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大陸股市備受關注的CDR(中國存託憑證)第一股智能手機製造商小米科技,周二(19日)宣布延後發行CDR,中共證監會當局也回應稱,尊重小米集團的選擇,並取消小米發行CDR申報文件的審核。

市場人士表示,中共證監會想推動CDR,需要挑個好的案例當做首家CDR企業,最終選擇小米,但整個決策時間非常短。據稱,小米和中共證監會雙方是經過溝通,最後才做出這個選擇。「這個CDR上市案,大家都要『顧全大局』」。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太多的籌備可能會搞砸一場派對。小米首次公開發行(IPO)本應獲得極高的估值,並成為境內資本市場的一個範例。然而,其在境內上市的計畫已被推遲,1,000億美元的目標估值也已減半。這讓小米和中共證券監管機構都很尷尬。

北京當局希望展示一項新計畫,讓境外上市的科技集團在境內上市。然而,中國存託憑證(CDR)的規則過於繁瑣。且企業與監管機構的目標很少吻合。

理論上,中國的科技集團歡迎這些改革。如果允許中國的散戶投資者通過CDR投資境外上市企業,那就等於默許這些不透明的結構。對初創企業而言,在中國境內上市是一條新的融資途徑。其額外好處是,中國IPO後的市場估值往往比其它地方高。任何放寬大陸上市規則的措施,都對企業家有利,特別是小米等正在虧損的企業。

不過,該報道說,控制CDR並試圖保護境內投資者,與企業儘可能多地籌集資金的目標是有抵觸的。小米可以推進在香港上市的計畫。其原本打算在大陸籌資50億美元的計畫將會落空。

小米還必須向投資者們解釋,當局為何對其宣布的估值感到不滿。如果小米日後再考慮CDR(屆時其在香港上市股票的價格已經確立),它很可能不得不降低目標以安撫監管機構。

報道評論說,這場爭議不僅對小米來說意義重大,對百度、阿里巴巴及騰訊等公司也是如此。這些企業都宣布了在境內上市的計畫,現在可能要三思而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