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把黑手伸向境外的行動中,中共政府發現了一個新的工具:在華美國公民。

《每日野獸》報道,去年,中共阻止幾個美國公民離開中國,包括一名孕婦。禁止美國公民離境的數量還不知道,但是在過去兩年至少發生了二十多個案例。

中共當局禁止離境的命令通常瞄準華裔美國公民,通常是為了某宗調查。有時候,中共利用手上的美國公民,強迫其在美國的家人回中國配合調查。

中共近年發起了一場獵狐行動,旨在捉拿逃往海外的涉嫌經濟犯罪的中國公民。中美之間沒有引渡條約。美國在過去很少配合中共遣返中國公民的要求。中共先前曾經派出特工強迫目標回國,違反美國簽證法律,引發美國政府憤慨。

現在,中共似乎發現了另外一個施壓的槓桿:如果中共的某個目標住在美國,中共當局將不吝於向他們在中國的親屬施壓,即使這個親屬是美國公民。中美對話基金會創始人卡門(John Kamm)說,禁止離境令是中共施壓工具箱裏面一款很新的工具。

「那個人可能被作為一個物證對待。或者那個人可能被作為人質拘押,以逼迫目標回國。」

特朗普政府在悄悄地、但是堅決地反擊中共的禁止離境令。比如,在2017年10月份第一屆中美執法和網絡安全對話前夕,司法部長塞申斯敦促中共放行三名美國公民,其中包括一名孕婦。他們被中共阻止離開中國。

「雙方將繼續合作,阻止各國成為逃犯的避風港,並將確定合作的逃犯案例。」10月6日發佈的中美聯合聲明說,「雙方承諾,只在尊重彼此主權和法律的基礎上採取針對逃犯的行動。」

對於美國政府而言,這是一個微妙的平衡行動。在過去,中共常常拒絕接受美國遣返的非法移民。在2015年中共試圖跟美國做一筆交易:中共接受美國遣返的非法移民,而美國要幫助引渡中共所謂的經濟逃犯。但是美國並不是很情願幫助中共。

人權團體警告,逃犯回國可能面臨酷刑或死刑。他們也擔憂,中共可能使用炮製的腐敗罪名來捉拿海外政治異議人士。

在今年1月份,美國國務院警告美國人,赴中國有風險。「禁止離境令被施加於美國公民,迫使他們解決商業糾紛,強迫他們服從法庭命令,或幫助政府調查。」美國國務院向赴華美國公民發佈的旅行建議說,「即使是沒有參與法律程序的人或沒有涉嫌犯罪的人也會遭遇漫長的禁止離境令,以便強迫他們的家人或同事配合中共法院或調查員。」

禁止離境令也被施加於其它國籍的華裔。比如,瑞典出版商桂民海在從泰國被綁架回國之後收到禁止離境令。澳洲學者馮崇義2017年訪問中國,被國安人員審訊,被禁止離境。

中共也對自己的公民頻繁使用禁止離境令。比如,中共沒收許多維吾爾人的護照。

禁止離境令違反聯合國人權規定。《世界人權宣言》第13條款說:「每個人都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自己的國家,以及返回自己的國家。」

中共禁止批評北京的學者和記者入境的惡行眾所周知。但是卡門說:「更糟糕的是,如果你進去了,他們卻不讓你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