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當局要求南韓LGD中國以技術等條件交換其廣州合資建廠的准批。目前,該廠房已興建8個多月、投資數千億韓圜。分析指出,中國不是法治國家,跟中共往來這是必然的下場,最好的辦法還是遠離中共。

南韓(LGD)樂金顯示有限公司在中國設廠過程一波三折。

綜合媒體報道,中共當局以批准LG Display廣州工廠為籌碼,要求其:一、轉移OLED製造技術;二、建設OLED研發中心;三、零部件材料從當地採購,宣稱,此為保護大陸相關企業。LGD表示難以接受這三項條件。有輿論說中共這是釜底抽薪。

LG Display計劃投資7.4萬億韓圜(約440億人民幣)在廣州建設8.5代OLED工廠,預計明年下半年竣工。其註冊資金約157億人民幣,LGD將持股70%,中國廣州凱得科技持股30%。但正在審批LG Display建設廣州廠的中共發改委下屬機構人員中,有中國面板大廠京東方的高層,強烈反對LG Display在廣州設廠。

分析:典型的強迫技術轉讓

獨立政經分析人士秦鵬向本報分析,依WTO規則,中共提出的前兩條要求是不被允許的。設廠之初在溝通、決策之前中共就應該提出。「在建設到一半時突然要求,性質上是很典型的強迫技術轉讓問題。這種流氓做法只有中共才幹得出來。」

「前兩項要求都涉及技術獲取乃至竊取的問題,長期來說相當於要LG的命。這叫飲鴆止渴,短期內LG可能獲得市場、掙了錢;長期的競爭力,核心技術很可能被轉讓或因竊取而流失掉,企業能力很可能會慢慢被在中國的競爭對手取代。」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維邦對本報表示,中國根本不是個法治的國家,中共不遵守企業合同的記錄向來太多太多,等外商投錢下去,它就開始出問題。早期台商中小企業憑著一技之長在大陸設廠生產。「開始的時候大陸都沒有相關技術,尤其是consumer product(消費品)生產技術。」

「台商去開工廠之後,有的就會被威脅說:『你漏稅。』然後台灣工廠的總經理、廠長連夜趕回台灣,都是鎩羽而歸,整個工廠等於是送給它們。這種事情發生之後,外國公司沒有抵抗能力;不是法治國家跟它往來,這是必然的下場。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遠離大陸。」

「到中國去生產就保不住技術」

高維邦舉例說,南韓三星過去就跟中國公司合資做LCD液晶面板,貪圖中國的市場大,又是大股東。「但失去技術的話,長遠也會失去市場,這是中共蓄意的。」

據陸媒去年底報道,中國多家顯示面板公司近年來蓬勃發展,加上中共當局補助新型顯示技術開發令韓商有危機感,紛紛轉向OLED,關閉LCD產線。三星Display三年內連續關閉一座7代線面板廠與兩座5代線面板帶,在南韓建設兩座大規模OLED面板廠。今年,其更出資88億美元擴大產能,把原有液晶生產線改造為OLED面板生產線。

事實上,南韓政府去年12月26日才有條件批准LG這項對大陸的投資。要求:一、提高材料及設備的「國產」比率。……比率約在70%;二、……LG公司需要與南韓政府共同組建安全對策小組,每六個月檢驗一次中國工廠的技術保密狀況;三、新一代大型OLED技術需在南韓國內研究開發,相關設備也需在南韓進行生產。

高維邦分析,如果南韓政府出手對中共施壓,中共也會非常有彈性,壓力達到某種程度它會稱「是誤會一場」。「然後時間久了,最後慢慢還是會被中共吃掉。如果再用國家的錢來補助,它又獲得這種技術,它外銷幾乎沒有競爭對象。總結一句,到中國去生產就保不住技術,不管中共做任何的承諾都沒有用。」

「特朗普總統已經多次提出反對強迫外國公司技術轉移給中共。當然就是因為特朗普覺醒,所以才會這麼嚴厲地對中共出手,尤其加(500億)關稅的事、防止它以非法手段掠取別人的技術,提出警告。(LGD)這事發生後,也許南韓整體會覺醒吧。」高維邦說。

秦鵬分析,美國的施壓會使中共減少對美企這樣做,但完全杜絕未必能做到。

6月1日,歐盟委員會發佈聲明,說已在WTO針對中共破壞歐洲公司的智慧財產權啟動法律程序。秦鵬認為,若其它國家後續也跟進,或對中共起到某種程度的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