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美國特朗普政府宣佈對來自中國的500億美元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中美貿易衝突進一步升級。特朗普對華徵稅的決定獲得了國內包括民主黨領袖的支持,強調中共以間諜活動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情況必須改變。外媒形容,中國現有經濟結構跟美國迥異,威脅美國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特朗普宣佈對華徵稅,相當於打破幾十年來美國對中共採取的政策。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周五(6月15日)在總統授權下、公佈301關稅最終清單,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而引發美國此一行動的主要原因,是中共嚴重盜竊美國知識產權。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發佈了一份包含1,102個產品的關稅清單,這些產品將被徵收25%關稅。這份清單重點是受益於「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工業領域的產品。航空、信息和通訊技術、機器人、工業機械和汽車行業可能將受影響。但是手機和電視機等美國消費產品不會受影響。

數小時後,中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連夜出台對50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公告,除效仿美國、採取同樣的分組徵稅方式外,徵稅對象在金額和生效日期上也全部相同。同時,宣佈之前的三次中美貿易談判達成的經貿成果失效。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此次關稅決定,似乎是特朗普實施他的「美國優先」戰略迄今以來最大膽的步驟。在這個策略下,特朗普承諾縮減貿易逆差8,110億美元,讓製造業就業回流。

特朗普宣佈對華徵稅,相當於激烈打破幾十年來美國兩黨採取的經濟融合政策。

自從九十年代中共進入世界貿易系統以來,跨國公司越來越依賴中國工廠。在過去十年,美中雙向貿易增加了三分之二,達到每年7,000億美元。

美料嚴控對華技術出口

有其它跡象顯示,美、中未來可能不會像過去那樣聯繫緊密。

特朗普政府預計在6月30日將公佈新措施,限制中共對美國科技行業投資。中共回應說,在美國啟動關稅的同一天對美國貨物採取同樣的報復措施。

特朗普政府官員說,對華關稅對於逼迫中共改變國家主導的、不利於私人公司的經濟體系是必要的。過去幾年,華盛頓一直努力勸說北京減少政府在關鍵行業角色、去除對外國公司特殊要求。

「我們有兩個系統,在中共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之後,它們本來應該匯合成兩個市場經濟體。但是結果我們得到的是一個更大的中國非市場經濟體。這個經濟體跟美國的結構不同,威脅美國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一名美國高級官員闡述總統的想法說。

美少數黨領袖讚對華關稅「中共傷害每個人」

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arles Schumer)當地時間周日(6月17日)稱讚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徵關稅的決定,稱認同他徵稅的理由,「中共完全在佔美國的便宜。他們使用網絡間諜方式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

舒默在接受電台採訪的時候說:「他們不僅僅盜竊我們的知識產權,而且將我們的公司排除在外,還說,你們可以在中國出售你們美國產品的唯一辦法……是把技術和知識產權交給我們。」

舒默雖然常常批評特朗普,但是一向支持特朗普的對華強硬政策。舒默說,他幾個星期之前打電話給特朗普,敦促他實施對華關稅計劃。「剛開始的時候這會有一點艱難。中共將大叫。但是他們需要我們甚於我們需要他們。特朗普在這一點上是對的。我們應該保持強硬立場。所以我認為他對中國(中共)做的事情是對的。」

但舒默反對跟美國盟友打仗。他認為:「我們應該聚焦於中國(中共),他們是傷害我們的人,他們傷害每個人。如果我們對此無動於衷,那對美國將是長期的真正傷害。」

歷史性對華政策重大轉變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稱特朗普對華關稅行動是「歷史性事件」,是美國對華政策的重大轉變,試圖扭轉幾十年來美國試圖將中國拉入國際經濟秩序的做法。

納瓦羅告訴記者,中共尋求「主宰未來的工業」,並使用「歧視性、不合理的做法」強迫美國公司幫助它達成這個目的。

納瓦羅說,美國對中共的做法「再三表示擔憂」,但是美中正式對話在布殊時代和奧巴馬時代都失敗了。面對中共奪走美國200萬就業的現狀,特朗普決定採取行動。◇

分析:貿易戰不是回原點  中美經濟形勢逆轉

回顧過去可看出未來,5月以來,中美之間已進行三次貿易談判。有分析認為,表面上中美貿易談判目前一切重回原點,但從地緣政治、經濟環境等方面可以看到,中美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

一變:朝核問題暫擱置

從今年3月以來至今,中美之間的地緣政治已發生顯著變化。北韓核問題作為影響中美貿易爭端的一個因素,已暫時被擱置。

一名美國官員向路透社表示,由於美國已經與北韓建立了直接對話渠道,總統特朗普不再將中共對北韓的影響作為中美關稅之爭的考慮因素。「我們現在擁有獨立與北韓溝通的渠道了,」這名要求匿名的官員說。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認為,特金會是「美國制約中共非常好的一招,意味著它不能再把朝核問題當牌打。」這可以讓美國放開手去解決中美貿易問題。

而在特金會(12日)結束後的記者會上,特朗普也再次公開表示,必須解決美中巨額貿易赤字問題。「我別無選擇,為了我們國家,我必須這樣做。」

二變:中興問題暫解

從中興4月被美商務部實施出口限制令以來,目前中興已為其欺瞞美國政府的行為付出大代價——除再次交納巨額罰金,還有停產損失以及難以彌補的聲譽。

隨著美合規官員入駐,中興更成為中國首個國企體制、但被美國政府監督的全球科技公司。

外界認為,中興一案已樹立典型,無人敢把法律和美國政府當成「空氣」,這給外國企業,尤其中國高科技企業一個深刻教訓——「守規矩」。

而美方迫使有中共官方背景的企業瀕臨破產邊緣,數萬人險失業,已令中共感到威脅。美國科技智庫信息科技與創新基金主席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也表示,美國政府對中興的嚴格懲罰條款,是向中共政府證明了其「脆弱性以及對美國技術的依賴程度」。

用關稅回擊美國是錯誤

至於中美貿易戰的未來走勢如何?中共現在的報復性關稅會引致甚麼結果?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特朗普決定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對美國或是中國經濟並沒有多大影響,因為340億或是500億美元對於這兩大經濟體來說並不是很大的一個數字。

「問題在於這個舉動是否會導致更多的關稅。」史劍道表示,中國(共)若採取針鋒相對的關稅報復措施是不明智的。

「中共若採取任何可能導致美中貿易逆差增加的事都將是一個錯誤,因為它會迫使特朗普總統採取進一步的報復。」他說。

白宮周五的聲明中也強調說,如中共採取報復措施,美國將追加額外關稅。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美國已接近完成第二波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清單,商品價值約合1,000億美元,以備必要時應對中共的報復關稅。

美中貿易問題專家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認為:「美國與中國貿易逆差之大顯然表明,美國的關稅措施將對中國帶來更大的傷害。」

「而且,中國(共)的報復將給美國提供一個機會,減少它對向華出口促增長的依賴——這是一個本來就應該採取的政策。」

逼中共務實談判

根據中共官方近期公佈的數據,5月出口貿易以及經濟指標都出現放緩。從數據上看,中國出口額增速已從4月份的3.7%小幅下降至5月的3.2%。

全球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報告指,在全球經濟增長速度達到頂峰時,中國出口增長卻已出現下降態勢。未來即使避免中美貿易戰,隨著全球經濟放緩的勢頭,中國也不太可能保持5月的進口值增長速度。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美國6月初的就業報告和經濟數據喜人,遠超經濟學家預測。根據亞特蘭大聯儲最新預測,美國今年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率達4.6%,同時5月失業率再從4月份的3.9%下降0.1個百分點,創下18年來新低點。通貨膨脹率徘徊在2%以下,商業和消費者信心強勁。

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的報告說,美國是現在全球經濟增長最快速的工業化國家。

外界認為,當中、美兩大經濟體開始出現一上一下,貿易緊張關係就會處於微妙的關頭。在特朗普政府推動美國經濟新一輪走熱,中國國內的財政支出和信貸調控卻進一步惡化,加上出口受阻,這多重因素都在迫使中共更加「務實」地參與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