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近日達成中興和解協議,給中興帶來復興的一絲希望。然而,分析指出,和解協議恐不會讓中興很快結束惡夢。

一方面是美國國會希望阻止中興的和解協議;另一方面,在中、美貿易衝突不斷升溫之際,前方仍有一場暴風雨在等待。使中興的未來會更加不確定,擺脫破產風險仍存變數。

和解協議後 中興仍在危險區

中、美近日就中興事件達成協議,中興同意接受10億美元的罰款,外加4億美元的保證金,還要進行高層改組以及允許美國方面指定特別小組負責在接下十年內對中興的監察,藉此換取美方解除其與美國供應商來往的禁令,保住一線生機。

美國專業電信行業媒體Light Reading認為,這個協議雖然讓中興有機會重新獲得來自美國供應商的重要零部件供應,但履行這個協議上的規定,對中興來說比較難。這些條款本身足以令投資者擔憂。具體可從以下幾個方面看:

支付巨額罰款 對中興來說不是輕鬆事

中興在未來兩個月必須要支付的10億美元的罰款和4億美元的保證金,比中興去年的淨利潤8.4億美元多得多。美方宣佈,只有中興繳清這14億美元後,美方才會解除對中興的禁令。這是美國對中興的第二次巨額罰款。去年3月,中興就違反對伊朗制裁的禁令認罪,同意支付約8.92億美元罰款,該罰款損失計入2016年度財務報表。

自今年4月中旬,美國開始執行禁令後,中興已經損失了大約30億美元,因為其需要繼續支付7.5萬名員工的工資以及其它開銷,而其主要生產業務因缺乏關鍵部件又被迫停工。

《南華早報》說,沒有人應該低估這些罰款給中興帶來的影響。

復市3天 天天跌停 中興前景黯淡

儘管中興通訊周三(6月13日)發佈公告,該公司向兩家中國銀行申請總額為107億美元的授信額度,並提名八位未涉入過去不法行為的董事會成員幫助重建其業務,以期這些措施能緩解一些投資者的擔憂。但中興股票自上周三復盤以後,直到上周五,天天大幅度下跌,復盤首日,暴跌41.5%,復盤首周,中興已經損失了30%的市值。

Light Reading稱,中興股票在1月為每股31港元,而現在每股只有13.1港元。

野村證券(Nomura)上周五將中興通訊目標價位下調至15.6元人民幣,因為預計「該公司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從美國這一處罰協議中恢復」。

傑富瑞集團(Jefferies Group)分析師愛迪生・李(Edison Lee)認為,市場仍然擔心,如果美、中貿易戰恢復,可能會導致美國與中興上周達成的和解協議終止。

中興日前正在與那些被近期事態發展攪得心神不安的客戶進行激烈溝通,但一些電信公司可能已經轉向其它供應商。

來自美國國會的挑戰

雖然美國商務部與中興達成和解協議,但目前該協議仍面臨美國國會的挑戰。美國參議院即將就中興通訊解禁相關議案進行投票,國會議員主要是擔心中興給美國帶來的國家安全威脅,希望阻止中興與美國供應商恢復業務往來的和解協議。

聚焦信息技術報道的TechCrunch稱,科頓(Tom Cotton)等美國參議員本周說,他們相信「對於中興行為宣判死刑是正確的懲罰」。

美國國會的阻擋似乎將中興又一次送到了懸崖邊上。

報道稱,一家擁有7.5萬名員工,市值曾經為200億美元的公司現在時時都在面臨噩運,這樣的情況並不多見,但這卻是中興當前的處境。

美國國會和白宮正在反覆討論中興的命運。TechCrunch披露,中共一直在利用對美國高通公司收購半導體大廠恩智浦(NXP)的審批權作為籌碼,推動特朗普政府對中興放生。特朗普政府非常清楚這一點,這也是為甚麼美國政府最終和中興達成了和解協議的原因之一。但美國國會似乎並不清楚這一點。

中興仍面臨諸多後遺症

外界分析指,即使美國最終解除對中興的禁令,中興也必須面對諸多後遺症:重新恢復海外業務、與主要客戶的緊張關係以及品牌聲譽等。

中興一名員工告訴路透社說,擺在中興前方的「真正困難」是「獲得未來業務,尤其是海外業務」。再有,「市場對中興的信心已經失去」。

白宮6月15日宣佈對中國商品徵稅清單,加劇了中、美貿易衝突,同時也讓投資人對中興未來不確定更加擔憂。

除了市場外,中興還面臨收入損失。《華爾街日報》6月6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因中興停止產品供應,導致一些外國電信網絡運營商的項目停滯,目前這些運營商已陸續對中興提出賠償要求。

中興如何留住老客戶、擺脫不良聲譽,仍存在巨大挑戰。

避免「死刑」 中興能打的牌很少

TechCrunch的編輯經理克萊頓(Danny Crichton)發文稱,要想減少美國國會將中興判以「死刑」的機率,中興只有很少的幾張牌能打。

第一張牌就是,中興正在從中國兩家銀行申請最多107億美元的貸款。也在更換董事會,以符合美國的要求。這樣做是明智的,因為可以完成的協議越多,美國國會要想判中興死刑的動力就會越少。

第二張牌是大舉拓展美國市場。TechCrunch認為,中興可將就業和製造移到美國本土上。但外界對這種看法持質疑態度。和正常外企不同,美國國會認為中興威脅國家安全,因此中興向美國進軍會比較難。這一點可以從比中興更大的華為看到。華為在美國的投資近年來屢屢受阻,華為和中興都因為與中共政府的關係被美國政府多次點名。

第三張牌是提高公司的透明度。與華為類似,中興的領導層依然相對不透明,而中興也沒有完整地解釋該公司與中共之間的關係。對中共政府和中國的經濟來說,中興是極具價值的資產。如果中興願意提供更多信息,並承諾未來致力於改善透明度,那麼美國國會的反對勢頭可能就會有所削弱。

克萊頓在文中指出,他預計,中興不會使用這幾張牌中的任何一張。

克萊頓認為,即使中興真的被美國國會宣判死刑,中共政府也不會太在意。中共反而可能會向中國人民說,必須不惜任何代價持續經濟發展。

中興事件影響廣泛

《南華早報》6月15日發表題為「中、美中興交易:暴風雨前的平靜」一文表示,中、美所達成的中興和解協議的影響將會是廣泛的。這不僅會對中國高科技製造業產生深遠影響,而且對中、美貿易關係及全球貿易系統都有影響。

首先,對中興通訊的處罰可能是中美貿易關係的一個轉折點,因為這表明特朗普政府正對中共就長期存在的貿易爭端變得更加強硬。

其次,這將對其它中國企業產生影響。一些企業會擔心遭到類似的命運。華為,中國最大的電信公司,由於涉嫌違反伊朗制裁措施,也在接受美國刑事調查。

第三,將會負面影響著高科技行業的私人投資。中興事件引發投資人擔憂是否該行業可以依賴進口。該事件也凸顯中國國內企業無法填補國外供應受限的缺口。

第四,外國客戶將會對中國公司更加小心。有些甚至會考慮避開和中國實體做生意,以免會陷入類似中興的惡夢。

報道說,中興事件暴露了中共的致命弱點,凸顯中共在關鍵技術上和美國及其它發達經濟體相差得有多遠。北京已經痛苦地意識到,其製造業的野心可能會受到外部因素的限制,比如其它國家對其貿易行為的反擊。

日前,歐、美發達國家都在指責中共利用一切手段盜取知識產權,來加強自身的科技力量。

文章說,近期的事態發展表明,中、美在貿易和投資方面的看法仍存在鴻溝,難以在短期內彌合。美國將會鼓勵對中國實體採取懲罰性措施,因為它會將此視為迫使北京遵守國際準則的一種方式。因此,從長遠來看,美、中貿易關係面臨的形勢並非一帆風順。事實上,海浪正在上升,前方仍有一場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