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升溫,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6月18日)宣佈再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後,中方面臨史無前例的經貿挑戰,包括無法再用等價實物予以回擊,中國股市暴跌等。

此外,美國再加碼2000億使得本以受中國飆升債務水平拖累的中共更加陷入困境。

特朗普周一在聲明中表示,美國上周五宣佈徵稅計劃,是為了促使中國(中共)改變301條款中有關其技術和創新方面的不公平做法。這也是實現美國與中國貿易關係平衡的第一步。然而不幸的是,中方已決定對價值500億美元的美國出口商品加徵關稅。中國(中共)顯然無意改變其在獲取美國知識產權和技術方面的不公平做法,不但不改變這些做法,反而威脅無辜的美國公司、工人和農民。

他因此宣佈將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並指中方若繼續反擊,美國將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追加額外關稅。

對中共一貫強硬的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周二表示,兩國為解決貿易糾紛曾進行多輪談判,但沒有進展,美國唯有以關稅捍衞自身利益。但他補充,美方的電話熱線一直保持開放。

納瓦羅表示,現實是,(中美)對話只是紙上談兵,特朗普總統採取行動,亦有必要保護美國科技與知識產權,防止中共進行盜竊。若發生任何貿易戰,中共都會輸得更多。納瓦羅再次指責中共的「掠奪性」貿易政策。

中共無法再用等價實物回擊

中美貿易衝突激增使得中國股市周二(6月19日)大幅受挫,中國的上證指數收盤跌3.78%,盤中跌幅一度超過4%,深證成指收盤下跌5.31%,滬深股市雙雙暴跌,超過1300隻股票跌停,跌穿3,000點。

《華爾街日報》稱,由於中國正在面臨不斷增強的逆風,與美國的貿易衝突令中共陷入困難時期。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國的近期經濟增長正在減弱,從投資和家庭消費的疲軟到公司違約的增加。經濟學家認為,企業和地方政府債務水平飆升可能拖累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解決債務問題已經成為中共的優先事項。

路透社稱,根據美國的數據,特朗普最新宣佈的2000億,其規模使得中方無法用等價實物的方式予以回應。因為這個2000億要比美國去年從中國進口商品總價多出大約700億美元。

美國數據顯示,中國去年從美國進口1298.9億美元的商品,而美國去年從中國進口商品額為5054.7億美元。

因此,即使美國徵收3000億美元或甚至4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北京方面只能對總計1000多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稅。

路透社報道,中國人民銀行(又稱央行)周二通過其中期借貸便利(MLF)機制意外對金融機構挹注了人民幣2,000億元(相當於310億美元)的資金,均為一年期,利率持平3.3%。此舉凸顯與美國貿易戰的擔憂。

此外,人民銀行周二還實施了700億元7天、200億元14天、100億元28天逆回購,加上周二有500億元7天逆回購到期,總計淨投放500億。

華僑銀行(OCBC Bank)大中華研究部主管湯米・謝(Tommy Xie)認為,人民銀行的這一舉動是應對中美貿易衝突的潛在影響。美國提出的這2000億,中方顯然無法與之匹敵。

湯米・謝表示,在信用違約風險上揚、經濟成長趨緩、貿易戰的背景環境下,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可能會變得更具刺激性。

澳新銀行駐上海的市場經濟學家大衛・曲表示,由於企業融資成本上升,暫停債券,中央銀行確實面臨著流動性方面的壓力。

中美是否已經進入貿易戰

美媒CNBC稱,最新發展事態引發外界擔憂,華盛頓和北京是否已經進入全面貿易戰。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常駐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貿易戰會影響涉事國家的全面經濟,並不只是幾個行業。

前美國駐中國大使馬克斯克・鮑卡斯(Max Baucus)表示,如果雙方提出的關稅開始付諸實施,屆時將會是貿易戰。

特朗普最新宣佈的額外2000億美元雖然增加貿易緊張局勢,但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理查德・麥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說:「我們還沒到(貿易戰)那個地步」。

但亞洲貿易中心創始人兼執行董事德博拉・埃爾姆斯(Deborah Elms)認為,目前已經發生貿易戰。

投資大腕:投資人不應對中美貿易衝突過度反應

CNBC稱,貝蘭克梵(Lloyd Blankfein)、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鍾斯(Paul Tudor Jones)等全球最成功的大投資家並不擔心中美貿易戰。他們認為,投資人不應該對中美之間的拉鋸式貿易衝突進行過度的反應。

他們預測,這兩大經濟體在經過幾次的短期衝突後,最終將會達成一個令人滿意的協議。

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行政總裁貝蘭克梵(Lloyd Blankfein)周二表示,中美貿易衝突不會導致經濟崩潰。他認為,目前的表現是「談判模式的一部份」。兩個國家將會找到一個可以接受的協議。

上個月,億萬富翁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對中美貿易可以避免發生嚴重貿易衝突表示樂觀。

知名對沖基金經理鍾斯(Paul Tudor Jones)也認為要從長遠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