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德國基民盟(CDU)和基社盟(CSU)這兩個姐妹黨因難民政策發生前所未有的分歧。基社盟內政部長主張,更多地在邊境上拒絕不符合難民條件的申請者入境;基民盟籍總理默克爾則表示反對,她主張在歐洲範圍尋求解決方案。

聯盟黨面臨「嚴峻考驗」

自從2015年以來,默克爾對難民的開門政策導致100萬難民湧入德國。雖然過去兩年,抵達德國的難民數量大幅減少,但是德國每個月仍然有一萬多名新難民註冊。

默克爾的這個開門決定據信導致右翼政黨、德國選項黨(AfD)的支持者飆升。在2017年聯邦選舉之後,AfD成為德國第三大黨,在聯邦議院贏得94個席位。

內政部長西霍夫(Horst Seehofer)則主張,拒絕那些已經在其它歐洲國家註冊的難民入境,而且打算阻止難民申請已經被拒的人返回德國。

默克爾擔憂,這樣的行動可能增加意大利、希臘和西班牙等國的負擔,她擔憂德國的單獨行動可能進一步分裂歐盟。她表示,德國不應該單方面採取行動保護德國邊界和遣返難民,她將在未來兩周內與歐盟一些國家達成雙邊協議。

默克爾說:「就個人而言,我認為那些非法移民是歐盟面臨的一個挑戰,所以我相信,我們不應該單方面行動,我們不應該在沒有協調的情況下行動,我們不應該以增加第三方負擔的方式行動。」

雖然默克爾希望在6月末的歐盟峰會上達成雙邊協議,但是基社盟認為,歐盟解決方案已經失敗,現在是德國單獨行動的時候了。

有分析認為,如果默克爾退讓,會削弱她的聯盟政府及她本人所屬的基民盟的權威,最終導致其組閣的聯盟政府解散。

聯邦立法議會議員基社盟領導人多布林特(Alexander Dobrindt)在柏林向媒體表示:「我們面臨的局面非常嚴峻。」

不少觀察家分析認為,難民政策的分歧削弱了兩黨的力量,爭執的結果很可能是兩敗俱傷。一項民調顯示,德國選民對聯盟黨整體,即基民盟和基社盟的信任度在下降。

默克爾7月1日很難達成歐盟一致

儘管與西霍夫因為分歧發生爭執,但默克爾認為,這並不意味著她的聯合政府已走到盡頭。她說:「我希望我們在移民問題方面繼續合作。」

6月18日,雙方再次開會討論,最終基社盟以退為進表示,不會立即全面施行拒絕難民入境的措施,而是逐步落實這一措施。

同時,基社盟給默克爾提出了最後通牒:7月1日以前必須找出解決問題的歐盟方案。

而且基社盟表示,不會等到歐盟峰會後再行動,立即就逐步落實該黨的政策:從即刻起,已經被拒再次進入德國的外國人不得入境。

面對記者的提問,假設歐盟不能如期達成妥協,默克爾會怎麼辦。她說:「我從來不回答這種假設性的問題。」

有觀察家分析,默克爾面臨非常艱鉅的任務,因為歐盟各國達成一致的幾率很低。默克爾在歐盟可能的盟友包括法國、奧地利、西班牙,但匈牙利、波蘭等東歐國家從一開始就反對默克爾的難民配額方案。如今,默克爾的對立面又多了一個意大利。

6月18日,意大利新任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與默克爾在柏林會晤。這個剛剛上任的政府已經表明,將遵循自己的難民政策,具體措施今年秋天才公佈。不過,意大利新政府內政部長持反難民立場,他與法國國民聯盟領袖勒龐(Marine Le Pen)是盟友。在選戰時他就明確表示,將利用一切機會反對默克爾,反對德國,反對歐盟。

德國每月平均抓捕100名非法入境者

德國《圖片報》引用聯邦警察的數據稱,從2017年1月以來,每天邊境上至少有三起案例,每個月平均抓捕100名非法入境者。這些人或者已經明確被拒進入德國,或者根本不能踏入申根區。

如果算上已經在其它歐盟國家辦理了難民登記手續的外國人,本應被拒入境的人數將更多。

據歐盟指紋數據庫的數據,2017年,德國本應該拒絕放入4.9萬人,因為他們都已經在其它歐盟國家辦理了難民申請手續。

據報道,這些人中的約2.6萬人從意大利轉入德國;1.8萬人來自希臘;約2000人從匈牙利過來。

按照歐盟的都柏林協議,難民應該在踏入歐盟的第一個國家辦理庇護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