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會」剛過,中美貿易戰波瀾再起。美國政府15日公佈首批對約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清單,中共商務部宣稱將立即對等反擊美國加徵關稅。同時路透社報道,美國接近完成第二批向1,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清單。特朗普日前表示,未來幾周將在貿易方面「下重手」,可能令中方「心煩意亂」。

美國將下重手加徵關稅

在美國政府「放生」中興後,外界開始關注即將公佈的總值500億美元大陸進口商品的關稅清單,以及美國第二批1,000億中國商品清單。

特朗普與金正恩會面後,搭乘「空軍一號」返國,在機上接受霍士新聞(Fox News)訪問。「中國可能會對貿易議題有點心煩意亂,因為我們將在貿易方面下重手。」特朗普說:「未來幾周,你們將會看到。他們了解我們的做法。」

而《華爾街日報》13日的報道引述匿名官員說,在特朗普赴G7峰會之前,白宮、商務部、財政部、貿易代表辦公室官員開了一個會,同意美國應該對華實施關稅制裁。

報道稱,特朗普政府內部常常在對華貿易問題上產生分歧,這一次各部門領導人達成共識,代表華府在貿易問題上已步入關鍵時刻。

在此次會議中,美國決定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301關稅。USTR已於15日公佈商品清單,正式課徵日期可能在7月。

CNN MONEY財經記者Lydia DePillis 6月12日在推特上透露,納瓦羅在《華爾街日報》CFO Network會議上披露,15日將對1.3萬種中國進口商品中的「一部份」商品加徵關稅,6月30日起投資限制生效。

中美貿易戰陰影籠罩

外界認為,特朗普政府推進關稅行動將讓未來中美貿易談判變得前途難測。

在「特金會」之後的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暗示他將繼續強硬路線。「我必須做我得做的事情。我們跟中國有巨大的赤字。我們必須對此做一些事情。」

美國政府最初打算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但是這個數字可能改變,因為在公示期之後,一些產品從清單中去除,一些產品被添加進來。CNBC報道說,大約800到900項中國商品會受到影響。

在6月初中美貿易的第三輪談判中,中方提出購買美國近700億美元的農產品和能源產品,包括美國產大豆、玉米、天然氣、原油和煤炭等。

不過,中共威脅美方一旦徵收關稅,中方將不會遵守進口更多美國農產品和其它商品協議。西方媒體普遍認為,第三輪談判「談崩了。」

美國官員透露特朗普放生中興的真實原因

在經過近兩個月的停牌之後,6月13日,中興在香港和大陸同時復牌當天,中興市值蒸發了131.24億元人民幣。業界估計中興將有4個跌停的幅度。

6月7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表示,美國政府與中興通訊達成協議,讓中興在繳納14億美元、完全撤換管理層及其它條件後恢復業務。

早前美國商務部表示,儘管特朗普團隊已和中興達成放生協議,不過在中興繳清罰款之前,禁令仍然會繼續持續。

在特朗普政府「放生」中興後,引起美參議院兩黨議員的強烈反彈,並試圖推翻白宮跟中興的和解協議。

6月11日,美國參議院兩黨議員達成共識,在《國防授權法案》(NDAA)中加入禁止中興從美國供應商購買零部件的附加法案,意在阻止特朗普解除對中興的制裁。

美國白宮6月13日對中興和解協議辯護稱,對中興有關罰則是商務部歷來最嚴厲的執法行動,將會確保中興為其違規行為付出代價。

上周末納瓦羅表示,與中興達成的協議是這家中國公司最後的機會。6月10日,他在霍士新聞(Fox News)上表示,特朗普這樣做是他個人對習近平給予的幫助,是為了在新加坡舉行的「特金會」等更重大的事情上展現出一定的善意。

此次中興雖然死裏逃生,但對美國來說,最大收穫是找出了中共的軟肋。同時也對其它有違規行為的公司起到一次震懾作用。

港媒報道說,從長遠中美角力的角度看,美方今次對中興出手,目的未必是要扼斃中興,而是要暴露中共的軟肋,在未來的中美博弈中震懾中共。

美對中國商品徵稅500億美元 分析:不滿中共干擾特金會?

在第二輪的談判後,中美貿易戰「暫時休戰」。但在5月29日,特朗普突然宣佈,繼續執行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關稅的計劃,並在6月30日前公佈對華技術投資和加強技術出口管控的限制措施。這場戰火被認為重新點燃。

外界對美國白宮在宣佈暫停貿易戰之後突然宣佈對華徵收重稅不解。美媒分析稱,這或許表明美國對中共干預「特金會」不滿而發出的警告。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國家安全部門的官員確信,中共在北韓問題上沒有提供幫助,實際上還試圖破壞特金擬於6月舉行的峰會。國安官員認為不需要對中共太客氣。他們支持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立場,即美國需採取更強硬的措施阻止中國強迫美國公司轉讓先進技術的做法。

其實,特朗普也多次公開表示,金正恩是在和中共高層會面後出現變化的。

《華爾街日報》5月30日援引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國際貿易教授Eswar Prasad的分析說,中國不願就貿易逆差削減目標達成一致也不願作出更廣泛的貿易讓步,在羅斯即將訪華之際,特朗普政府清楚地釋放出這樣的信號:美國準備動真格了。他說,這種強硬姿態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國認為特金會差點流產是因為中共起了某種作用。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認為,在美國和北韓直接接觸後,中間人中共的作用,以後可能會減弱,美國在對中國貿易上受要挾的狀況也會大大降低。