的討論。中共體系排斥諸如言論自由、個人權利和學術自由等自由主義價值觀。

中共干涉和影響力行動針對的是民主制度中的脆弱性,利用當地政治、媒體、學術和商界的管理漏洞逐個擊破,利用金錢的誘惑對這些領域進行有效滲透。例如澳洲和新西蘭缺乏嚴格的政治競選資金法規。中共孔子學院在全球範圍內為教育機構提供中國研究,因為缺乏其它獨立資助來源,這種手段很有吸引力。西方媒體由於資金匱乏,似乎越來越願意接受來源可疑的收入。著名的新聞媒體甚至有意出版中共宣傳品,儘管是以廣告形式。一些退休的西方政治家受到中共收買,樂於幫忙推銷中共方案。

民主國家曾經希望輸出自由主義的價值觀,幫助中國建立公民社會。現在它們需要在自己國家裏保衛這些價值觀,免受中共獨裁和腐敗的影響。

報告中建議,國際上民主政府合作建立「民主國家統一戰線」來探討對策。例如為全球媒體和教育提供更多的資金,為僑民社區提供不受北京控制的新聞,並通過獲得更多獨立的中文和中國研究經費來抵消孔子學院的吸引力。

報告總結說,美國公民和其它民主國家公民需要親自投資保護他們的傳統,而不是出賣它,才能真正地長期迎戰中共專制的干涉和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